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救六条人命的无名英雄被警方害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潘本余在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曾救六条人命,然后却遭到中共当局两次劳教迫害、两次非法判刑(分别为四年,七年),期间遭受了各种酷刑,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含冤离世。医院开的死亡证明和病历鉴定均被改动。

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几度奄奄一息,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第二次从泰来监狱保外就医时,身体大面积浮肿,肚子很大,浑身瘙痒,全身抽筋,不停呻吟。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泰来监狱祝干事和另外一个警察到潘家,强行把潘背到医院做所谓“体检”;七月八日晚潘生命垂危,家属把他送到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抢救,当天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的病情,住院期间潘本余的状况鉴定被改写,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停止呼吸。

修大法做好人 先后救六条人命

九七年夏天,邻人送给潘本余一本《转法轮》,他看后觉得这书教人修心向善太好了,便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改变了多年不好的思想观念,按真、善、忍的要求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九七年九月,在自家楼后的火车道口,火车突然鸣笛,一男孩一女孩骑自行车一时发懵同时相撞,都摔在铁路线上。这时潘本余立刻将他们及自行车扔出铁轨,其中一个孩子砸在一老人身上,而潘本余的衣服被火车挂破,摆脱险境后,心有余悸的潘本余脸都吓白了。

潘本余还在齐齐哈尔浏园(嫩江流域)曾先后救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呛水喊救命,潘本余跳下水,被溺水人死命抓住胳膊、挠掉一条肉,他还是尽全力将那人拖上岸。这个人得救后表示感谢并留下姓名,潘本余说:“不用谢,能见死不救吗?”

坚持信仰 屡次遭酷刑折磨

潘本余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屡次遭受中共当局迫害。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潘本余被劫持到加格达奇党校强制洗脑迫害两个月,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齐市碾子山劳教所(铁路劳教所)几乎是天天挨打,警察用小白龙(塑料管)抽头二、三十下;寒冷的冬天他们用冰冷的自来水管子向他身体哧水,哧一、两个小时,使其浑身抽搐、不能动;被毒打的不能走路,不会查数,没饥饱,睡觉颠倒,不让睡就痴傻的坐着。头脑恢复后他写信申诉,信被没收,人被监视、不给笔、不给吃饱。从天亮到天黑挖地基,稍怠慢一点就非打即骂。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获释。

二零零零年七月,潘本余被绑架后再次遭受劳教迫害。在富裕劳教所,潘本余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大监舍里,李齐、马勇拒绝看诬蔑录像,被邪恶之徒贾维军弄出去毒打、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王宝宪从窗口喊:“不许迫害大法徒!”潘本余从监舍出去制止,被犯人打翻在地,强行按住。一日贾维军指使犯人将潘本余弄到猪舍,对其毒打三、四次。一次把潘打昏,贾说其装的,竟邪恶至极的用开水往其身上浇,身上被烫起泡,还不给吃饱饭、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马勇、李齐、张晓春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写声明要求无罪释放,警察贾维军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有一位六旬老人叫杨立成也没能幸免。潘本余见此况便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们也都一起喊。潘被打得鼻孔流血,一颗牙被打掉。贾维军叫嚣:“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潘本余被送到富裕看守所。警察为掩盖王宝宪、张晓春被迫害致死真相又给潘本余判四年,转至北安监狱;北安监狱一心将潘本余弄死,杀人灭口,将其关小号迫害七十多天,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在小号内背铐穿地环儿、不给被褥使其尿血、吐血、手腕和双臂锁烂、骨缝长肉芽。

一日,省司法局人员来监狱检查工作,潘本余高喊:“我最冤哪,政府官员打死两名法轮功学员,为封锁消息把我关在监狱,我申诉他们就关我小号,酷刑折磨,想整死我。”姓安的狱警对检查人员谎说:“他是精神病。”半个月以后将戒具卸下时,他双臂仍是被锁的姿势,已经不会动了。测血压高六十,低压三十,整日昏迷状态,随时能死去……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获释。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到家砸门,潘本余被迫流离失所,靠给人送牛奶艰难维持生计。同年十二月八日,他在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两个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被铁锋区“六一零”王队长铐在暖气管子上;对其毒打致昏迷;还用皮鞋踹其肚子;打的拉血。两天后被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由于“六一零”王队长打的心、肝、肾衰竭,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齐市第二医院抢救。

潘本余被铁锋区法院枉判七年。下判决时,把空白刑讯笔录让他按手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潘本余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被迫害致死

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生活不能自理,在其几度生死奄奄一息时,狱警程强竟威胁:“你不写三书就不放人,保外就医不给你上报。”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狱方和齐市“六一零”等部门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将人接回家中。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左右,齐齐哈尔北局宅派出所两名警察,表示受泰来监狱指示,保外就医人员每年体检一次,让家属出医药费四千元。之后,狱警带潘本余到齐市第一医院体检鉴定,又说到泰来监狱做体检鉴定给报销,到齐市第一医院体检不给报销,家属就让泰来监狱狱警把潘本余给带走了。结果没想到潘本余又被带到了泰来监狱中关押。 一直到五个多月后潘本余才得以保外就医回家,回家后其身体状况一直很差,浑身瘙痒,全身抽筋,身体大面积浮肿,每天都是不停呻吟,腹部极大。

在经过继续学法炼功后,潘本余开始逐渐有所好转,然而,二零一一年二月北局宅派出所片警林震亚伙同二名警察再次闯进潘本余家中,把他学法炼功的书和MP4 抢走,并恐吓潘本余要带他回监狱,无奈下,潘本余只好离家出走,家人没有潘的音讯。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潘回到家中,后身体更加严重,六月二十八日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已走不了路,排不了便。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晚八时,潘生命垂危,家属把他送到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抢救,当天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本余的病情,住院期间潘本余的状况鉴定被改写,身体状况越来越重,七月十六日晚潘本余见到家人后,说了几句话,于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停止呼吸。

——转自《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