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各媒体“逼供”铁道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常春综合报导)在温州动车事故中,民众和舆论的矛头,无一例外的全部指向了铁道部。而铁道部在搜救、事故原因、对待遇难家属以及赔偿方面的做法,也遭到千夫所指。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徐达内收集了各个媒体的报导,我们来看看,它们是如何“逼供”铁道部的。

《南方都市报》头版大标题“逼供”铁道部

徐达内注意到,《南方都市报》使用头版大标题“逼供”铁道部,这已经可以说明问责立场有多么坚决。这份在事故报导中拥有领先地位的广东报纸,用一整个社论版的最高规格刊出一篇文章,《痛悼遇难者,叩问责任人》,“依照传统的风俗,在他们逝去的头七,沉痛表达我们的悼念”。

在讲述了小伊伊、永不抵达的列车和杨峰们的那些悲伤和愤怒后,社论声声厉问铁道部之冷漠、蛮横、霸道:“让死者安息,还生者以未来。以今天悼念追思的目的所在,也是我们问责的根本所求。对于救援,公众期待铁道部给出更有力、更翔实的解释,对于真相,公众将等待国务院出具的权威调查结论,所有的这一切,都重重地叩问著铁道部森严的大门,也关乎著遇难者生命的尊严与事故真相的价值能否得到彻底地维护。”

《新快报》允许羽戈在头条评论中祈祷,《愿总理的承诺成为铁道部头顶的利器》,他的感叹是“六天来,终于有一位生病的总理,来到事发地。他柔弱而孤独的身形,在铁道部巨无霸的背影掩映之下,只可能加剧国人心头此起彼伏的悲哀。”

“信号设备缺陷”迟到的嘲讽

新任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公布的“信号设备缺陷”结论,甚至令《重庆时报》和《信息时报》将其放在了比总理承诺更显要的位置。《京华时报》用“妙语”来形容该院党委宣传部长田振辉的答问,例如“这个不好告知”、“你们可以网上看”等。

徐立凡在《新京报》道一声“民众显然更为疑惑”还算客气,他写道,《钱江晚报》的主编们允许一腔怨气继续播撒。在头版放上三个全是绿灯的信号设备,质问“要命的绿灯照出多少问号”:“有这样严重设计缺陷的设备,是如何进入动车系统的;‘通号设计院’与铁道部是什么关系;像这样的问题设备、问题工程在中国高铁还有多少;除了技术故障,还有多少管理问题。”

在嘲讽了通号设计院是如何“一问三不知”后,徐立凡看到,这份浙江省委机关报子报的分贝更高了:《我更信,几亿双眼睛》,“相信我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愕然,铁道部居然否认了事故车厢内无生命迹象救援结束的说法。如此言之凿凿,让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视力和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

激怒报告铁道部“草菅人命”的记者

近日,一些媒体报导‘7.23’事故救援中,‘铁路官员24日曾宣布,车厢内无生命迹象,救援结束,但现场又搜救出生还者’。这种说法完全没有根据。根据这段论述,“现场对生命的搜救并没有完全依赖于生命探测仪等设备。正因此,在生命探测仪探测‘车厢内无生命迹象’的情况下,救援人员仍然继续坚持搜救,最后方搜救出小伊伊。”

这段否认激怒了那些曾报告铁道部“草菅人命”的记者。《新京报》引述南方电视台编导徐静提供的视频,称记录显示,24日上午10时,一位救援人员介绍,“现场的救援人员搜救已经结束,目前主要是清理现场。”

《南方都市报》则以标题宣布此说“引发网络及媒体强烈质疑”,而后《四问铁道部》,包括“央视多次确认搜救结束怎么解释”、“如果救援没停,为何不见证据” 、“杨峰为什么坐等11个小时?”,在列出最后一项证据时,更是直接根据央视7月24日凌晨报导之解说词,将救援重心转变原因直接指向铁道部长——“3点40分,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到达这里,听取了当地消防、武警官兵现场情况的描述,做了最新布置——就是要以最快的时间、最快的速度将现场清理完毕,尽快完成通车。”

评论员也不甘落后言论有方

媒体的评论员也轮番上阵。

徐立凡提到,新京报社论《如何给民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直称,“以一个匿名的‘负责人’出面,做出‘有立场无论据’的辩解,只会加深民众的疑虑和不信任”,强调“这次事故以及善后过程所体现的种种异常,都在提醒人们,事故的发生绝不仅仅是一些设备故障、几个工作人员失职所致。”

徐立凡发现,《广州日报》更是由练洪洋调侃一句“这个说法,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抨击铁路部门“脸上看不到应有的诚意”:“社会对救援过于匆忙的质疑从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就铺天盖地传开了,为什么有关方面非要等温总理发话之后才出面澄清?做给谁看?”

徐立凡看到了有更多的媒体都在直接拷问这铁道部:《死亡快车》、《惊天动车》、《被掩埋的和谐号》,定期出版的周刊杂志们也已到了汇报时分,前日出版的《南方周末》通过充满技术名词的封面文章还原那场“不可能”的事故,推论高铁神话的终结。《21世纪经济报导》则用通栏头条标题宣布“7•23事故再还原:仍有一些事情需要被追问”并揭秘,“通号院”是一个由铁路专家把持的垄断大鳄,其竞争对手《经济参考报》则宣称,这场动车追尾事故已然拷问央企“在小范围内分配利益”的垄断痼疾。

此外,鲁宁在《广州日报》上认定“人祸”集中在“采购腐败”环节。 《21世纪经济报导》头版评论以“事故教训应以改革诚意弥补”为题,宣布此次事故应是改革进程的“一种催化”。

举国声讨铁道部

徐立凡说,铁道部在这场动车追尾事故后遇到的舆论“一边倒”是史所罕见的,在那些满腔怒火、痛斥不已的人群中,有左有中有右,当真称得上举国声讨。

眼前正有一则辟谣插曲。温家宝在问答结束后,一则“‘请注意方格帽子’,请大家注意图片中戴方格帽子的人,这些都是被事先安排好的允许提问的记者”的微博在网上盛传,《扬子晚报》今引身在现场的《新闻晨报》记者回应,“这是旅游公司在巴士上发放的帽子……与提问无关。”

不过,今日《温州日报》所刊温家宝相关稿件俱来自新华社,并未如一些异议者所预测的那样突出展示“大爱温州”。

相关视频: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