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疑似特首”混战戏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讯】拜英国统治香港一百年之赐,让香港有华人社会最完善的法治,与对人权的尊重。例如在治安事件中,即使已经抓到明确无误的犯人,但在宣判他有罪以前,还是一律被称为“嫌犯”。媒体在报道作案过程时,不会点名某某某做什么事情,而是“有人”做什么事情,因为这个人还是疑犯而不应点名。

但是这样一个“疑犯”,现在居然被用到还没有被正式“宣判”(推选)的“特首”,实在是香港媒体的大发明。这对特首是褒是贬,当然也尽在不言中。这些人,想做特首已经到了心猿意马的程度,却又无胆公开表示,还要揣测北京的态度,因此他们也就够不上“特首参选人”的资格而只能成为“疑犯”了。

范徐丽泰刚要起跑就受创

由于明年要在小圈子里选出新的特首,笔者在前两期曾经就特首竞逐的态势做出评述,当时的“疑似特首”只是在暗中竞逐,没有公开交锋,但是由于时间越来越逼近了,而中国官方还没有公开表态由哪一位出任才合他们心意,因此“疑似特首”们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除了争取民意,更是要讨好党意。例如原先还被视为“黑马”的现任全国人大常委、前任立法会主席的范徐丽泰,为了补回起跑落后的损失,不能不发表惊人之语来吸引北京注意与试探北京反应,因此五月下旬她在接受访问时声称,下届特首面临的诸项挑战中,有一个就是为二十三条立法。

二零零三年,特区政府为国安条例、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因为民众的强烈反对引发五十万人游行,导致保安处长叶刘淑仪下台,不久特首董建华也以“足疾”为名下台。中方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也由于不论中国还是香港,贫富差距扩大,社会动荡,香港也就更须用国安条例来威慑民众,为二十三条再立法也就日益成为北京的迫切问题。范徐丽泰身为“京官”,与中国官员有密切接触,自然了解北京的想法,所以提出这个问题,讨好北京,心意甚明。然而这个问题在香港太过敏感,范徐丽泰的言论引发强烈反响,于是她又改口风说,她是提出问题而已,并非如此主张云云。

不料就在六月中旬,特区政府为迎接今年区议会与明年立法会议员的选举,要修改选举条例中的替补机制,也就是如何处理立法会议席出缺情况。根据以往规定,补选就是。但是因为去年出现部分泛民议员的五区总辞,以补选进行“变相公投”,惹怒北京,特区政府为了堵塞“漏洞”,以节约公帑为名来修例,规定不必补选,而由票数第二名的候选人自动递补可也。由于拿第二名的必然是这个议员的对立政党,无疑是借此来打击泛民,而且事先没有进行咨询就要修例,引发民众强烈反对,被视为是“小二十三条”,今年七一游行达到二十二万人的规模,仅次于二零零三年要为二十三条立法的那一年,这是重要的原因。可见因此也重创要为二十三立法的范徐丽泰的形象。

唐英年偷步还养“五毛”

范徐丽泰这匹“黑马”还没有正式起跑,已经伤痕累累。人们更以她年纪太大(六十六岁)为理由,反对她出选,以致她还没有起跑就表示如果出任特首,只任一届。范徐丽泰出生于上海,老爸是当年上海纸业大王,是青帮头子杜月笙的得意门生。如果不计其他因素,这个出身与家世,应该是当今执掌中国最高权力的“青(年团)(曾庆)红帮”所可接受的。

除了范徐丽泰,呼声最高的现任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也遇到一些麻烦。除了与范徐丽泰类似的背景与家世外,他的最大优势就是现任政务司司长的职务,除了媒体聚焦以外,就是有不少的行政资源。但也是这点,处理不当,违背行政中立的原则(这点是英国人留下来的珍贵遗产),就反而成为他的包袱。

五月底,前政府资讯科技总监葛辉大爆“上网学习支援计划”招标黑幕,也就是政府明益的互联网专业协会部分要员,涉及“亲疏有别”的利益输送而酿成风波。事关网路,事件发展到六月上旬,唐英年更被媒体揭发“偷步”参选,也就是没有辞职就利用公务员的人力(他的新闻秘书及政府新闻处中文编辑)架设他的选举网站,宣传他的竞选纲领。

不但如此,唐英年竞选团队的网络活动,还被揭发,除了在网路监察讨论热门话题外,还要制造议题,甚至被发现其中的两个名字,是近年在讨论区中不时贴出唱好唐英年的言论,又曾为他的失言辩护,这是网友俗称的、也是被鄙视的共产党的网路打手“五毛”(形容为主子上一帖就得五毛奖赏)角色。唐英年,至少是他的团队低格到这种程度,对他的形象造成相当损害。于是他转趋低调。这反而引发两个“疑似特首”的梁振英与范徐丽泰的隔空交火。

梁振英四面受敌忙于招架

七一大游行,显示政府威望极度低落。这是出马宣扬自己政见的最好机会,因此除了唐英年受累而闭口外,范、梁都活跃起来。进入七月中旬,范徐丽泰就不点名批评有人成日公开品评社会问题,讲好多市民喜欢听的话,但讲得出并不代表做得到。谁都知道,矛头指向梁振英。梁振英也反唇相讥,指有的人成日回避评论各种问题,又缺乏班底,民望高都没参考价值。梁振英还表示,自己的民望已经节节上升。在出席“香港管治之道”研讨会时,他还大谈管治理念,建议要下放权力,并指下届政府应重点处理政治与经济上几个热点,俨如特首候选人发表施政大纲。

七月十五日,在立法会的答问大会上,特首曾荫权说,不同人士对施政持不同意见是正常事,他相信有公职身份人士在评论施政时,会考虑自己身份及影响,他尤其指出:“特别是距离选举期还有一年,他们发表的言论,是为了建立政治形象,即俗话抽水,还是实事求是,我好相信市民是心中有数”。这显然在骂有行政会议召集人身份的梁振英。他又强调,其团队理念是一致的,政务司长的言论,就与他在答问大会的开场白理念相同,也显示他在撑唐英年。

为此,梁振英也在他的网志反驳说,行会成员要遵守保密制度和集体负责制之余,也有责任参与社会问题的讨论,并且就市民关心的问题提出本身看法,实事求是的建议,并非批评政府。

这场混战,倒是有点选举气氛了。这在过去建制派内是少见的场面,除了表明特首威望低落,是否也说明,香港的建制派也不怎么把“中央”当一回事了?

再跑出“红马”曾钰成

对特首人选,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六月南巡时极力回避,但是回北京后,七月十一日在接见亲共的工联会访京团时,却提出未来香港行政长官的三个条件,第一是要爱国爱港;其次要有较高的管治能力,搞好香港经济;第三是需获得市民支持。这是要显示北京对香港的控制力吗?但这是废话。首要条件的“爱国爱港”,就是共产党的驯服工具,哪一个最驯服,当然由共产党来认可,也可见这个小圈子选举的虚伪。

而在争论不休的时候,《明报》在七月二十一日头条又捧出“疑似特首”的“红马”曾钰成,他是现任立法会主席,中共外围民建联的创党主席,对质疑他是否中共地下党员,他从来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的出马,让这场“疑似特首”的戏码更加好看了。

文章来源:痞客邦《林保华评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