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90后对决90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讯】中国共产党今年90岁了。为庆祝中共的90大寿,京沪高铁定于7月1日党的生日这天,向党献礼通车。可惜,高铁虽然是新生事物,但是由90岁老党来主持,难免也显得老态龙钟了。虽然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七七事变纪念日如何高亢的宣布中国高铁技术早远远优于日本新干线,从而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小日本的威风,但是好景不长,通车第11天就发生停电事故,接着在这5天内出现6次故障,打破了中国高铁神话。

7月23日,是中共召开第1次党代表大会的真正日子,却又发生了“动车”在温州的冲撞事故导致几百人的伤亡,事故真相的扑朔迷离与抢通车不救人的行为,不但国内舆论大哗,老外也为之侧目。似乎这个90岁的党已经濒临死亡而神智不清,做出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而不管是为了掩盖真相如何强词夺理的胡说八道,我们的王勇平同志出来说,“反正我信了”。似乎全中国、全世界都要听命于这位孤家寡人。

面对7.23事故,中国90后的杰出代表人物,清华大学学生蒋方舟写了一首词:“我坐动车头,君坐动车尾,昨日动车撞动车,同做动车鬼。贪腐几时休,独裁何时已,官无道德禽兽多,和谐你妈个腿。”短短一首词,已经把事故的整个政治环境与前因后果都写进去了。

今年第26期的香港亚洲周刊有关中国90后的特稿介绍,他们不是“另一代人”,而是“另一类人”,因为他们开始成长时候,是中国进入网路时代,所以是完全的网路人,与80后还受市场影响不大相同。因为他们是网路一代,所以对事物的看法,与其他世代不尽相同,他们接受西方的观念与制度,或者说,就是认同普世价值。这是中共的内部调查得出的结果。为何共产党对茉莉花革命那样紧张?就是因为网路世代改变了伊斯兰世界,有什么理由他们不会改变共产世界?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今年3月在人大会议上急急抛出“五个不搞”,就是对90后的反击。

当然,对这个90后要做广义上的理解,不应该只是指90后出生的,而应该是与网路密不可分,至少是透过网路来接受资讯的网路世代,因而也非常自我的一代;固然他们也有不少缺点,但是他们摆脱了共产党的洗脑而有独立思考能力,这是最重要的,也是对共产党形成最大的威胁。

90后的成长与他们的表现,从网路就可以看出来。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中国网路世界,是受共产党控制的,因此在北约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中美军机在海南上空相撞,乃至911事件,他们都几乎完全站在共产党的一方,陷入民族主义的狂热。但是到了今天,他们常常站在官方的对立面,如果不是防火墙、网路警察与五毛作怪,这种表现会更突出。

这次7.23事件发生,温州人,尤其是年轻人的表现,例如去救人、去捐血、组织义务车队帮助受难家属等等,相当大程度上扭转了人们对温州人的偏见,他们从“向钱看”进化到了“向人看”。常常为世人诟病的中国人的素质开始见到了转变。可悲的反而是90岁的中国共产党,还维持着要党性不要人性的陈旧观念和做法,才有那些引发众怒的表现。

10名在香港升学的中国内地学生最近在网上发起联署,就温州灾难提出13项诉求,联署信不但呼吁港人响应,说:“与那片土地血脉相连的香港,真的就可以幸免于集权的恶果吗?”他们并且同情与呼应香港市民抗议在中国强迫下兴建高铁的社会运动,因为“花费600亿的工程,最后却带来惊恐和死亡,你,不气愤吗?”他们没有站在“祖国”的立场,而是站在香港人的立场来看问题,在过去也是少见的。还在几年前,香港大学学生陈巧文因为支持西藏的人权而被内地学生围攻,这个变化不能说不大。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90后的中国人民与九十岁的中国共产党的对决。“老而不”的共产党应该重温一下毛泽东的教导,面对八、九点钟的太阳,如果还要捣乱与顽抗,会有好下场吗?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