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新闻发言人 走不出的尴尬处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讯】在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上一夜成名的王勇平,他的语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成为火爆网路的流行语。自从2003年以来,大陆的国务院专门办班为各部门培训新闻发言人。但是专家指出,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在谎言体制下注定处境尴尬。

据报导,王勇平来自于号称“黄埔一期”的资深发言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史安斌,曾担任2003年国务院主办的“全国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主讲教授,他认为,王勇平在新闻发布会上面临的困境,正是目前中国发言人现状的集中体现。

随着中国社会矛盾冲突频繁爆发,中共当局开始在各部门设立新闻发言人。去年中央和省级政府新闻会就达到1700多场。而这些发言人却往往不能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成为作秀的花瓶或者替罪羊。

《人民网》引述网民观点,把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形象做出分类:比如,无可奉告型,大包大揽型,照本宣科型,自我辩护型,报喜不报忧,恼羞成怒型和感情错位型。

报导说,有的新闻发言人面对记者的提问三缄其口,口头禅都是“无可奉告”。有的发言人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堵枪眼,转移视线,替人受过,大包大揽,有的发言人事先准备好台词,不分场合不分对像照本宣科。而有的官员恼羞成怒的反问记者“你是哪个单位的”、“你在替谁说话”,人们也经常听到。有的新闻发言人本末倒置,在重大伤亡现场不首先公布人员的伤亡,而是大谈救援人员的英勇行为,大谈领导重视、措施得力。

报导还引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王君超的话说,网路使新闻发言人面临极大挑战,微博等新型媒体工具可以实现“所有人面向所有人”模式下的“协作传播”,从而挖掘事实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发言人如果不告知真相就会漏洞百出。

北京学者彭定鼎指出,当一个掩盖真相的发言人针对越来越开放的媒体和公众质询的时候,只能是言不由衷,笑料百出。

彭定鼎:“指鹿为马,东拉西扯,转移话题,穷凶极恶,恐吓威胁,就是不能说真话,就是不能说事实。这个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中国这个体制培养的发言人就是要颠倒黑白的。”

王君超认为,新闻发布会的社会效果,永远只服从于一个原则,那就是:尊重事实,告知真相。一场虚假的言不由衷的发布会,无论包装得如何堂皇,无论取得如何立竿见影的瞬间效果,都只能是浮云。

前《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指出,中共当局赋予新闻发言人的角色注定他们走不出困境。

黄良天:“他们只不过是演戏给公众看。不是把内部的东西剥开让公众看。不是让公众知情。而是怎么样把这个事情掩盖的更好。政府和政党赋予他们的使命就是这样。所以他们没办法做到实话实说。没办法说真话。”

大陆文化评论家叶匡政指出,中共把新闻发言人作为“危机公关”的工具。但是危机公关的首要重心是“公布真相”和“尊重生命”,中共却不可能做到。

叶匡政:“中国基本上政府意识形态的空洞化,导致他整个语言体系是一个谎言体系,就是国家谎言体系。导致新闻发言人面临的困境。”

中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于2008年5月1号实行,许多地方都建立了新闻发言人制度,公布了发言人名单和电话,但往往这些电话无人接听,甚至新闻发言人成为某些政府官员拒绝媒体采访的盾牌。

新唐人记者秦雪、李若琳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