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绍文:革命了 没解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讯】时下,“红歌”聒噪不息,这种政治性的“艺术”——真糟蹋了“艺术”这个词!——所直奔的主题就是“永远跟党走”。这个主题中,贯穿着一个毫无矫饰的逻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实事求是地说,这个逻辑也确实无须矫情,毕竟,今天中国的现状确实是在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一场革命运动中形成的。问题的关键是:革命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把“革命”与“解放”作为一对关联词来使用,似乎革命的应有之义和不言而喻的结果就是“解放”;而1949年则是这个所谓“解放”的界碑,所有宣教材料动辄言称“解放以来……”云云。其实,对“革命”与“解放”的这种稀里糊涂的“拉郎配”是经不住政治伦理的考量的。

无论马克思主义还是非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学说就“革命”一词的诠释存在多大差异,但有一点则是不存异议的,即:政治革命就是以暴力推翻一种政治制度或颠覆一个政府,从而建立一个新的政权或者政治制度。毛泽东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脍炙人口的语录,以不乏赤色幽默的口气道出了他对“革命”的理解:“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作为革命——破坏之天才的毛泽东及其中共,确实以出类拔萃的大手笔执导了一场革命大戏,不仅颠覆了同样是靠革命起家的国民政府,夺取了政权,而且创建了一整套在中国两千多年政治史上前无古人——但愿后无来者——的极权政体。这个政体用我们所熟悉的宣教说法是“人民的选择”,其依据是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就不可能有革命的成功。然而,历史的基本常识告诉我们,尽管普通大众出于自我生存的欲求往往能够热情洋溢地参与革命,但是,革命的发动、革命的成败、乃至革命成功后的政权建设却无一例外都是取决于一小撮革命精英——或曰职业革命家——的政治构想、政治动员和政治操控;大众参与革命,没有多少人是出于政治信仰,绝大多数人是出于对物质欲求的满足,比如中共当年就是以“分田分地真忙”动员起了广大农民参与革命的热情。

简单地说,任何革命,脱离了大众的参与便毫无成功的可能; 但决定革命方向、革命进程、革命成败的因素,却百分之百地是那些所谓职业革命家们。正因如此,革命成功后所建立的政权,也就顺理成章地被纳入了职业革命家们的“职业”范围,而大众对于建立什么样的政权形式是没有选择权的。大众在革命中所获得的唯一荣誉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么一句毫无实际意义的空话!

既然对革命后的政权建设没有选择权,甚至连革命时期的政治参与权也被剥夺了,那么,革命给大众带来的就不是什么“解放”,而是更加严酷的政治控制;这种控制的冠冕堂皇的说法就是:为了巩固来之不易的人民政权。但是,悖谬立即就出现了:为了巩固人民政权,就必须控制人民!在这样一个政治逻辑下,任那些玩弄政治辞藻的人们用任何一个语种恐怕也难以对“解放”的含义自圆其说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以“永远跟党走”为主题的所谓革命传统教育,其本质内涵恐怕也就只能是“永远被控制”了。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