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核灾 菅直人毛骨悚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讯】(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9日专电)据日本“周刊朝日”专访首相菅直人的报导,在谈到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厂发生核灾事故后打算撤守时,菅直人表示当时他脑海立即浮现辐射大幅外泄的模样,全身不禁毛骨悚然。

日本首相在位时鲜少接受日本媒体专访。但菅直人花了108分钟接受“周刊朝日”访谈。他表示,3月11日大震灾及海啸发生后不久,收到核电厂出事的讯息,有多座核反应炉同时出事,这实为罕见,使他意识到“事态严重”。

他听说东电福岛第一核电厂是因电源全断,所以立刻想到空运电源车过去,但因过重,只好改采陆路运输。之后状况陆续发生,他想到要冷却反应炉。后来也下令反应炉排气作业,将含有辐射物的气体排出。

受访时他被问到是否下令停止实施海水灌注作业?他说并没有下那样的指令,他想到淡水会比海水好,否则蒸发后盐分会留在反应炉内,总之就是要注水。他表示,在短时间内做了多次紧急判断。

菅直人3月12日早上搭直升机到福岛第一核电厂一事,曾被抨击延误救灾。但他受访时表示,事故发生后,因未能获得确切资讯,他决定亲自去核电厂,与所长吉田昌郎谈过,对于指挥将有所帮助。

有关3月15日上午他冲到东电总公司(位于东京)发飙一事,菅直人表示,当天凌晨,他接获报告说“东电想从核灾事故现场撤退”,他就想“怎可撤退”,如果6座核子反应炉和7座核废料池没人管,辐射外泄的话,那还得了。辐射污染广大地区的模样浮现在他的脑海,他顿时毛骨悚然。

他立刻决定在东电成立政府和资讯一元化的指挥站,于是到东电时语气很激动地说:“绝不可撤退!”当时在场约有200人。

“周刊朝日”记者向菅直人表示,经济产业省扩张权限,确保人事空降,电力公司则维持独占局面,简直就像是个“核能村”。

菅直人表示,推动核电的人透过财经界和劳工界,以及电力公司透过媒体广告,这10至20年来,都在鼓吹“核能绝对安全”,使得整个环境变成很难有反对声浪,于是情况发展到与人民福祉无关的程度,规范也变得劣化。

他说,这次核灾事故使他想起当年在厚生大臣任内揭发爱滋病药弊案一样。厚生省的药局应为人民健康把关,检查药物,但因当时的绿十字药厂是很多厚生省官员退休后“人事空降”去处,所以已知血液制剂危险时,还不制止贩售,酿成更大灾害。

菅直人说,他成为政治家的原点是科技,更具体而言是为了核武问题。他认为科技会带给人幸福,但也有矛盾,他想设法处理。

他引用希腊神话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之火”的故事说,普罗米修斯将火给了还不懂火的人类,导致宙斯怒骂他说:“给人类火将酿大祸”。普罗米修斯被宙斯吊在悬岩绝壁,被恶鹰啄身,痛苦一生。

菅直人说,科技日新月异,但人类的能力却没那么进化,这落差就造成科技无法被控制。他确信,控制“普罗米修斯之火”就是政治该扮演的角色。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