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岁失明 博士生另创新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1日讯】(中央社记者江俊亮嘉义县11日电)中正大学成人教育研究所博士生赖淑兰,在46岁时双眼全盲,但她仍不放弃希望,除了创办视障重建协会,还攻读博士班,希望学成后,能让所有视障者获得更多、更好的照顾。

现年56岁的赖淑兰,年轻时曾经担任东海大学校长秘书,夫婿是公职人员,俩人原本拥有令人称羡的工作与美满家庭,但她却在46岁时完全失明,一下子掉落黑暗的无底深渊。

“当我看不见的时候,就想着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赖淑兰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决定开创她“与黑暗共舞”的人生。

其实,赖淑兰失明后,从外表上看起来,与一般常人无异。她说,26岁那年,被医师诊断出罹患视网膜色素变性,当时医生曾警告她,可能会在50岁左右完全失明,但因当时无异状,生活也如常,因此不以为意。

直到43岁那年,赖淑兰的视力突然恶化,初期感觉视野逐渐变窄,眼睛对黑暗的适应能力也跟着变差,由于无药可医,视力只能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恶化,3年之后,她已完全看不见。

她说,刚病发的时候,同事都说她走路小心翼翼,好像怕踩到蚂蚁,脸部表情也很僵硬。由于视力恶化的程度,让她无法继续工作,在害怕失明的同时,也担心工作不保,只好选择提前退休。

赖淑兰说,原本幻想退休之后,能过着打高尔夫、打牌、打屁的“3打生活”,想不到提早退休后,却变成了等吃、等睡、等死的“3等人生”。

但是,个性好胜的赖淑兰,却不愿这样老死在家中,她开始向外寻求生活上的协助,除了进行定向训练之外,也学会使用盲用电脑及输入法。

她说,一般人多认为,盲人就应该要会点字、学按摩、戴墨镜,但她决定要突破这个刻板印象,她学习使用盲用电脑、继续升学、不戴墨镜。

“中途失明者,几乎等于所有事都要重新来过。”赖淑兰说,国外提供中途失明者相当完善的治疗与咨商系统,然而在台湾,中途失明者想要学东西,却不一定找得到老师。因此她决定到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所旁听,后来考上同一研究所。

研究所毕业后,赖淑兰结合医师与老师的力量,创办视障重建协会。在经营协会过程中,她觉得所学仍不足,于是决定继续深造,终于考上中正大学成人教育研究所博士班。

赖淑兰表示,她希望藉由学习成人教育,为成年后失明者,量身订做一套课程。更希望盲人不再只是被动的接受他人帮助,也希望未来能仿效国外,让视障者在生活上能获得更多、更好的照顾。

从被诊断患病到失明,走过30年漫长岁月的赖淑兰说,“全盲并不代表绝望!”原本因全盲而失去的能力,也可藉由学习而重新获得,她希望往后能自在地与“黑暗”共处,走出人生的另一条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