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荆陵遭禁止睡眠十天 姚立法继续被关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8日讯】被广州公安当局关押五个多月的维权律师唐荆陵上周获释后,星期一对本台讲述了被囚禁期间,遭当局禁止睡眠十天的过程,期间主要盘问他组建维权团体及与茉莉花散步有关的情况。此外,另一位湖北潜江维权人士姚立法,从学习班出逃后,上周六在北京被抓,目前继续被关押。

被公安监视居住五个多月的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律师上周二获释后,当局不准其与在广州的妻子会面,直接送回老家湖北省荆州市弥市镇。唐荆陵星期一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了被“监视居住”期间,公安一度禁止他睡觉的过程,令他身心憔悴,疲惫不堪:“他们三月20日初的时候,有十天左右,警察分三班,每班两个人,说是要审讯,然后在那里坐着,也不让睡。他们八个小时一换一休息,我就没有休息。到后期人会很困,很疲惫,手会发抖,四月份才恢复正常作息。”

唐荆陵在今年2月22日“茉莉花散步行动”的第三天被带走,经过十天的酷刑审讯后,才让他睡眠。他说:“可能是医生建议,他说你先不能睡太多,第一次先睡两、三个小时,然后接下来就慢慢延长。他说要是一次睡太猛的话可能会引起心脏问题。他们可能早就有研究的吧。”

他回忆被公安带走之前和之后,国保主要盘问两件事:“我是2月22号就被带走了。在这之前,他们2月15还是20号找过我,就是为我发起的‘非暴力不合作’这些行动,最终指向茉莉花的行动。我推测他们这次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搞这么一个行动,抓那么多人或者是传讯那么多人也就是为茉莉花行动。”

被抓后,他的妻子汪艳芳曾接到公安通知,指其丈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唐律师说,曾向公安提出抗议:指中国加入了联合国人权公约并承认相关条款,他将就当局对一个公民动用酷刑提出控告。警方回答说是“上级命令”。在唐荆陵被监视居住期间,本台曾多次致电其妻子汪女士,但显示电话已停止服务。

上周二,唐荆陵突然接到释放通知,他说:“警方派人来宣读了一份‘解除监视居住的决定书’,宣读后他说案件撤销,解除监视居住的手续。我现在会在家里休息一段,我父母亲也很久没见了,再一个为这个事情可能也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扰,我爱人身体也受到很大影响,我岳母为了照顾我爱人,白内障都急性发作,当时他们也不给她去治疗,所以也会回来陪陪老人,让他们心里也平复一下。”

至于海外《维权网》报道,在解除监视居住前,警方曾要求唐荆陵不要跟朋友联系,不要接受媒体采访。唐律师表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会答应。

自今年2月“茉莉花散步行动”以来,被当局囚禁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超过一百人,部分人士获释,包括滕彪,江天勇,艾未未等;另有一部分面临起诉,包括四川的陈卫、冉云飞、浙江的朱虞夫、北京的王荔蕻、倪玉兰、董继勤等。

而湖北潜江的选举专家姚立法,自6月下旬被所任职的学校强制送入学习班软禁后,一度逃脱。上周六,当地公安在北京将其押回潜江。姚立法的妻子冯玲告诉记者:“一位朋友告诉我的,朋友昨天(星期六)早上八点半的时候打电话告诉我说,姚立法在他那里被潜江的七、八个国保带走了。他在北京的朋友家里。他说当时带走的时候姚立法好像还认得那(国保)几个人。”

冯玲非常担心丈夫的身体状况,她说:“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他可能在上次走的过程中好像是腰部受伤,骨头错位。”

维权网星期一消息说,姚立法被带走时,腰椎骨错位,腰部无法伸直,走路时只能弯曲,大多时间需躺在床上。这是7月4日凌晨姚立法在逃脱潜江实验小学的非法软禁时,跳楼摔伤。

姚立法多年来,一直参与并关注中国的基层选举工作,关注弱势群体的侵权个案,并担任过人大代表。在今明两年的换届选举年期间,他积极对各地独立候选人进行法律指导,培训民间选举观察员,以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进程。却遭到当地政府监控、软禁。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