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写给铁道部的感谢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7日讯】铁大哥:

您好,您全家好,我是中国足球,在此水深火热之时给你写信,我的心情此起彼伏。

铁大哥,我真是太感谢你了,感谢你八辈祖宗,以前天国人民活着,无非就是吃饭睡觉骂我们,现在你们硬生生把老三件事改造成了新三件事:吃饭睡觉骂铁道部,缘分啊!

《刀锋1937》中,寇世勋对孙红雷说:谁能与我出生入死,谁是我的兄弟,从属相讲,你我基本都是吃人饭不办人事的畜生类,也都被骂个半死,畜生半死和出生入死我看也差不多,所以我一口一个大哥叫,你应该不会跟我说“亚麻袋”吧?

铁大哥,我写信感谢你,主要想聊表一下我的敬仰之情。我想说,我对你的敬仰之情如动车坠桥连绵不绝……

首先,铁大哥您真乃大丈夫也!

俗话说,无毒不丈夫,从这点上,您真是大丈夫,丈夫中的战斗丈夫。有首歌唱道: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建议拿来做形象广告推广。

其实,以前我认为自己已经够毒的了,每踢场球就让大批还在硬撑的球迷吃不好睡不好,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也零星地气死过几个。但现在,我想说我本善良,一车厢一车厢地毁人,一家一家地灭门,这么高密度大火力地杀人,我真没干过,光想想就要尿裤子了。

俗话还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说把车头埋了就埋了,说把它挖出来就挖出来了……

其次,铁大哥你们家天才横飞

黎叔说,21世纪最宝贵的是人才!铁大哥,我发现你们家全是人才,还全是很“二”的人才,也就是天才。这个灰常让我羡慕嫉妒啊,你说,咋我们家全生的是笨蛋和倒霉孩子呢?

拿干事的来说吧。青岛海利丰那帮傻孩子,为了赌球那点钱,拿大脚拚命往自家门里踢,也楞是踢不进一个球,你说这都笨都啥地步了。

再拿干部来说,亚龙轻轻地走了,就如他轻轻地来,南勇轻轻地走了,也如他轻轻地来,挥一挥手,只戴一副手铐,不要问他们到那里去,地球人都知道,你说这都倒霉到啥地步了。

铁大哥,你们家就不一样了。随便拿出个王勇平,就一鸣倾人城,二鸣倾人国。

“这是一个奇迹”,多么纯洁的肯定句,一切罪过皆可谅解。

“你信吗?反正我是信的”,多么伟大的设问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还有安路生,这个咋听咋像反贼安禄山的天才,一会是铁路局长,一会是总调度,一会又是铁路局长,在他折返跑式的履历中,多少条人命灰飞烟灭。

还有还有还有,当温总理在讲话时,站在身后的那个叫盛光祖的,你们的头,是多么地深沉和酷毙啊。

最后,铁大哥您又高又硬

黄四郎只不过是有若干银两若干条枪,杀过若干在任县长,汤师爷和张麻子就齐声恭维说:“黄老爷,您又高又硬”。

铁大哥,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您比黄老爷高、您比黄老爷硬。

我们踢球踢输了,只会说敌人太强大,裁判太坑爹,最多说天气不大好,没心情踢球。

听听,真是一点想像力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没有。所以球迷朋友们说我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们私下里是很认可的。

但你们就不一样了,不就追尾那点事嘛,全是打雷闹的。听听,一出口就天雷滚滚,这是多高的高论啊,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

还有我们出再大的事,最多是个体育局的副局长过来摸摸筒子们的头,安慰一下就走了。你们就不一样了,温总理那么大年纪,连着生病11天,还得跑过来替你们擦屁股,这你们得是多高的高度啊。

说完高度,再说硬度。铁大哥,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硬的人,所有的女人当然没你硬,所有的男人也肯定没你硬。

全世界都在问:到底是谁,下令埋了车体残骸?

您毫不蛋疼地直直地耸立在那里,硬邦邦地,怎么看也只能看看出三个字:我不说。

硬吧?

据说你们还欠著银行几万亿的人民币。

马勒隔壁,大哥,你也太硬了吧?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我们刚刚7:2胜了老挝,却看到篇文章《余则成告诉翠平:有一种胜利叫耻辱》,既然耻辱了,我就躲起来装孙子去了。

祝你继续金枪不倒,永不倒!

您的忠实朋友兼粉丝

中国足球
2011年7月28日

(引自天涯杂谈,有删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