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铁道部、中宣部都与温家宝过不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讯】7月29日,中共中宣部再度发令,严禁国内媒体和记者继续报道和评论温州高铁惨祸,并强迫全国媒体,紧急撤下所有将于次日(7月30日)刊登的报道、评论和相关文章。这是该起惨祸发生后,中宣部第三度下达舆论禁令

解读中宣部禁令,针对多重对象,具有多重含义。针对国内媒体与记者,中宣部的禁令,无异於戏弄与羞辱。再一次向世人证实,中国传媒与记者,妾身不明,说是二奶,又像丫鬟;一个似是而非、名不符实、不尴不尬的角色:名为传媒,实为工具;名为记者,实为走卒。

出乎中宣部意料的是,这一回,国内媒体与记者,竟以各种方式造反。广州《南方都市报》刊登题为“他妈的‘奇迹’!!!”的整版评论(7月31日),剑指当朝;北京《新京报》、上海《青年报》等以开天窗方式抗议;浙江《钱江晚报》、上海《东方早报》等,则以留白方式抗议,《钱江晚报》甚至直述:“宁愿留白,也不献媚!” 据统计,这回,以直接或间接方式抗命中宣部的国内媒体,多达百家。

其中,包括中共主要官方媒体。几天前,一名中央电视台女主播,以哭腔报道惨剧,并要求铁道部“真诚道歉”;一名中央电视台记者质问到达现场的温家宝,如何解释:“我们站的地方,几天前还是一片狼藉,现在已经看不到痕迹了。”

这是“六四”事件后,中国媒体和记者的首次集体造反,尽管,这一回的集体造反
,不如1989年那回,来得那麽声势浩大与规模惊人,但考虑到当下严寒的政治气氛,已经是难得的突破。“多行不义必自毙。”不可一世的中宣部,最终极可能葬身于它自己长期统管、并百般钳制的国内媒体。

中宣部的报道禁令,公开鄙视和嘲弄生命,在死伤者及其家属的伤口上撒盐,等于
同后者为敌。中宣部,不仅是毫无人性的宣传机器,而且是制造敌人的高效机器,发生在中国的每一次人祸,都足以让中宣部制造出更多敌人。中宣部的主观动机,是死撑中共政权;而其客观效果,却是让中共四面受敌,“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针对温家宝,中宣部的禁令,是无视这个“总理”的存在。温家宝于惨祸发生后第六天,才到达现场,当时,明显内疚的温,在烈日下举行了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记者会,中央电视台(受命)不予直播,并在当天的新闻联播中,将有关温的这一活动故意(受命)放在次要位置。

在惨祸现场,温家宝说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得到这个消息立即给铁道部负责人打电话,他可以证实我只说了两个字,就是救人。”温接着又说:“铁道部门有关方面是否做到这一点,要给群众一个实事求是的回答。”

在这里,温挑明,铁道部自行其是。而温所指的“铁道部负责人”,既可能是铁道部长盛光祖,也可能是分管铁道的副总理张德江。因为,正是这个张德江,下令优先通车,而不是优先救人。他的原话是:“要抓紧清理现场,尽快恢复通车。”于是出现罔顾人命、强拆并砸毁车厢、就地挖坑掩埋车头的粗暴镜头。毁尸灭迹,激起全国公愤。

温家宝的“爆料”,在解脱他自己的同时,也间接公开了事故处理的责任人。然而,这个责任人,绝不仅仅是“铁道部负责人”,而是“铁道部负责人”背后的高人--那些与温家宝别苗头的政治局常委,或者,政治局常委们。否则,下属国务院的铁道部,安敢违抗“国务院总理”?

在事故现场,温家宝要求“调查处理的全过程必须公开透明”,但隔天,中宣部就下令不得再报道这起惨祸,等于直接煽了这个“总理”一记耳光。中宣部的背后,是李长春,是新“四人帮”(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而中宣部的禁令,显然还来自胡锦涛的点头。

显见,在中共高层,温家宝已经被孤立;在权力结构中,温家宝已经被架空;如果温当真病倒,新“四人帮”们必巴喜不得。只是,缺少强人的当今中南海,已经无人有能耐将温扳倒,无力再上演当年赵紫阳因披露“邓小平才是最高决策人”的内幕而遭邓罢黜、软禁的那出戏。

铁道部、中宣部,都与温家宝过不去?实际上,是与民为敌的制度与温家宝过不去
;而混迹这个罪孽制度的温家宝,如果真还有那麽丁点良心,又岂非自己与自己过不去?

秉承毛泽东遗产的中南海,左仗专政机器,右靠宣传机器,在经济“大跃进”的表面繁荣下,借助于耗尽国脂民膏的军费和维稳费,勉强维持政权。至今日,高层分裂,媒体造反。离心离德而内讧不断的中共腐败集团,还能走多远?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