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哪里有事故哪里就有中共黑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讯】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总是在变化著,有的是突然的巨变,有的是在不知不觉中变换著,其实每一种改变之后,只要我们能够拿出几分钟的时间去加以思考,不但可以使自己变聪明了,思想也逐渐开朗了,见识增加了,慢慢的就摸到了事物发展的规律。其实这也是自我提高修养和学识见解的一条必由之路,说的再明白些,那就是从井底爬到井口,再跳到井外的过程。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是吸取前人的经验,行路则是扩大视野,有所发现、有所创新。孔夫子说,学而时习之,多数人的解释是一边学习新知识,一边还要不断的温习学过的知识。

孔夫子从来不打算把人们变成书呆子,或者是蛀书虫,而是要人民一边学习,一边去实践实习。行万里路也好,实践实习也好,都是为了不做井底之蛙,提升自己的学识道德的修养。于是才可以遇事不乱,处乱不惊,仅此一点,共党们是望尘莫及的。

这几天埃及的法院审判前总统穆巴拉克,铁栅栏的后面,穆巴拉克是脸色苍白的躺在了病床上受审,周围被狱警和护士们监视着。其实不过才两三个月前,这位穆巴拉克在办公室,在电视屏幕前是一脸仇恨,坚定的下令,要军警出动屠杀镇压所有反对独裁政权的抗议民众,几百几千抗议民众就死在他的命令之下。

共党也得意洋洋的播放这些新闻,无非就是要让中国人民知道,反政府的下场是什么。但是人性与兽性,人类与匪类,在思维形式上,从根本上是完全不同的。以杀人的罪行去求得自保,根本是自保不得,反而激发了更大的民愤。

知道末日来临的穆巴拉克又想去利用人类人性中的怜悯和宽容,祈求人们给他和他的老婆、孩子们一条退路到外国去隐居,安度残年。但是被大屠杀、大镇压激怒了的民众拒绝了他的祈求。时光如流水,才这几个月,穆巴拉克一生贪污的五百多亿美元被归还给了埃及人民,本人及其帮凶、帮闲们受审,埃及人民把自己从独裁专制下解放了出来,步入了世界民主的大家庭。

在世界人们的眼睛里埃及人民是英雄,世界人民为此而高兴。共党恐惧封锁新闻,中国人民可能不知道,穆巴拉克现在的下场,或许还以为穆巴拉克的政权是固若金汤,隐喻著共党政权虽然是提不到固若金汤,但是再强撑上几年,或许问题还不大,这就是在恐惧中的共党所能祈求的最大巴望。

但是温州撞车一事,共党们是手足无措,草菅人命,前后言辞的自相矛盾,漏洞百出,言语含糊,急于了事等等行径,公开且又毫无掩饰的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于是有个网站就再次提出,悼念撞车事件死难人员,继续中国的茉莉花运动。

有人认为共党政权是推翻不倒的,有人认为个人的能力是太渺小。记得几十年前曾经看过一本书,书中有一句话说是,第一个去尝试着吃西红柿的人是英雄。当时我为这句话震惊不已,估计各国都有烹调西红柿的名厨师,但是如果没有这位试着吃下西红柿的英雄,也就不会有这些名厨师了。

埃及人民是不屈不挠,团结一致的抗争胜利了,埃及人民是英雄,是所有极权专制独裁政权下,挣扎著的人民的英雄。那么十六亿中国人当中难道会是没有英雄吗?西方各大电视台前几天都报道出了,新疆和田的街头全副武装的军警林立,挨家挨户的抓人打人。

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和田和喀什都发生了大屠杀,原因是不久前据共党宣传说,有维吾尔人冲进了派出所打死打伤了几个警察。共党说这些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如果这几个人确实是恐怖分子的话,那为什么要对维吾尔人进行大屠杀呢?又要封锁全城呢?这就是一个恶毒的给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说所有的维吾尔人都是恐怖分子。

从这个逻辑上还可以进一步推论为,维吾尔族人信仰伊斯兰教,回族人也信仰伊斯兰教,既然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是恐怖分子,那么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人也是恐怖分子,于是中国大陆就有六千多万恐怖分子,而全世界则有十亿的恐怖分子,这样的推论能站得住脚吗?

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了,在以后的年代里出现了四大教派,佛家讲禅宗,他们就是栖霞禅宗、灵岩禅宗、玉泉禅宗和天台禅宗。而天台禅宗后来传到了日本。再加上后来藏传佛教的大乘佛法,以后也出现了红与黄两个教派。

伊斯兰教也是同样在流传于世的这一千四、五百年间,也分成了大小不同的教派。而其中以本拉登为首的原教旨主义的教派是主张以恐怖手段对付人类的文明和进步的。所以各国在谴责恐怖主义罪行的时候,都要清楚的说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因为反人类的恐怖分子在十亿的伊斯兰信徒之中,所占的比例是极少极少的。

维吾尔是现代的称呼,古称是突厥,是从土耳其迁徙进入新疆的一支,他们至今仍然自称是突厥,由于东迁到了新疆,所有自称是东突厥,或者是东突厥斯坦,这也表现出他们不忘自己的根。

土耳其是伊斯兰国家,但确实没有原教旨主义这个教派,所以在十年的反恐战争之中,土耳其也是坚定的站在了反恐怖的立场上。那么本身同根生的维吾尔族人怎么会成为了恐怖分子了呢?

据我所知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原教旨主义者,这至少可以说明维吾尔族人不是恐怖分子,至于袭击派出所,打死打伤警察,我相信事情的实质和真相,那是和杨佳先生手刃十个警察的情形是一样的。

杨佳先生冲进了警察办公楼,手刃了十个警察,那不是恐怖主义的行径,而是上海警察先打伤打残了杨佳先生,而后又拒不认错,企图是打了白打,草草了事。杨佳先生是讨不来个说法,于是就给作恶的警察们一个说法,那么几个袭击派出所打死警察的维吾尔人想必也有这大同小异的原因。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也会这样想,凡是当官民冲突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就占在了民的一边,并且确认是共党的官欺压了民。凡是老百姓个人与共党的公务员或军警发生了矛盾的时候,我也会立时站在这个个人的立场上,确认并肯定这个人是被公务员,或者军警欺辱了。

这倒并不是因为我恨共党,于是共党就都不好,本人也曾是共党所说的那群所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花朵们中的一朵,对共党的认识也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的。共党的所作所为在我的这张白纸上所出现的,那就是撒谎、骗人,实事原本是如此,以及到不满不平,愤怒,最后到痛恨。

这正是共党自己把我一步一步的引向了痛恨共党的立场上。从小就看惯了北京的警察那副自以为是、蛮不讲理、好占小便宜的德行,共党的大小干部们语言无味,面目狰狞,见利就占的情形,也实在是见得太多太多了。

北京尚且如此,那么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共党机构的情形也就可想而知了。杨佳先生,邓玉娇小姐杀警察、杀干部是有原因的,所以被民众称为是英雄,而这几个冲进派出所杀警察的维吾尔族人,也必然是有原因的。

共党是又封网,又封锁消息,不让人们知道这个原因,那就足以证明这个原因是一定会引起民众的同情、愤慨,也足以再次暴露共党兽性匪类的嘴脸。于是冲派出所杀警察的事,那就又会成为一个令民众拍手叫好,大赞英雄的效应了。

真的是要感谢互联网的发明,不但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而且使得这个世界上的极权者们,独裁者们、专制者们,所有的行径和嘴脸暴露于世。疲于奔命的封锁信息 ,其后果那就如同共党养著几千万作思想工作的党棍们一样。六十多年了,民众的思想从来与共党所想是和不了辙,也压不上韵,反而最后走上了对立。

共党也知道自己是个烂透了的政权,统治的成本又高,而统治的能力是一天不如一天。有人说共党改变了,现在允许人们说话了,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现在许多话都可以说了,言外之意似乎是共党的党恩浩荡,赏赐给民众一些自由了。

其实是共党屏蔽网络,也和以前统一人们的思想是一样的,都是根本就无法办到的,所以共党也只能是假装出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其实是在忍受着被动的挨打和挨骂。

就以七月二十三日温州撞车发生以后,共党当局的一切做法都令人们感到是疑点多多,可是共党始终就是派不出一个人,说出几句能够让民众们信服,或者使民众们感到多少还合情合理的话,所以民众的质疑、指责、讽刺、谩骂的评论和话语就铺天盖地的出来了。

共党一贯是垄断话语权的,这种局面是被彻底的击碎了,这既不是共党的恩赐,更是共党最恨和最怕的事情,只是由于共党毫无办法,毫无能力,所以是只好忍受。

网上有一段贵州电视台主持人先生对铁道部的直率的严厉的批评,这位主持人先生说,在你道貌岸然、温文尔雅的面对镜头作出承诺的时候,有多少可耻的、臭不可闻的、血淋淋的、赤裸裸的腐败。这样一针见血的批评,如果是在十年前进监狱是无疑的,如果是在三十年前送了命都是有可能的。

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仍躲在延安的共党,那就是因为王实味先生写了一篇题为“野百合花”的文章,于是就砍掉了他的头,又把他的尸体丢进了枯井里。于是就有人担心这位主持人先生会被共党报复,但是大多数的百姓们相信是不会的。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共党今天已经成了秋日的落叶死之将近,或者是秋后的蚂蚱蹦不动了,这就是共党在六十年的时间内的变化,是属于那种不知不觉中在变化,失去了权威、失去了诚信、失去了民心、失去了合法性,最后到了今天万夫所指的过街老鼠的地步上。

主持人先生的这段话是极有根有据的,前不久看到了揭露铁道部的一个叫做张曙光的局长,在美国和瑞士的银行里竟然存入了二十八亿美元的私人存款,一个月不到,温州就撞车了,两百多人死于非命。交通运输出事故,哪个国家都有,在这个世界上也可以说是天天发生。

但是唯独中国大陆不同,这不同之处就在于事故的背后都有共党贪腐的这个特色。楼倒、桥塌、路垮、水库漏水是堤坝崩坍,大小的矿难,哪一件事故的背后没有共党的这支黑手呢?亿万富翁哪个国家都有,加拿大有两个拥有几十亿资产的家族商业,一个是经营了三百三十年、十几代人的努力奋斗才到了今天的规模;而另一个是经历了近四百年的努力,但是在不到十年前,这个家族还是破产了。

共党们究竟是有何德何能,从一个穷光蛋一跃就成为了亿万富翁,只不过需要几年、或者十来年的时间,其特色就是公权利私有化,然后以权力出租换取私人财富,再利用权力是到处伸手,层层扒皮,外加贪污和抢劫。

一场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特色彻底的暴露于世。由此不难想像共党们贪污了多少工程款,而震后二十天,海内外华人为灾区捐款四百四十亿,一年之后被揭发出来,其中的百分之八十被层层共党们贪污掉了,仅此一笔贪污巨款就能够成就出多少个共党的亿万富翁。

二十二年前的北京民主运动期间,没有人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可是今天杀共党狗官,炸共党政府大楼,为共党立坟墓的事情是比比皆是,而且民众还见怪不怪,这同样也是国人民众们在事实面前经过反思,逐渐的认透了共党兽性匪类的本质。

即便是那帮犬儒、五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们想要帮助共党重建威风,收复民心,可是首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拿什么去取信于民呢。无论从哪一方面,共党都已经输得血本无归了,正如东北农民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烂泥是扶不上墙的。

就是这两天又看到了一则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政府,为了侵华日军中的满洲开拓团的死难者们,竟然花了七十万元建立纪念碑,又花了七百多万元修建了一条通往纪念碑的道路,每年为此还要花费二十万元的维修保养费用。

而最近还打算出资一千五百万元,拍摄一部叫做满洲开拓团的电视剧,同时还要求所有的商业店铺的招牌上,必须用中日两国文字,而日文还必须要达到百分之三十以上。当地共党政府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反省历史祈愿和平,而知情人士透露说,是黑龙江省政府为了吸引日本商界投资这个目的。

此一做法遭到了民间和学者们的一片指责。为了GDP和所谓的政绩,竟然是不顾国耻,那十四年的抗战究竟该反省的是谁?和平是靠祈愿能够得来的吗?没有国军的浴血奋战,恐怕至今日本人仍然还在中国。

有网民评论说这个政府竟然下贱到了这个地步上,为什么不建个靖国神社拜一拜呢?网民们的这些评论是十分说明问题的。共党为了招商,竟然强迫中国人忘掉历史规划日本。那么共党所说的是共党领导的抗战的话,就实在是令人无法相信了。

日本政府为了死于侵华的军人们,为他们一个一个的立了神主、牌位送进了靖国神社,朝野是年年祭拜。中华民国政府为了三百六十一万捐躯的英灵们建立了忠烈祠,一个一个名字的刻在了石头上,接受后人的缅怀。共党的抗日烈士的灵堂又在哪里呢?英灵们的神主、牌位、姓名又在哪里呢?

据当地网民们揭露东北抗日联军英烈的坟墓早已是荒芜了,许多已经是找不到了。既然共党说出了要反省历史 。本人倒认为是件好事,那就让我们从抗战开始到内战,再到韩战,从五十年代到现在,对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共党不反省人民要反思,最终求得自我的解脱和解放,义无反顾的推翻这个政权,把自己的国家从极权下解放出来,步入世界这个大家庭。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