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中国经济改革当临危发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讯】8月6日,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降至“AA+”,并继续维持评级展望负面。这是美国历史上百年来第一次丧失3A主权信用评级,也是比“9·11”波及面更广、影响更深远的全球历史事件。8月8日《青年时报》陈季冰文章认为,由于美元是事实上的全球储备和结算货币,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二战后形成的整个世界经济的支柱已经摇晃。

尽管标普对错仍有争议,但无可争议的事实是,尽管七国集团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但专家普遍认为,全球经济很可能陷入全面衰退,中国货币政策也有可能面临微调。“末日博士”、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也认为:避免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或许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好的办法是让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引入新的短期财政刺激,同时承诺在中期实施财政紧缩。

作为世界最大的美元债权国,中国显然在风暴中成为最大受害者。中国持有的1.16万亿美元国债面临账面损失。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曾多次公开警告,无论是美元贬值或美债评级下降,都可能导致中国投资美国国债的账面减值达20%至30%。(8月8日《新京报》)

新华社呼吁“美元的发行应该受到国际监督”,并称中国“绝对有权利要求美国应对其结构性债务问题,保障中国所持美元资产的安全性”。文章中开篇说道:“债台高筑的山姆大叔能够从容挥霍无止境海外借款的日子似乎不多了。”8月9日FT中文网则指“中国纵容美国寅吃卯粮”:“中国指责美国没有‘量入为出’的观点很难反驳。但若没有慷慨的毒贩,瘾君子本不至于如此上瘾。中国的慷慨并不是造成全球金融危机的原因,也不是美国监管部门忽视次贷风险的原因。但中国的所作所为的确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中国对于美国债务无止境的欲望,是其扭曲的汇率制度的直接结果——中国凭借其扭曲的汇率制度,大举购入流入本国的外汇,以此压低人民币汇率,接着再用外汇投资美国国债。中国央行的学术顾问夏斌在他的微博上表示,中国‘必须追求人民币国际化,这是必然的选择,也是无奈的选择’。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成员余永定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也称,作为美国国债最大的海外持有者,不管美国出现债务违约还是评级下调,中国都将蒙受巨大损失。中国必须认识到,不能再投资于发达国家的纸面资产了。央行必须停止买入美元,并尽快将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权交给市场。”

中国的损失不仅仅在于债权,更在于国内的市场环境。股市信心将再遭重创。周一的A股市场一天蒸发超万亿元人民币。黄金和大宗商品价格将继续攀升。全球通胀压力进一步增加。如果海外市场长期表现不佳,很多民营企业日子更难熬,可能会选择退出实体经济,转而进入虚拟经济,流动性(包括赌人民币升值的海外进入的流动性)增加,资产价格上升。物价楼价调控更困难了,更加举棋不定:坚持调控,经济收缩加剧;放松调控,资产价格报复性反弹。从中也更加可以看出,政府不是万能的。

不仅是调控的左右为难,更需要改革的是由外向型依赖向内需型经济的转型,以及把政府支配经济的权力还给民间,让民间自我抵御世界经济的风险,比政府只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安全。路透中文网(博客、微博)文章也认为,美债问题木已成舟,中国应摆脱束缚,加快自身经济改革:“需要自问的是,对于以往将经济增长放在首位、甚至到了牺牲国内资源和民众福祉程度的发展模式,如今是不是该结束了?”

浙江财经学院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院长谢作诗说,作为一家美国的公司,标准普尔公司可以在大选在即的时候,降低美国国家信用等级评价,能够在奥巴马尖锐批评、白宫认为毫无依据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独立判断。这个国家,虽然问题重重,但是你不能小瞧。人民币无法超越美元,因为货币的本位是制度。又说,(我国)地方融资平台10万亿元(有说14万亿元),铁道部2万亿元,水利、电力有没有?多数会成为坏账,要靠发钞票来买单。只是这些钞票不但未必能进你我大众的口袋,反而要你我大众掏钱(货币贬值)来买单。都在借钱,都要发钞票。不同的,是美国发钞搞高福利,中国搞“建设”;美国借了中国很多钱,中国则借自己的钱。

文章来源:《和讯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