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长峥:京沪高铁病未除 广深高铁又开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讯】据国内外媒体2011年8月3日讯,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在造成事故信号系统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广铁集团”仍坚持将在这个月内,开通广州南至深圳北段的“广深高铁”路段。而在出事路线甬温线自恢复通车后,平均上座率就高达117.6%。学者指出:当局做法不负责任,反映了对生命的漠视。也有人认为,铁道部是腐败的利益集团,应该改制。

就在温州动车事故发生不到10天,还有遇难者没有火化,入土,铁道部已经在网站上发表:为‘确保广深港高铁“高标准、高品质的服务大运会”’,“广铁集团把深圳本月大学生运动会期间的铁路运输安全“作为政治任务来抓”。

“广深港高铁”的信号系统CTCS系统,与温州动车事故所在的甬温线使用同一产品,都是由“中国铁路通信信号公司”旗下的“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设计生产。铁道部日前公开表示,已经从7月27号凌晨开始检查这一系统,“广深港高铁”也在检查之列。

“广深高铁”坚持于本月开通的消息,引来不少质疑声音。

资深媒体人高瑜认为,高铁设计本身存在技术缺陷,加上指挥系统不利,导致甬温线的事故。这种有问题的信号系统没有解决之前,仍旧冒险投入运行,这种视而不见的做法,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所为。

高瑜:“事件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恢复了通车,已经引起人们的愤怒了。现在为了服务一个大学生运动会,同样的研制的、同样的系统肯定令人担忧。”“既然这样,我认为,投入深运会,如果没有出事故也是一种侥幸。”

数年前,“日本宝冢线列车”发生重大出轨事故,仅铁轨检查一项就花了26天,至于恢复通车,则是在全部调查完成之后的55天。

学者吴祚来认为,铁道部本身是垄断的利益集团,内部问题多多,而且对生命漠视,应该改变它的体制。

吴祚来:“铁道部有很多问题,因为它是垄断,而且官营不是官营,民营不是民营,官民不分,所以应该改变铁道部,使它变成一个企业,不应该使它变成一个由国家统包统揽的腐败利益集团。”
而对于温州动车追尾意外,中共中宣部也向媒体连下三道禁令,要求只能报导正面和官方消息。

高瑜对此认为政府能如此一手遮天,从来不考虑人民群众的意见,主要是人民没有选票。高瑜认为,全国“高铁大跃进”,背后不仅是对生命的漠视。

高瑜:“中国模式,现在是权贵需要的,是政府需要的,是官僚资产阶级所需要的,而不是人民所需要的”

知名媒体人、《中国保险报》评论主编童大焕对此表示,不应该让老百姓拿生命来磨合这种系统。

童大焕:“他们之所以仍冒险在使用,我觉得如果按照非常严格的检测的话,所有动车都得停下来,这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

据报导,在铁道部的大力推进下,甬温线在事故第三天(7月25日)就恢复了通车。通车后,前面两天运送旅客156253人,平均上座率117.6%,7月26号共开行动车65列,上座率138.4%。

对此,吴祚来认为,大家冒险坐高速的动车,是因为动车受到特殊的安排,而且时间上,其他火车很慢,动车很快,客观上造成了动车的拥挤。但他说,当局在事故原因没有彻底查清楚的时候,相关产品应该停止使用。

东野长峥一直整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刚刚发生的动车出轨惨案,死难者不但被动车出轨死,居然还要被活埋,导致出轨的原因尚未查清,更谈不上解决,动车出轨二十四小时之内,铁道部就不明不白地又通了车。而中国民众也就继续坐那随时可能通向“子弹飞”的动车高铁。你可不可以罢坐哪怕一天的动车高铁,让铁道部知道知道你的不满你的抗议?我们看到一种奇异的景象,中国百姓像那排在屠宰场上的猪,安静地、无所畏惧地走向通往死亡之路。长期的新闻封锁,导致对自身权利的冷漠与麻木,不是多数时候都挺好的吗?我怎么就那么倒楣,“高铁飞动车站起来”就能让我摊上了呢?如此愚民,想让铁道真理部不埋车头和真相,也是真难。

文章来源:《博客网》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