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杭徴出殡 一岁女披麻戴孝 记者也哭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讯】(阿波罗网记者王笃若综合)8月4日下午2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中遇难者郑杭征遗体告别仪式在温州殡仪馆举行。

糖糖 .. 郑先生和王惠的女儿。这张照片好凄凉!一岁多的孩子就披麻戴孝.好残忍!我曾问过王惠,是不是对赔偿数额有异议,她说她不在乎钱,她只想找回她先生的手表。那块手表价值20多万元,是她先生留给女儿的嫁妆。那块手表是被人从她先生的手上捋走的,家人在遗体上能看见捋手表留下的划伤!

仪式开始前,王惠手捧丈夫遗像泣不成声。早前曾有媒体报导,相关部门以郑杭征尸体未冷冻相要挟,迫使王惠签属赔偿协议。在与丈夫道别的时刻,女儿糖糖也出现了,王惠母女终于忍不住抱头痛哭,场面甚为凄惨,令人目不忍睹。

告别仪式上的王惠母女~伤心死了~泪— “ 铁道部,你赢了!"

@陈荣辉行摄天下:宝宝,当你在殡仪馆拿着手机要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你哭泣。当你见到父亲的遗容时,你突然地放声大哭,刺痛了我们的心。相信你的妈妈会好好照顾你,我们都会好好记着你,关心你。

@hualulu:今天郑杭征的妻子王惠被告知,因为“失误”,丈夫的尸体没被保存好,她情绪接近崩溃。经南都记者@小党采访,王惠表示自己今晚会签署赔偿协议,“自己已坚持不下去了”。昨天她在腾讯微博上表示,有官方人员在老家调查亡夫,调查结果竟然是弄出了“二奶和私生子”。无耻之至!

@康少见:周六晚上,我曾数次专门叮嘱王惠女士,让她对媒体的离开做好心理准备,一定要在媒体离开的时候坚持自己发声,有困难给律师和媒体打电话,看来,她没办法做到。丈夫去了,女儿不在身边,政府施压,亲人就如何处理有分歧,她本已快崩溃。最终,善后人员用上了最卑劣的手段,将她击垮。我承认,你们赢了!

@康少见:昨天有媒体人士得知善后人员居然用遗体冷冻做筹码要挟家属,愤而发微博说出真相。善后人员看到微博后,居然从昨晚“声讨”王惠到今天凌晨5点!十几个人涌进王惠所住的酒店房间,说她不该向媒体说这个消息,不让她睡觉!早先王惠不开门,但福建连江县一名副县长一直敲门。

@三联生活周刊王惠首次和铁路部门代表谈判时,对方落座就问“你们觉得多少钱合适?”王惠警告对方先不要提钱,她提了6条要求。对方说“会向上反映”后,继续自顾自地分析起“50万元赔偿”的构成来。王惠再次警告,而对方的话题依旧是:“这笔钱也差不多了。”坐在对面的公公再也忍不住,拿起面前的矿泉水扔了过去。

@康少见:我一直不想提这个细节,因为这会让良善的心对人性失望,但今天,我要提。我曾问过王惠,是不是对赔偿数额有异议,她说她不在乎钱,她只想找回她先生的手表。那块手表价值20多万元,是她先生留给女儿的嫁妆。那块手表是被人从她先生的手上捋走的,家人在遗体上能看见捋手表留下的划伤!

@康少见:王惠说,她现在也不会硬挺着要找到丈夫被捋走的手表了。 “我怕连我老公的遗体都保不住。”关于手表的问题,她在面见总理的时候提过,得到了总理“让有关部门解决”的承诺,也得到了盛的承诺。 “承诺”仍在,可是,她现在“不要了”。她是不想要吗? !

@康少见:老子忍不住了!从业8年多,我从与采访对象电话或面谈时从未失过态,但今天,当王惠女士的电话通了后,我有半分钟泣不成声。我真他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们这帮王八蛋!要是老子昨天或者现在在温州,老子一定破门而入,用我能拿到的一切东西打爆你们这帮王八蛋的头!

@陆晓逊铁道部以毁尸为要挟,逼迫家属签字。此等无耻到极限的反人类行径,官方无一人跳出来反对,上千人大代表集体失声。全球60亿人争看中国式毁尸胁迫这种只有在交战国之间才会发生之事。我们不但有所谓全球最快的高铁,也有全球最狠的心。

@康少见:郑杭征先生遗体告别会今天下午两点在温州殡仪馆举行。这是媒体同行小丁先生刚短信发给我的现场照片。我们不要忘了:为了让郑先生的遗孀王惠女士放弃追索郑先生被捋走的手表、让她在赔偿协议上签字,郑先生的遗体没有被冷冻!郑先生走好!您的灵魂应该上天堂。那些作恶的人,应该下无间地狱!

@康少见:今天下午,王惠带着丈夫的骨灰离开温州赶回福建连江老家。在她离开时,我认识的一名跟拍了王惠近一周的摄影小兄弟情绪失控,蹲在地上痛哭了40多分钟。我打电话对他说,这些天发生的事对人性的伤害无以复加,只要是有良心的人,谁也难以忍受这样的伤害,即使是旁观者。兄弟,哭吧,这不丢人,这没有错!

阿波罗网摘录,大陆记者和网友出离愤怒,纷纷发出心底的诅咒,每一段是一个发言者。

山姆哥:#连江挟尸逼签# 今天送别杭征后,跟我一起拍摄的搭档、京华时报记者曹宗文在看到王惠抱着丈夫遗像坐车离开,顿时情绪失控,嚎啕大哭。最后是我架他出殡仪馆,他坐在马路牙子上痛哭了半个多小时,泣不成声,他还责备自己不专业。摄影记者如此,你们连江县政府心是铁打的吗?你们不知道报应吗?

真的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别不相信,就我观察过一些贪官,退休后不是遇车祸,就是生病早死,没有好报的。人在做,天在看!

我什么也不敢说了,但是被逼到绝境我一定会做

会有报应的

唉!有能力有钱的赶快走吧

雷公啊劈死他们吧
人都已经不在了。
  
竟然偷人家的手表。自己都不怕遭报应吗?
  
人没了,连个念想都不给留?

继续这么无耻的伤害善良的人民吧,总有一天,某些人会自食恶果的

政府去死

有些事情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迟早会遭报应的

两名铁道部善后人员和福建连江县一名副县长应该曝光。记者没拍照么?他们既然骚扰王女士,那就应该让我们也骚扰下他们。
  
大陆的媒体根本没有自主权能曝光的都是经过某组织过滤后的

不是有个跟拍的记者么,不过那个山姆哥貌似知道是谁,把他曝光出来吧。组织不报。平民自己曝。

各路神啊,来拯救苍生吧!

我怕鬼,但是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这些冤魂都变成厉鬼,去惩罚这些恶人。

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没鬼,但现在我也希望世上有鬼,这些冤魂能变成厉鬼,向恶人讨债。

从开始关注动车新闻时的空前愤怒到现在的麻木,期间对ZF的态度岂止是一个失望来形容?做为八零后,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组织如何如何的好,在它的带领下才赶跑日本侵略者,全国人民才有饭吃,祖国富饶,处处歌舞升平。然后长大了才知道,日本侵略者主要是国民党打的,至少我们县的日本人就是国民党以血的代价打跑的,某些组织根本就没去过,然而,现在的历史书上对国民党全是莫须有的诋毁之词,把别人的功劳硬生生的安在自己身上。在台湾都成为亚洲四小龙的时候大陆的农民才维持了温饱(我是88年生的,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只有过年自家杀猪时才有肉吃,有时还得吃红薯饭)。倒是处处歌舞升平了,可是虚假的繁荣之下到处是人祸,现在连人家一遇难者的遗物都无耻的贪污,用遗体来威胁受害者家属签字以达成任务,组织,你到底要有多无耻,把我们这些P民压得多凄惨,才能体现出你的为人民服务?才能体现出你的八荣八耻?

小时候以为国民党是卖国求荣不顾国民死活的坏蛋,长大了才知道,人家为国家做的实事都被刻意抹黑了。不是某组织高尚不向美国求援,是它根本没有资格得到那样的机会。凭什么国民党和美国合作是卖国求荣,某组织向俄国求援就是国际友谊?
小时候以为红十字会是个伟大的组织,现在才知道只是个笑话。
小时候以为彩票是公正透明的,现在才知道它只是洗钱的工具。
小时候以为人间自有公道,现在才知道公道只掌握在当权者手中。
小时候以为人人生而平等,现在才知道要想在这个社会混,老爸得是李刚。
小时候以为贪官污吏都得死,现在才知道即便真的是贪官污吏,我们也只能看着他福寿延年,退休之后还能享受组织的公费待遇。

小时候以为中国四海升平,人民安居乐业,世界都唯中国马首是瞻,现在才知道,连印尼都敢和我们争领土,人民无房可居,世界都鄙视中国制造。
  
说我不爱国吗?不是的,我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只是,我鄙视这个无耻的组织。
愿生者安乐,死者安息。
若我的愿望真的有效,请上天劈死这些无耻的败类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