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又玩弄六方会谈 朝鲜出路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讯】据媒体报导,朝鲜政府近日又大肆祭出“和平”气球,对世界宣告“无条件重回六方会谈”。对此,除了中国大陆官方和官媒一片喝彩外,国际社会反映冷淡。因为,朝鲜无赖政权在国际社会信誉尽失,它说什么,人们对它都无所谓了。

只有中国大陆,总是自欺欺人地对朝鲜的每一次谎言充满了信任,并在国内广为宣传,生怕人民不知道流氓加骗子是什么模样。朝鲜是中国大陆官方的盟友,朝鲜吃喝能源都要靠中国,但事实上,朝鲜常常不拿中国大陆官方当回事,中国大陆官方也拿朝鲜不知如何是好。

比如法国89街道网站最近报导指出。中国目前正在同朝鲜生产的冰毒做斗争,中国极力敦促朝鲜警方携手调查生产冰毒的犯罪团伙,可是朝鲜却充耳不闻,丝毫不配合。文章指出,对中国来说,朝鲜从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但是中国又丢不开朝鲜,因为朝鲜对中国来说多少是一张同其他大国抗衡的小王牌。朝鲜动不动挑衅一下韩国,挑衅一下国际社会,有时候还把中国也一块得罪了。

据报导,中国警方在境内查获的冰毒大部分来自朝鲜,是朝鲜生产后非法运进中国。中国已制定了计划将出重拳整治朝鲜冰毒。中国警方这次稽查朝鲜冰毒,将彻底摧毁贩毒网的行动名为“劲风”行动。但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多年来这条生产和贩卖冰毒的网路十分庞大,涉及面广,特别是在吉林省早早就扎下根。要想捣毁和破获并不容易。

据201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年前吉林省吸毒者仅有44人,现在吸毒人员多大2100人。但是据新周刊杂志对地方官员的采访,实际吸毒人员要比统计数字高出五至六倍。明明知道是朝鲜那边在生产冰毒,中国还不愿意公开指名道姓,怕得罪了朝鲜。为了朝鲜的面子,中国警方在报告上只说来自邻国的毒品。

冰毒是一种相对比较容易生产的毒品,所需要的时间比较短,化学工序较为简单。朝鲜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和外部世界几乎隔绝,因此这里是生产冰毒最好的地方。而且朝鲜穷的叮当响,吃饭都成问题,据报导,朝鲜连军人都吃不饱饭,更别说平民百姓了。生产冰毒大可赚取外汇,解其燃眉之急。何况朝鲜本国也大量需要冰毒来做药品。由于朝鲜缺少制药厂,也没有多少药物,很多医疗机构就用冰毒来代替药。一名韩国人道机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很多患者为了减轻病痛就服用冰毒,久而久之这些患者就上了瘾,戒都戒不掉。特别是癌症患者,由于没有很好的治疗药物,只能靠冰毒来减轻疼痛。冰毒成为治疗癌症的唯一药物。但据说冰毒在朝鲜还有其他作用,由于很多人吃不饱饭,服冰毒可以缓解饿感,而且还能沉浸在幸福之中忘记眼前的悲惨生活。一名从朝鲜逃出来的难民对记者说,朝鲜人对自己的国家不报任何希望了,人们用吸毒的方法让自己忘掉眼前的一切。

朝鲜当局对这种现象完全知情,但是国家经济濒临崩溃,因此民众吸毒与否乃小事一桩。再说人穷志短,就连朝鲜外交官也常常干贩毒的勾当。35年来,中国海关在中朝边界不知抓到过多少走私毒品的外交官。据说这种情况现在发生了变化,当时贩毒还是那些当官的专利,现在朝鲜放宽的管制,自2005年起,普通的生意人也可以走私毒品了。韩国首尔一名研究员Kookmin对亚洲时报记者说,这些人通常是跨过鸭绿江运送毒品。

中国方面也开始严厉打击贩毒,不久前,中国警方拘捕了10名毒品走私贩,查获了450克冰毒。但专家认为,中国打击毒品走私的运动很难成功,因为只要朝鲜那边不配合,中国就很难制止毒品泛滥。而且中国不太会去为此同朝鲜当局交涉,因为面对朝鲜这样一个人间地狱,有什么话好说,人家活着都难,叫他禁毒完全是空话。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曾宣布:由于缺少国际捐助,将不得不停止对朝鲜的粮食援助。这一事态,将直接危及朝鲜270万饥饿的妇女儿童。朝鲜的饥荒由来已久,但朝鲜政权所谓领袖却穷奢极欲,丝毫不顾人民的死活,也不顾中国人民的感受。比如媒体报导的,2010年5月3日,金正日一行访华第一天投宿的大连富丽华酒店,租下了该酒店西馆的全部306间客房。酒店有关负责人说:“除了宴会厅和会议厅,租下西馆全部客房一天所需费用达30万元左右。”也就是说,金正日访华,仅一天住宿费高达30万元人民币!金正日投宿的总统套房,面积达750平方米,内部装潢豪华,配有两间房间和三间卫生间,备有按摩浴缸、蒸汽浴等豪华设施。同时具备能够收容10多人的小会议厅。此外,金正日访华期间乘坐的车辆为超级豪华车宾士迈巴赫,市价达5000万元人民币。中还为大规模朝鲜代表团提供了40 多辆轿车和巴士。而这些费用,即金正日一行在华期间的所有费用,全部由中负担。……

然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媒体报导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中国南京访问的情景。媒体报导了一些细节:默克尔抵达南京后,获安排入住南京市“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套房400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但默克尔认为这个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70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1800元(总统套房的二十分之一)。默克尔说:“普通豪华套间条件已经足够好了。”早餐时的细节更令人感动。酒店本来准备了两套方案,房内用餐或是在只为贵宾服务的46楼行政楼层索菲特会所用餐,但默克尔总理坚持和一般住店客人一样去7楼锦绣西餐厅,而且不进VIP包间,和随行的德国工作人员一道在大厅吃自助早餐。吃早饭时,默克尔谢绝了工作人员的服务,坚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并自己动手切法式长棍面包。默克尔在拿食物时,一不小心把麦片面包掉在地上,她不让赶过来的餐饮经理帮忙,而是自己将面包捡起,放回了自己的盘中。默克尔的早餐很简单,煎鸡蛋卷、乳酪饼、西瓜、面包,也包括掉到地上的那两片麦片面包……。

一个是穷如乞丐的朝鲜,是的“血盟兄弟”;一个是富得流油的德国,被划入中的“敌对势力”。同样是访华,金正日穷奢极欲,默克尔简朴率真。不要夸夸其谈说什么地缘政治、长远战略、双边利益之类似是而非的东西,仅从上述对比中,老百姓基于自己简单朴素的认知,就会得出自己的判断。

——信息一旦开放,任何谎言都欺骗不了哪怕是头脑简单的人,除了那些本来就是要存心骗人的家伙。在金氏父子的独裁与高压统治下,朝鲜人民几乎没有任何自由,包括经商和发展多种经济的自由。金氏父子的倒行逆施,使朝鲜经济长期陷于落后、停滞、或者崩溃的局面。朝鲜人民至今仍然处于类似中国文革时期的状态,不能自由迁徙,甚至不能外出逃荒,如果未经允许而离开原居住地,将遭到逮捕和拷打。

有些人注定要承受无尽的痛苦和磨难,有些人渴望做梦。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比朝鲜人民更渴求美梦吗?他们的一生实际上是在一座监狱中度过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受到镇压,甚至不知道人权为何物。整个朝鲜,就是一个黑暗的大监狱。可悲的是,一边忍受着饥饿与奴役,一边还要喊着“金正日万岁”,朝鲜人民蒙受着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羞辱。

朝鲜大规模的饥荒,是从前苏联解体之后开始的。为了维持朝鲜的金氏独裁和所谓“社会主义”制度,苏联和中国长期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其中,苏联又是援助大头,苏联解体,援助中断,朝鲜经济顿时崩溃,数百万人惨遭饿死。此后,联合国粮食计划署被迫承担起责任,为占朝鲜人口三分之一的饥民提供食物。与此同时,大量朝鲜人逃到中国东北地区谋生,也给中国带来不轻的负担。就象六十年代初期的中国一样,朝鲜也将大规模的饥荒归结为“自然灾害”。但严重的饥荒持续至今,仅仅是“自然灾害”,又难以自圆其说,于是,平壤当局又将饥荒归结于“帝国主义的封锁”,在他们“骂大街”式的赌咒中,首当其冲的便是美国,以及“美国的傀儡”韩国。然而,事实上,美国和韩国,恰恰是朝鲜最大的粮食援助国,提供粮食占援助总额三分之二以上。

为了维持独裁统治,朝鲜2400万人,却供养了100万人的庞大军队。在粮食分配上,金正日当局实施严格的等级划分,一等是干部,二等为军人,三等城镇居民,四等为农民。当局还竭力干挠国际人道机构在该国的救援行动,拒绝国际社会对援助项目的监督。一桩明确的事实是,每年金正日生日,平壤当局都耗费高达 60亿美元巨资,制造全国上下的“普天同庆”。外界怀疑,许多援助都可能被金正日用于喂养军队,发展更具危险性的武力。金正日以核威胁要挟文明世界,向外转嫁经济危机,并企图诈取更多外援的卑劣行为,已经引起各国的反感。包括“大赦国际”在内的国际人权组织,也愤怒谴责金正日当局剥夺朝鲜人民基本人权、包括获取食品权利的罪恶行径。

由于食品短缺和营养不良,朝鲜7岁儿童的平均身高为105公分,比韩国7岁儿童的平均身高整整矮20公分。科学家估计,营养不良造成儿童身高不足,仅仅是一个方面,从长远看,整整一代朝鲜人都将出现严重的智力退化。一句话,金氏独裁政权毁了一代儿童!

当人们在讨论伊拉克战争的正确与否,还固执地认为,既然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攻伊就缺乏合法性的时候,朝鲜的灾难,却向人们昭示,对一个饱受独裁蹂躏的国家,如果它的人民无力反抗,如果国际社会不去“干涉内政”,那么该国人民的苦难,势必无休无止了。实际上,来自国际文明社会的真正援助,应该既包括提供物质,也包括推翻独裁。否则,滚滚援助,可能是“肉包子打狗”,也可能是“养虎遗患”,或本末倒置,或适得其反。当独裁和屠杀被默认、被容忍的时候,人类的真正文明,就还显得非常遥远。

曾经屠杀过数百万生灵的伊拉克萨达姆独裁政权被推翻,使更多伊拉克人民免遭屠杀,正是美英等国攻打伊拉克的伟大意义所在。同理,推翻金正日暴政,在朝鲜建立民主,才是饥寒交迫的朝鲜人民之最终出路。

日前,网路上流传一名朝鲜难民的切身感受的文章,让人读后唏嘘不已。

该难民在文章中说,为了寻求言论和行动自由,他叛逃到韩国。长期以来,他一直渴望踏上这片土地,做梦都想。在中国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抵达韩国的仁川国际机场。当他走进机场的入境管理处时,心脏狂跳不已。他不知道千言万语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他在他们眼里有多么奇怪,好不容易才鼓起了足够的勇气。“我对他们说,我是一个寻求避难的朝鲜人,然后很快我就被带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突然出现了两个男人,他们似乎是级别较高的官员。他们仔细查看了我的文件,然后开始问我,我是否是中国公民。他们告诉我,我将在期限不详的一段时间内受到监禁,如果我违反了韩国法律,我将被遣返回中国。此后,如果中国政府得知我不是真正的中国公民,我将被送进监狱,遭受重罚,然后再次被遣返,这一次,将回到朝鲜。我承受住了这种压力,请这些官员打电话给韩国国家情报局。三个小时后,我坐着国家情报局的汽车离开了机场,来到了首尔市区。”

“刚开始,我觉得既害怕又兴奋,但为了在这里安顿下来所面临的挑战远远超出我的预想。我意识到,从教育背景到文化到语言,朝鲜和韩国之间都存在巨大的差异。从外貌来看,我们都是同一个种族,但从内心来看,63年的分隔使我们变得完全不同。”

“在经过一年的困惑和错乱之后,我终于努力找到了新生活的意义。然后有一天,我听说我在朝鲜的母亲和哥哥被当局盯上,被迫搬到一个偏远的地区。我为这个问题痛苦了一段时间,决定回去找他们。我从中国边境偷偷潜入朝鲜,设法帮助他们逃离。我们辗转来到寮国边境,遇到了一个蛇头,我付钱让他把我的家人带到寮国首都万象的韩国大使馆。但是,在我去机场准备返回韩国的路上,我接到一个电话,称我的家人在越境时被抓住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感到自己都要崩溃了。我在进入寮国时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我不会说英语,不知道我的家人被带到何处。面对没有人能帮助我这个事实,我再一次感到无力和沮丧。在入境管理处和国家情报局之间来回折返了近50天并支付了罚金之后,我才得以和我的家人重聚。最后我们到了韩国大使馆。”

“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当我在寮国的时候,我得到了来自各方面人士的许多帮助。这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力量。有一次,我问一个澳大利亚人为什么要帮我。他说他并不是在特别地帮助我,而是在帮助所有贫穷无助的朝鲜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我意识到在这个地球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我还意识到了生命有多么地宝贵。”

“在韩国,为了前途,我还在继续学习英语。在这里的朝鲜人如果想要找到一份工作从而使生活安定下来,不懂英语是一大障碍。当我在中国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为了学习中文,我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从未想到我在韩国也会面临这么大的语言压力。我还参加了不同机构举办的会计学习班,获得了工作所需的资格证书。所有这些学习活动,再加上兼职工作,让我感到筋疲力尽,但我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到了 2011年,我付出的努力有了回报,我被韩国外国语大学汉语系特批录取了。我选择汉语作为我的专业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参与不断发展的中韩贸易活动。我还和韩国的大学生一起在韩国统一部担任学生记者。我撰写关于朝韩关系以及统一前景的文章。朝韩统一一直是我感兴趣的问题,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有机会到统一部工作。另外,我和其他 49名从朝鲜逃出来的大学生一起,被英国驻首尔大使馆赞助的‘为了将来学英语’项目选中,这使我可以继续学习英语。我还继续从事一些自愿者工作,此举的出发点是为了感谢我到韩国之后获得的所有帮助,还希望能把这种恩惠反馈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们。”

他说,“偶尔想起来,我会惊讶于自己变化得这么大这么快。我知道这种变化来之不易,我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实现我的梦想。这有时会让我感到害怕和压抑,但我确实相信,只要有梦想,就会有将来。在现实生活中,朝韩人民长期怀有的统一愿望看起来似乎更加遥不可及,随着朝韩经济差距越来越大,统一前景变得更加暗淡。然而,我会尽我所能做好本职工作,准备迎接朝韩统一的这一天。我还希望,通过更加努力的工作,我能为追随梦想来到这片土地的其他人树立一个榜样。”……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