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再曝光湖南宣传部禁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8日讯】当西方的社交网络如Twitter和Facebook在中国被封堵后,它的中国版本微博便成长起来了,现在中国已成为微博的时代,近日,中国SINA微博上有媒体人贴出了湖南省委宣传部以禁令封杀当地媒体的报导。在“媒体”沉默的情况下,微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德国之声》引述网友透露,"湖南益阳的沅江市琼湖街道办的界和村民服从泄洪而搬迁,未有安置和土地。多年后发现,所谓泄洪区变成小开发区,政府大卖土地建一工厂。湖南一电视台调查后,沅江宣传部副部长龚某多次哀求不要报导,遭拒绝,设法找湖南省宣新闻处副处长文某,晚上十二点紧急给电视台下禁令,并臭骂记者。"

这条微薄经湖南籍资深媒体人邓飞转发后,引起了不少中国媒体从业者的共鸣,邓飞就评论说,"我看,记者最主要的职业病是抑郁,主要根源是大小宣传官员各类禁令。"

7.23温州动车追尾事件,中共中宣部下达新闻禁令。尽管对于这次中宣部的惯用禁令,大陆媒体出现了史上抗命潮,中国的微博发布了上百万条有关动车事故的消息。让世界见证了这次惨案的真实状况。

网友说:虽然微博和网络被某些利益集团和当权者忌惮和封杀,但我们还是有理由相信,网络的力量将无法阻止,正义的力量将不可摧毁。

媒体人微博中抗议禁令

温州惨案,中宣部禁令下达后,多家报社编辑在微博上贴出被撤下的版面。也有记者在个人微博上散布无法见报的新闻。

《新京报》一名编辑上网解释被迫撤版的过程,“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四个版也被和谐。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个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

一名北京媒体人说:“为今晚的扼杀气愤却又无奈,不得不从。在中国,一切媒体都是党报,一切新闻人都是臭不要脸,一切遇难者都是我们自己。”

另一名广州报社的资深编辑说:“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北京一名资深媒体人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多年前,中宣部以各地宣传系统向媒体下达禁令,往往是以传真文件方式。此后,由于媒体从业者对此记录并外传的现象屡见不鲜,尤其是师涛案(2004年,湖南媒体人师涛因向外界传播新闻禁令,被判刑10年)后,禁令传达往往改为电话或者短信形式,以免留下证据。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