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爱国就必须驱逐共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5日讯】当共党宣传爱国的时候,总是引起我发自内心深处的反感和冷笑。一个自称是无祖国、无家庭的布尔什维克团伙,怎么突然要爱起国来了呢?当看到一群被共党宣传煽动起莫名其妙的爱国主义疯狂的愤青愤老们的表现以后,又总是让我恶心的抑制不住要呕吐。

国家是什么,人们为什么要爱国,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国家起源于生活,它是为美好生活而存在下去。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得更明确,国家是为人而建立的,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陈独秀先生在九十多年前就说过,人民何故必建设国家,其目的在保障权利,共谋幸福,斯为成立国家之精神,对于为什么要爱国,陈独秀先生说,爱其为保障吾人权利,谋益吾人之幸福也。

在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的这篇文章中,陈独秀先生说得更清楚,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作牺牲的国家。

中国人是共党各个时期为政策的牺牲品和受害人,这种国家,人民凭什么要爱它。国家的根本就在于人,并不是共党们喊叫的人民,而是在于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在任何的时候,个人都比国家更重要,否则就是本末倒置。每一个个人对国家的认同有两点,首先那是文化意义上的认同,接下来就是政治认同。

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政治国家,政治上的以强欺弱、极权专制,不经过人们的同意,不尊重人们自由的意愿,就以国家的强权,强迫人民接受一个主义、一党极权,这种国家就不是人们认同的国家。一个得不到人们发自内心认同的国家,人民又凭什么去爱它呢。

被爱国主义煽动的狂热了的同胞们一定会说,作为一国的公民就必须爱自己的国家,这话听上去是理直气壮。但是,什么是公民,公民就是一个一个具体的,拥有和享有天赋的各种权利的个人。

天赋的人权,中国人拥有多少和享有多少呢?任何的强权,任何的主义,敢于剥夺天赋与每个个人的权利,就是每个具体的个人的敌人。当然,这种强权发出了爱国的宣传的时候,对于被剥夺了天赋人权的个人来说,有些人竟然可怜到了闹不明白究竟是爱国、还是爱强权,或许是惧怕强权,或许是依附着强权在吃饭。

于是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连国家带强权的一块儿爱,这种爱就是本末倒置,自相矛盾,同时也是丑态百出,令人恶心的爱。因为他们不懂,或者根本就不想懂,人权永远是大于主权的。

近来看到了学者秋实先生调查和写出来的中国大饥荒档案,首先我感受到了这是本着对历史负责和对人的神圣生命负责的精神,经过十几、二十年艰苦卓绝的调查,而得到的资料,将这些惨痛的资料公布于世,难道作者是不爱国只爱党,或者是不爱党只爱国,或者是两者都不爱。至于如何评价这个档案,或许会使爱国的狂热的愤青、愤老们能够多少清醒一些,学者做事,一是实事求是,二是严谨。

首先大饥荒的说法,就已经与共党宣传的基调是背道而驰。共党始终是轻描淡写的说是三年自然灾害,于是秋实先生就首先调查,1959年到1962年的自然灾害状况,他详细的研究了1997年由海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编写的《中国气候灾害分布图籍》中的资料,最后发现了那三年是风调雨顺的正常年景。

正常年景饿死人与自然灾害就无关了,那当然就是一场人为的大饥荒了,大饥荒就一定饿死人,于是接下来的调查题目,那就是有多少人被活活饿死。记不清那究竟是六一年的十月一日,还是六二年的十月一日,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说,没有饿死一个人,可民间的说法是饿死了很多人,究竟饿死了多少,没有一个大概的数字。

以当时六亿人口,有人说出了一千万人是被饿死的这个数字,事实上并没有人感到吃惊,后来根据共党统计局公布的分省死亡人口统计的数字,有学者做了一个大致的推算,得出了饿死人口的数字,超过一千八百万。按照统计学中的漏报率计算,死亡人数应当在两千三百万。

由于调查这些资料的学者和编辑们都是共党体制外的人,所以根本无法接触到共党的档案和记录,同时他们也估计到了,共党的一贯工作作风就是欺上瞒下,加上此事共党也知道是罪孽深重,完全有可能已经在销毁,或者将在最后完全销毁这些档案记录。所以他们采用的是深入到了一个一个村庄去调查的做法,同时他们更希望,凡是亲身经历过那场大饥荒的同胞们都能拿起笔来,为那段惨无人道的历史留下鉴证。

他们的做法实在是可歌可泣。例如他们深入到了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进行调查,发现原本是一百二十口人的村子,饿死了七十二个人。百分之六十三的人家是绝了户。安徽省肥东县黄栗公社大李大队、共有一百八十户人家,八百六十八个人,三百八十一个人饿死,死亡的人口遍及一百三十九户人家,二十二户人家绝户。

四川省的行径县,全县人口原有十二万,六二年以后,仅剩五点七万人还活着,饿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兼团市委书记廖伯康的回忆录,里面讲到了在那三年大饥荒中,四川全省饿死的人数是一千万到一千两百万,于是有了这样的调查资料以后,就有学者才敢于断言说,在那场大饥荒中,饿死的人数至少在四千多万到五千五百万人。

今年的七月八日,香港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冯克先生,用英文写出的《毛的大饥荒》这部书获得了英国的约翰逊文学奖。冯克教授在此书中提到了,大饥荒时期,活活饿死的人口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相似,都是在四千五百万以上。此书预计在今年九月份将发行中文版。

评选委员会的评语是,任何要了解二十世纪的人,这是一本必读之书。没有灾害却饿死了这么多人,没有灾害却让这场大饥荒足足持续了三年半。好大喜功、从来自吹自为的共党,却发现不出任何赈济灾民的记录。闭上眼睛、捂上耳朵,全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任由四、五千万人活活的去饿死,这样的国家,凭什么要人们去爱它。毛泽东凭什么要去做万岁爷,共党又凭什么是伟光正,中国人又凭什么离不开共党,难道中国人是愿意被活活饿死的异类吗?

二零零八年的三月,共党的发改委在一份报告中说出了一个数字,提到的是两亿多农民的人年均收入,不足三百块人民币。以这几年物价连续暴涨的情形分析,这两亿多农民在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三十年中,是饿著肚子过来的。

有报道透露,汶川地震灾区就有饿死人的事情发生。而前不久一份调查数字显示,每年离家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是八百元人民币,这不过是四十斤猪肉的钱。由此我们就不难分析出,他们每个月个人在外打工的开支是多少,年底又能给家里人带回几个钱。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只好吃淤泥了。

有人认为这是商业的阻滞,因为商场如战场。但是政府是行政,不是商业,老百姓有病等死没钱自杀,政府的功能又在哪里呢?本人曾几次的说出,中国大陆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口是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有人怀疑这个数字,有人大骂。但是这个数字是经过调查和分析得出来的。而且就在今年的春天,国际知名的金融学家和经济学家们也提出了相同的数字。

古人说,藏富于民,且不说民间百姓的日子过得殷实富足,如果民间的日子过得宽裕一点,家家有余粮,有一些储蓄,又怎么会大面积的几千万的饿死人呢?现实的穷困人口,占到了中国大陆人口的百分之四十,还说这是和谐和盛世,温家宝说中国人农民都幸福了。

这几年确实是旱涝灾害不断,加上债务累累、国库空虚,稍有风吹草动,这六亿多贫困人口随时可能成为遍野的饿殍。本人从不造谣,也不是庸人自扰,而是实事求是的推理和分析。在人均三亩耕地、风调雨顺的年景里,共党竟然制造出了几千万人活活饿死的人间惨剧。那么现今在人均只有零点八亩耕地,且有灾害不断的现状下,有谁敢站出来替共党打保票说,饿死人的事情今后不会再发生了呢?!

在人性严重扭曲了的今天,共党是不敢说实话的,愤青、愤老、帮闲、篾片们倒是却敢说,一会儿说GDP的总量是四十万个亿,一会儿说用不了几年中国大陆的黄金储备会达到两万吨。可是他们决口不说的是,中国老百姓手里有多少钱,有多少黄金。

民以食为天,没有粮食,钱和黄金能吃吗?共党又什么时候救急或赈济过贫困百姓。我敢说,万一有一天共党破天荒的拿出一笔赈济款,我敢保证,其中的百分之八十一定会被层层的共党干部们装进私人的腰包。因为共党贪腐的力度已经不是与时俱进了,而是突飞猛进。

本人始终认为,中国人如果想要爱国,首先那就是驱逐共党,要想驱逐共党,首先是自我解放,要想自我解放,那么首先要弄明白中国大陆现实究竟是大治之世,还是大乱之世,或者干脆就是一个衰世。这就是治世、乱世和衰世的三世之说。共党篡政以后,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过治世,可以说是一下子就跌进了乱世之中,没有给老百姓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

胡锦涛说出个不折腾,被一帮犬儒们吹捧为是深奥的理论,其实意思很简单,是要老百姓们不折腾,共党折腾。六十多年一直都是共党们在折腾,老百姓们是被折腾的。正是共党的折腾,所以六十二年始终就是个乱世,能折腾的都折腾完了,再也找不出什么可以继续折腾的了,所以才不折腾了。不折腾就等于是说由乱世进入了衰世的解读。

衰世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末世,统治阶层的末世心态,那就是收拾个人的财产作鸟兽散。这说明了当政团体的理,念或者是意识形态完全失效了,没有了精神上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就等于失去了主导的权利,也就是丧失了道义上的合法性。所以共党们就只能是浑浑噩噩的过一天算一天。

由于共党们所信奉的拜物教,又以物欲引诱败坏了整个社会,造成社会精神、道德、信仰是全线崩溃,在共党的领导之下,赖以维持社会运转的那就只有利益。在追求利益的本能之下,活着的或死去的,制度的不得人心,共党们的疯狂、腐败、道德上的衰亡、信仰的崩溃、人心的离散,整个社会在人的意义上的整体的下滑。这一切都应当归咎于共党这个将死无人性的极权主义团伙。

表面上看起来是像模像样的共党,报出来的繁荣昌盛,形势一派大好的数字,相对于楼倒、桥跨、高铁相撞的一片豆腐渣工程,庞大的冤民团体,这个社会的生机和活力在哪里呢?国民们的上进心,作为心在哪里呢?四维之中的廉耻心又在哪里呢?

政府不得民心,大小官吏更是由一群流氓、恶棍在充当着,军警是由一批家奴、打手和保镖而取代;学校成了奴化、毒化、愚化和妖魔化的训练场;而医疗保险却成了诈取钱财的机器;商业的名声是臭遍了全世界;人们赖以生存的农业却破了产,像纸糊起来的强大盛世辉煌,内里已被蛀空了;高社会犯罪率,高频率的民间的抗暴维权斗争,再加上周边邻国非但不来朝拜,反而是耀武扬威不惜与中国一战。

一个朝代到了这个地步上,不是衰世又是什么呢?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重建国家,重建社会的前提,那就是从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做起,这就是自我解放的开始。永远不要认为面对强权,个人是渺小无力的,任何一个不愿意继续做奴隶的个体生命,至少可以做到以下的几件事。

第一,那就是远离权力不作帮凶,不作帮闲,做普通的人,过平常的日子。不像天上掉馅饼,只吃自己挣来的饭。

第二,在心理上藐视权力和共党的官吏们,不相信它们的花言巧语,自己就不会上当,不畏惧它们的恐吓和威胁利用,自己就获得坦坦荡荡。

第三,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当权力与天下苍生对立,草菅人命的时候,无论是在公共场所,或者是在私下,决不为权力说一句好话,公开的表示出对权力当局的轻视的态度,在适当的时机批评当局。

第四,六十多年,共党们是为所欲为,可以说欠下了家家户户一本血泪账,财产账和冤狱账。勇于反思,公开的详细地讲给家庭成员们听,尤其是对后代,告诉他们,人民从来没有亏对过共党,是共党们骑在了人们的头上,作威作福抢劫杀人。

第五,对于一个你见到的受害人,请你一定要走到他面前,对他表示同情、关切,鼓励他、安慰他,尽可能的帮助他。因为他的今天,或许就是你的明天或后天。

本人从来坚信,并且也几次公开大声地说出,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在民间,其实就是在每个个体的人的心底,是一条天生的坚不可摧的正义道德的底线。安慰鼓励,抗争反抗的动力,是来源于这一底线,不是被逼到了墙角,逼上了绝路,就不会产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抵抗。

对于平均每两分钟就出现一起的民间抗暴维权的斗争,我从来不在意每次斗争中的民众们的成与败,胜利或者是失败,只要人们起来抗争,这就说明了中国人仍保持着充实的人性和不可屈的尊严,这正是共党六十多年拚命要抹煞掉的东西,因为人性和尊严是共党这种团伙致命的天敌。

一位学者说,生活合乎人性本来面目的生活,是抵抗的出发点和终点站,这句话十分正确。作为一个精神生命体的人的自然属性,天赋予的三个基本权利:一是对自由精神的追求,二是对美的追求,三是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创造。这就是人性本来面目的生活,谁想破坏它,那就是反人性,必将引发的那就是正义和道德的抗争,毫无疑问的是这种抗争最后必胜。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这个时间里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