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美债危机 泄露北京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讯】7月31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终于达成并通过债务上限协议,总统随即签署法案,批准该协议。美国暂时度过债务信用危机,全世界松了一口气。

然而,鉴于这一协议,历经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长达几个月的激烈争议,几乎临到利息偿还期限的最后一刻才达成,引发整个世界的紧张和焦虑。

8月5日,国际权威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最优的AAA降为次优的AA+。

这是该机构对美国信用的首次降级,各国普遍关注,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前景,不免担忧。各国股市也由此经历一番重挫。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各国舆论也理智地评判:尽管美国信用被降级,AA+仍不失为一个优秀评级,“美国国债仍然是全球投资天堂。”

持美国国债第二多的日本,表示,完全没有抛售美国国债的打算;多数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则声明,信用降级不影响它们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台湾和香港也表示不受影响;印度、韩国和新西兰等国,虽表达了忧虑,但尚属于温和的忧虑。

唯独中国,北京方面,表现得怒气冲冲、怒不可遏,以最高分贝,猛烈抨击美国。

中共官方喉舌,诸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连篇累赘地发表文章,措辞激烈而情绪激动。

中共指责美国“依赖主要顺差国的深口袋去填补其财政赤字的窟窿”;奉劝“美国应该戒掉‘债瘾’”;宣称:“美国借钱从自己制造的烂摊子中逃脱的日子已经结束”;“美国主权评级神话被打破”;等等。

北京的暴跳如雷和声嘶力竭,从一个方面,可以得到理解,那便是,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居世界第一,目前达近1.2万亿美元,因美元贬值和美债评级下降,中国的外汇资产浮亏已达3000亿美元。

但,这不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中共经济政策的失败?实际上,国内学者已经开始批评中南海在经济上的“简单主义”,过度迷信和依赖美国国债,自我落入“美元陷阱”。而早在多年前,国内外学者就已经警告中南海,如此而为的风险,但中南海一意孤行,愈陷愈深。

北京对华盛顿气冲牛斗,除了对自家损失的恼羞成怒,还有阻止国内学者批评中共当局的企图,尽量转移斗争矛头。中南海把美债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来说事,更将这一心机暴露无遗。

中共喉舌声称:“美国和欧盟所处的经济困境是由于西方民主制度的政治功能失调造成的,华盛顿并不是掉进了经济泥坑,而是摔进了政治陷阱。”又说,“美国国内的选举政治绑架了全球经济。”

北京借此攻击美国政治制度,固然是顾左右而言他,掩饰中共自身决策错误;但又是趁火打劫。

中南海很清楚,中共自己掌控媒体,其所说所写,主要对象,都是中国民众,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对中国民众的洗脑、或趁机洗脑。把美国的经济危机扭曲为“美国政治制度的失败”,乃是中南海的一箭双雕。

美债危机和北京的高声叫骂,不经意间,却泄露出中共经济行为中的多个秘密。

其一,一个人均收入还仅仅排名世界百位左右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居然大举借钱给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美国),这等对外政策,说得轻一点,是“极不合理”,说得重一点,是“极其愚蠢”。正如国内学者批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被政府随意处置。

其二,中南海长期压低人民币汇率,其主要手段,就是从出口渠道换取美元,再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国债。

今日之苦果,就是长期压低人民币汇率与不断增持美国国债之恶性循环的结果。而今,面对美债危机,无须外界压力,中共恐只能走上放宽人民币汇率的道路,只是,时间太晚,代价太高。

其三,中共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维持了美国长年的低利率,在恰恰是形成美国房地产泡沫、进而酿成美国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

换言之,全球经济危机,可以责难美国的举债政策,更应该责难中共的借钱政策,二者缺一不可。全球经济危机中的北京责任,无可推卸。

至于在大举购买美国国债过程中,中共高官们联手捞取了多少个人回扣,又是另外一个秘密。(曾短暂披露、旋即遭封杀的维基解密相关资料,有待重新启封。)

而所有这些北京秘密的要害,还在于,中共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直接地,有利于政府(拥有和掌握巨量外汇储备,高达3.2万亿美元,高居世界首位),而不利于人民(削弱中国民众的消费力),人为制造国富民穷。借助这一经济手段,中南海之目的,是强化政权、弱化民众,确保中共“长期执政”。

由此,也可以解释中共相关经济政策的自相矛盾,比如,一方面高喊“发展市场经济”,另一方面,却反对和拒绝私有化(吴邦国及其新“四人帮”的“五不搞”之一)。

而中共反对和拒绝的这个“私有化”,主要针对人民,至于中共官僚资产的私有化,不仅例外,而且大行其道。拒绝公布官员财产的背后,是官场腐败均霑、利益均霑,以便大小官僚“同舟共济”,共同守护这个贪腐政权。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