颜昌海:出离的愤怒 混杂被愚昧所控制的处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讯】2011年7.23发生的中国温州动车特大交通事故,已经导致至少4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这一中国高速列车出现的最为严重的伤亡事故,引起中国民众极大关注。但海外媒体报导,宣传当局决定,要严格按照中央统一精神和部署来报导这次中国动车有史以来最惨痛的伤亡事故。中国高速列车上星期六在温州出事后,中国铁导部星期一举行了记者会,发言人王勇平不断解释,并坚持说死亡人数为35人,但难以平息包括一名幸存记者在内的媒体质疑和怒火。很快,中国各媒体都在报导不同数字,大多报导有39人丧生。

这次动车出事伤亡如此惨重,引起中国民众的极大关注。在互联网新闻网页、微博和论坛,关注的帖子如雪片飞来。但是,中国体制内媒体大多没有给予相关报导。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7月24日)发表资深新闻工作者祝华新的文章题目是:到了用网路倒逼改革的时候了。文章批评“体制内媒体”说,“与互联网的迅速全方位报导相比,体制内媒体表现尴尬。一些全国报纸7月24日对前一天的3个热点新闻(温州动车追尾、赖昌星引渡回国、挪威暴力事件)在首页全部付诸阙如。”

7月24日星期日的日本四家大报《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朝日新闻》头条都是中国动车事故。而中国几家大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都是中国军方晋升上将。

中青在线祝华新的文章援引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在微博点评说:博友和传统媒体最早报导隔40分钟,提示微博原生态报导的“黄金1小时”优势;微博是“网路人民大会堂”,关注角度丰富,从救援情况、寻人、民众的高尚,到事故真相、历史旧账、问责等,“到了用网路倒逼改革的时候了”。而中国主要媒体在报导重大新闻时都由中宣部严格监管,经常要求“舆论一律”。据路透社报导,高铁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宣部第二天对发出指令,限制对这场灾难的报导。中宣部要求媒体以“大灾面前有大爱”为主题报导此事,“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中宣部还要求媒体不要调查事故原因,并提醒记者报导此事应以官方信息发布为准。路透社说,中国官方媒体记者证实确有这样的指示。前北大新闻传播学者焦国标曾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说,遇到“重大事件”中宣部往往不下文件就靠打电话给各中央媒体就可以“搞定”。

国际记者联盟发表新闻稿,对中国广东省宣传部门新闻审查表示非常关切。新闻稿说,广东记者消息来源说,广东省委宣传部下令本地记者从温州动车事故现场撤回。新闻稿说,这些媒体包括羊城晚报、广州商报、二十一世纪传媒、广州日报、信息时代、南方电视台。国际记者联盟新闻稿援引这位南方记者的话说,去年8月24日,黑龙江伊春空难,42人死亡,54人受伤,当时,广东宣传部也下令广东记者撤回。

这次特大火车事故是星期六晚上发生的,铁导部党组星期天就撤销了主管温州段的上海铁路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副局长何胜利三人职务。马上就有网友质疑:党组可以撤销党委书记职务,部长才能撤销局长职务。另外,有关当局还命令,将断裂摔下桥的动车头“就地掩埋”,让许多网民非常不解。好多网民质疑,出了交通事故,保留现场还来不及,为何要“掩埋”重要人证物证?2007年6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通过的《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24条规定:“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妥善保护事故现场以及相关证据,并在事故调查组成立后将相关证据移交事故调查组。因事故救援、尽快恢复铁路正常行车需要改变事故现场的,应当做出标记、绘制现场示意图、制作现场视听资料,并做出书面记录。”;“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破坏事故现场,不得伪造、隐匿或者毁灭相关证据。 ”这个条例规定:死亡30人以上的铁路事故为“特大交通事故。”

中国知名法学家北大贺卫方教授发微博文说:2003年孙志刚事件发生后,我与学界四友曾呼吁启动宪法71条特别委员会,但泥牛入海。温州特大事故震撼人心,铁道部自家调查难以服众,动车与高铁之发展速度及技术可靠程度令人忧虑。再次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设立特别委员会,对事故本身及上述事项进行调查听证,以答国人。广州中山大学退休历史教授袁伟时也发表微博文说:“贺卫方提出人大独立调查动车追尾和塌桥事件非常正确!善治从建立良好的制度开始。在中国,强化人大的作用,真正实现法院独立审判,加上公民冲破阻力正在行使的表达权和监督权,是走向法治社会的第一步。这些都是官家的承诺,可以稳步推动社会前进,有什么理由不能做?

江南都市报石鹏发微博文说:7.23事故的奇迹:奇迹1:不会追尾的列车追尾了。奇迹2:没搜救完就开始清理现场了。奇迹3:说没活人又救出活人了。奇迹 4:事故原因没查清就恢复通车了。奇迹5:还没调查就撤局长了。奇迹6:对高铁有信心的王勇平坐飞机走了。奇迹7:实名制却出不来实名单。奇迹8:事故原因没查清,赔偿协议开始签字了!

网民纷纷说:“一个强盛的国家,开放枪支都不会被颠覆;一个虚弱的政体,买把菜刀都需要实名;一个人性的国家,总统会逐一念出遇难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个冰冷的政府,遇难人数从来都是高度机密要被隐瞒;一个自由的国家,记者可以将内阁大臣追问到满头大汗,一个禁锢的体制,官员则告诉记者,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信。”

“高铁运行系统或安全保障机制出了问题,处理上海局长书记是头出问题治屁股的愚民之举;要想对死者负责就应停止高铁运行,关闭查封铁道部;查清再运行;或运行权先转移换班!民间或旅客事故处理组织也应及时成立,帮组检察院、法院收取证据、查明真相!这与酒驾的性质相同,是制造社会动乱恐慌的杀人罪!”

有网民说,“是高铁把中国正常的建设搞乱了,是高铁把既有的铁路调度系统搞乱了,是高铁把中国百姓走天涯的路给断了,是高铁把人民高举的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给腰斩了。高铁,请退出历史舞台!”

有也网民说,“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网民说,“日本近年最严重的铁道事故-福知山线脱轨事故的调查报告,其中甚至有标明车厢内乘客,在脱轨前和受撞击后身体的最终位置。福知山线脱线事故・事故调查报告书下载 http://t.cn/ajw148,你TMD学都学不会吗?”;“这跟课本里日军制造的万人坑本质上没有差别。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说是铁道部不敢这样,那么有那个不是人的东西敢下这道令!!?我们就是要质疑!为什么那么早就停止救援,为什么残骸不运回去研究,要埋?埋火车头?埋火车头,你听说过没有?活了八十多年了,没有听说过。”

有也网民说,“可以把万里之外的挪威枪击案的所有细节搞得一清二楚,却搞不清楚温州动车案的伤亡人数;可以采访到挪动国内的市长和普通人,却连温州动车事故现场旁边的村子也进不去;可以连篇累牍的报导挪威国内大量摆放的纪念鲜花和蜡烛,却报导不了昨夜温州广场晚风中微弱的烛光。这是怎样神奇的现实啊?!”

更有网民说,“我最气愤的是:TMD为了火车尽快通车,拉下悬挂那节车厢,停止救人!”

“CTM的停运几天火车中国经济就落后了?利益比人命重要?现在好像已经恢复通车了,你查出事故的真相了吗?没查出你居然敢恢复通车,再次发生事故怎么办?查出真相了那为什么又不给民众一个交代?草泥马的,这都是什么人!!”

著名作家韩寒发博文,“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谢罪呢,我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还是低估了。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微博实际上其实就是小道消息,但当民众不再相信官方谎言,这些小道消息就成了我们接触真相的最快捷的途经了。侧面反映出公信力彻底丧失,党报照样无视人民生命,继续一如既往登载加官进爵,歌功颂德的“新闻”,掩鼻也挡不住恶臭腐朽之气。发布,转载微博也是向这种落后,愚民的喉舌的抵制和抗议。

以前矿难,黑煤窑,血拆等等毕竟离白领,中产阶级远,可以漠视,这次动车脱轨的惨烈突然让他们猛醒起来了。这些天微博如此疯狂揭露,转载,聚焦7.23这一天,喻示了沉默者都是有罪的,今天你为他人沉默,明天沉默就是自己的墓地。

一个国家的基石是靠中产阶层,这次损害了中产阶层,形成了强大的合力了。以前冷漠过底层民众,他们视而不见的苦难,现在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才明白这个国家的本质问题了。他们以“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出离的愤怒,混杂被愚昧所控制的处境,以及被掩盖的真相,越来越多都在指向政治,一个国家的体制。我们除了转发微博,还能做什么?血在沸腾,我们叩问自己的良心,安否?”……

《华尔街日报》文章《从共产主义走向法西斯主义?》:中国所选择的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而是臭名昭著的“第三条道路”的“公司国家”——“国家被专职政治家和腐败的‘精英’主导,但不是真正的信仰者。这个制度并没有特色,而是政治压迫,犬儒主义代替了理想主义。”

新闻人彭晓芸的微博则称:“中国模式在它光鲜的外表之下,已危机四伏,千疮百孔,至今如果有人还在高调地为中国模式的更高更快更强唱赞歌,就是无视老百姓的生命和尊严,无视政治伦理起码的正义底线了。”

笑蜀:“仅仅哀悼已不够,仅仅祈福已不够。追尾是人祸,为所谓尽快通车而悍然中止救援更是人祸。都是人祸,都是没人性、不把人当人造成的人祸。人祸如果一直无力遏制,每次都是哀悼而没有切实的追责,每次都是放任,那就是我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人,那我们就是咎由自取。”

朱大可:“针对无耻铁道部的三条建议:一要求立即公布死难者名单,除全国秉烛致哀外,还应在出事点或温州市区设7.23纪念碑;二呼吁国务院在联合国协助下成立国际专家小组,对该部10年内新建设施作安全性技术鉴定,并尽快完成整改。三在问题未获彻底解决前,抵制铁路运输,尽可能改乘其它交通工具。”

贺卫方:“宪法规定特别调查委员会制度已历30年,全国人大居然从未启动过一次此程序,宪法71条遂成‘睡美人条款’。特委会是最高权力机关行使权力的常规形式,是其责无旁贷的义务。去年2月,美国国会对丰田汽车召回进行听证,我官媒称‘美国国会拷问丰田安全’,谁来拷问自家高铁安全?!”贺卫方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设立特别委员会,对事故本身及上述事项进行调查听证,以答国人。

这事故要是发生在美国,铁道部人员掩埋车体之前,FBI就在第一时间封锁现场了;要是在日本,内阁又准备换届了;要是在法国,总统准备被弹劾了。但在我们的面前,大爱又开始升华了!!!

灾后生存三大法则:1,千万不要等待政府救援;2,在遵循法则1的情况下,和其他幸存者互相帮助尽快逃离现场;3:如果不幸在事故中受伤,一定要赶在重型机械碾压、挖矿、掩埋之前从废墟里爬出来。补充法则:千万不要抱有幻想,这是中国。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