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上网打游击-公民微博力对抗中宣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浙江省温州市发生铁路动车和谐号追撞事件,三节列车车厢由高架桥下坠下,四十人死亡,灾情惨重。事后调查肇事原因,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语焉不详,声称是雷击导致后车之刹车控制统失灵,一说则是后车的司机驾驶中打瞌睡,但外界咸认根本原因应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行开发和制造技术上的问题。事后的救难工作亦荒腔走板,分管交通的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给的第一道命令,是:“要抓紧清理现场,尽快恢复通车。”结果铁道部竟就地挖坑欲掩埋车头,意图毁尸灭迹。

铁道部草菅人命、文过饰非的行径,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媒体都看不下去,纷纷出面批判,网际网路之上微博有关新闻更窜流不断。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二十八日出席温州《七?二三铁路事故》记者会,指示政府“调查处理的全过程必须公开透明”,言犹在耳,次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随即连下三道指令,禁止新闻媒体负面报导与评论该事件,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二十四小时》因为批评铁道部,要求道歉,制作人王青雷还因而遭到撤职,近百家媒体编辑群起抗议中宣部,把被撤下的新闻版面贴在自己的微博或者索性让报纸版面开天窗,结果中宣部一日之内毫不手软,删除十万条微博,删网工作如同大屠杀,网路世界登时哀鸿遍野。

铁道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内的一个割据王国,有自己的公安警察、检察院和法院,再以专业为借口,在铁道经营上几乎完全排除外部监督,所以形成一个内部极度腐败的官商利益共生体。有中国高铁之父之称的前任部长刘志军,即因家族贪污一百二十亿人民币和个人拥有两位数以上情妇,为《维基解密》网站所曝光,而不得不下台。铁道部里面与高铁国际采购业务的二十八位高级官员,有十九人拥有海外秘密账户。有观察家最近在上海公布的铁道部资产负债表中,推估出铁道部至少负债两兆人民币,可以想象其中多少钱是因人谋不赃而被污走的。温州动车事件或许是出自意外,但铁道部的善后,绝对酿人祸,中宣部不仅在护短,也在公然与国务院和人民为敌。

不过,中宣部这一次的新闻控制显然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使自己同时卷入新闻风暴,成为继铁道部之后的另一个全球性政治丑闻里的主角。穿透中宣部新闻控制网路,而将温州动车事件的各种新闻向社会各界乃至境外媒体传播的力量,则来自人民,而其武器,叫做微博。尽管中宣部老大哥的耳目和鹰犬遍布中国大陆的天地之间,但人民和编辑们则纷纷用微博上网跟党国打起游击战来了。

微博即微博客,博客即部落格,部落格是使用程序包所经营的个人化网站,微博客则为一则以一百四十字为上限的短讯部落格,因为字数少,所以经营简易,可由手机随处更新内容,而在无线上网、平板计算机和智能型手机相继问世之后,由于数据输入已逐步由手写取代键入、无限和无线上网解决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更使网路的随时随地使用日渐成为日常生活需求的一部分,这些都使得人际的沟通媒介益加多元化,由之而发展出来的社会媒体也更见其分众化。微博之功能与《推特》(Twitter)类似,但因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国际性的社会媒体工具如《推特》、《脸书》(Facebook)、YouTube等在该国使用,又对于境外媒体设定严密的防火墙防止中国大陆人民阅览,再也对于其国内媒体进行新闻控制,所以使得信息饥渴的中国大陆民众,转而在博客和微博当中寻求知情权的实现与满足,这也就导致了这一类特殊的个人化媒体在中国大陆的畸形繁荣发展。

中国大陆几个重要入口网站,如《新浪网》、《人人网》等,均有提供博客和微博服务。艾未未、冉云飞、韩寒、杨恒均、翟明磊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知名的网路写手和社会意见领袖,我就亲眼看见杨恒均成天计算机不离手地写作,机动而实时地与他数以万计的读者互动。杨恒均在他的微博中写道“上午座谈,有人从网民对温州事件的反应总结出‘老百姓伤不起’,我则说,下次伤不起的可能是政府。若再不从制度层面改变政权与民众的关系,发展再快,出了人祸性质的灾难,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就是先例。中国人被政权伤害几千年,随着公民的觉醒,下一个‘伤不起’的可能就是政权本身!”掷地有声,发人深省。

众多演艺人员利用博客和微博经营粉丝社群更见其惊人的社会能量,《新浪?微博》高居关注度第二和第三名的就是我国的小S和蔡康永,其浏览人数累积各高达九百四十万和八百三十四万,现在我国任教的六四学生运动领袖王丹,也早就活跃于中国大陆的微博世界了。

温州动车事件虽然使微博震动北京,但微博的威力早就惊人地展现过,去年广东省深圳富士康公司员工连续跳楼事件,就是由微博引爆的,通过微博的庞大传播力量,诱使大众媒体跟进报导,一个新闻事件就可以跃进人们的视野,被记载进史页了。中宣部每天删博客和微博,其实是徒劳无功、白费心机的,因为网路上的帖子任凭如何删除,只要经过转贴,就都会在浏览器中留存镜相或快照,中东茉莉花革命之所以能以网路作为平台进行政治动员和讯息传播,就是因为这些讯息很难以防火墙完全阻挡。温州动车事件暴露出中共权贵和人民间的严重矛盾,也让人嗅觉到中共内部政治斗争的激烈。我们有理由相信,谁支持网路自由,谁就是站在历史的浪头、人民的一边。

民国一○○年八月八日父亲节三时
于台北市远东百货大户屋日本料理店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