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胡温纠结十八大不知大难将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讯】就在温州动车惨祸震撼全国的近半个多月里,中共9位政治局常委却集体失踪,窝在北戴河(除温家宝和贺国强偶有露面),为明年十八大的权位分配斗得不可开交。

胡温在这一轮交易中明显占上风。胡温握有江死定和赖昌星遭遣返这两张制胜王牌。江已经死定使江系人马惊慌失措,纷纷另寻新主。周永康和薄熙来急忙向胡或习近平暗送秋波,表达改换门庭之意。胡趁热打铁,以极快的速度与加拿大达成协议成功遣返了赖。这一招对三个现任常委(贾庆林、习近平、贺国强)和原江的大秘贾廷安具强大震慑作用。

胡王牌在手,但引而不发,用以招安纳降,发出安抚、稳住和分化江系的信号。贾廷安是江的心腹,与赖的关系很铁,在李纪周和赖出事前向赖通风报信。赖东窗事发之后,大贾(庆林)和小贾(廷安)在江的保护下逃过厄运,继续升官。贾庆林升为政治局常委,而非军人出身的贾廷安接连升几级,出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晋升中将军衔,后任总政治部副主任。一般认为,胡挟赖在手,可轻而易举地搞掉贾廷安。但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胡却在遣返赖的当天擢升贾为上将。此举意思是投降不杀,或可升官。

果然,胡的这着棋有了效应。从北戴河传出消息,贾庆林已经放弃了提名自己接班人和提名自己分管的三至四位省委书记和若干中央委员及省长、 部长的权力。也就是说,在赖的人证威慑下,出于保命,贾已顺从听话了。另一位常委,现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据说临时把中纪委成员全部召集到北戴河商讨对策,可见内心十分恐慌,忐忑不安,俯首就范的可能性很大。至于目前翅膀未硬、与江若即若离的习近平,在新的胡江力量对比和赖的人证威慑下,向胡靠拢的可能性增大。

温州动车惨祸是中共好大喜功、草菅人命的结果,胡温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撞掉的两列“和谐号”动车是对胡的“和谐社会”的莫大讽刺。民众对见死不救的铁道部和封杀真相的中宣部非常愤怒。胡温籍机打出“救人第一”口号(实际根本没有实现)与江系铁道部和中宣部撇清关系。民怨集中指向铁道部及其背后的张德江和周永康,指向中宣部及其部长刘云山和主管中宣部的李长春。动车惨祸中民意所向对江派常委周永康和李长春十分不利,这成了胡打击江派的又一口实。

从目前迅猛推进的局势看,胡温虽然得意于权斗天平的有利倾斜,但如果胡温只是热衷纠结于内斗和十八大权力分配,这将危险至极,一场大难将至,因为他们并没有下车,还都在中共这趟列车上。就在胡温盘算十八大卡位战的胜利成果时,解体中共的洪势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超过一亿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庞大规模袭来。中国已到了这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转折关头。

中共智囊张木生曾哀叹说:“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他说:“再有一年多就该交班了,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绝不作为。我们现在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张的意思是说,胡温也知道中国要发生巨大动荡,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把炸弹传给别人,这样自己就没事了。

如果这真代表了胡温的想法,则说明胡温在自欺欺人。中国即将进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纪元。这意味着中共政权随时都会崩溃。届时所有所谓坚定的中共党徒都逃不脱被清算的下场,胡温绝不可能置身度外。胡温如果“绝不作为”,或只是忙于权斗,就绝不可能逃脱这场对江和对中共的大清算。

胡曾多次提到亡党的忧患。温也多次谈到改革的艰难。但至今胡温可能还未真正意识到:党是无救和必亡的;改革只是一厢情愿的梦幻;而他们自己正在面临着性命攸关的选择。中共的灭亡就在眼前,也许根本不会有什么十八大。胡温要么加入“三退”大潮,要么被历史潮流淘汰。胡温必须在解体中共大潮到达之前作出选择。

历史的发展把胡温摆在解体中共最有利的位置,决不是让其热衷于党内权力安排,让其享受权势和安度晚年,而是为了让其兑现自己史前的承诺, 是为了让其有一个自救和救人的机会。7年过去了,胡温在最关键的清算江和解体中共上仍无所作为。如果今天在江已不能理事、力量对比已非常有利的情况下,胡温还不能公开清算江和中共,还不想制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那么胡温就没有理由不承担罪责,与江一起成为千古罪人,遭受严厉的惩罚。

如果说,胡温现在的权力斗争是在为清算江和中共做铺垫,这将是胡温避开劫难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说,胡温多年来对江的忍气吞声是一种“大智若愚”或“韬晦之略”,在这最后的关头胡温仍稀里糊涂,则将是真正的愚蠢,实在没有任何借口为其陪葬江和中共而辩护了。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