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调:大连PX匆匆下马?(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讯】(新唐人记者朱智善、常春采访报导)8月14日,大连上万市民抗议福佳大化PX项目,当局出动军警镇压。港媒称,厂家与当局隐瞒市民、操纵舆论。游行队伍到人民路,大家高喊福佳大化滚出大连!到了下午,据报导,军警出动并封路,天黑前已经开始镇压。本台记者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环境污染问题的著名作家郑义,请看报导。

国际社会的正常理念

长期关注中国环境污染问题的著名作家郑义,就大连万人抗议PX事件向本台记者表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或者说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建这样的一种对环境会带一定的危害的这种企业,一般都是在议会里会有非常激烈的争论。”

郑义介绍民主国家在一般的情况下这种事情不会行成一种街头抗议。他认为,在一个民主社会里,每个阶层,每个地区,人民的利益都会通过他们的代表也就是说各级的议员和议会,要进行充分讨论和协商,那就是要看支持率占多还是反对的意见多,要对利益得失要有充分的讨论,然后最后形成一个决定。

“那么一般来说,即使有人反对,如果他获得多数赞成,那么反对的人就会有庞大的社会压力,你比如一个厂,尤其是大型的工厂,不管是核电站或大型的化工厂,它的好处是什么,会给当地的居民带来活力,带来增长,带来大量的就业,给政府带来税收种种方面,都是有积极的意义的。”

郑义还说:“它的坏处也是明显的,比如核电站和化工厂,它给环境造成现实的危害或潜在的危害,比如说核电站的泻漏和它的事故,还有化工厂的排放的污染,会对当地的空气、水、土地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在这种利弊都有的情况下,那么这个地区的各个利益集团或各个地区的人民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要达成一个大致的意见,如果大家认为这个化工厂建在我们的这个城市,那么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胜过它带来的负面的影响,尤其它的负面影响受到了法律的约束,也受到了审核建厂的所在地他们达成了这种带有法律效应的这种协议,比如他保证不会污染,他保证要遵守各种各样的环境法规,他保证要给当地增加多少就业,带来种种利益。”

郑义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多数人会支持,说是我们允许你建厂,在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位置,比如靠居民点比较远,在比如说利用价值不高的土地,这完全可能的,否则如果所有的化工厂都不允许建,核电站都不允许建,那在西方也就不存在这种东西了。但这里有一个前题,就是说他要经过充份的讨论,他必须要在各个社会利益集团之间,他取得相当大的程度上的共识。”

具有中国特色的化工厂势必会发生暴乱

那么在中国情况则恰恰相反,对于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争取老百姓的意见,因为从政府方面来说他们考虑的是政绩,比如说,这个经济增长有多少,至于说对负面影响比如带来环境的污染,给当地人民健康和农业各方面人身带来重大的伤害,这个一般是不太会考虑的。

郑义认为:“在中国常常会出现因为建这样的大厂在建的过程中或建成之后,有大规模的民众群体事件,这时老百姓都起来抗义,要求这个厂搬迁,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们在开始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争求过当地人民的意见,而且对当地人民的环境的影响,根本不考虑或考虑的很少,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得到什么利益,反而受到这么大的伤害,那么积累起来的这种东西,成为很强烈的社会情绪,当条件一适合的时候就会暴发,形成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我想这个在中国反而是一种通常的现象,我想大家都很明白,所以他是在制度上是非常不合理的。”

“一般的来说化工厂所排出的废水和废气对于环境都是有重大伤害的,不用说在中共的执法部门常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违反环境法规这种偷偷排放废水和废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甚至是跟厂方有某种程度的勾结。”

郑义还认为,在中国大型化工厂非常密集或者重工业比较密集的地区,受到污染的程度非常严重,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甚至那些村庄的老百姓,得很多呼吸系统的病,那个情况都达到一种很难想像的一种程度。

怪调:大连PX昨日匆匆下马

14号中共当局匆匆的答应大连的民众,把它搬到其它地方,那么这种决定是不是也欠妥呢?郑义认为,一个工厂,如果不是一个小工厂,一个中型以上的工厂,如果要搬迁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因为不等于是你盖了一个房子让你把它挪一挪,这是一个太大的事情了。

郑义:“要做出这样的一种决定,那显然是要经过充分讨论的,也不是说由某一个官员说一句话就可以办成的,我想更多的情况下,当地官员做出这样的一种承诺,我想是他们为了,现在要求案子先不要出什么亊情,反正不管怎么样,先把这次民众的抗议活动平息了,以后再说,至于说搬还是不搬,怎么搬,什么时候搬,那没有任何保证的。”

郑义还表示:“他答应的很轻巧,但是他要执行起来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本来这样的事情对市政府来说,他也要经过一个充份的讨论,而且应该和抗议民众之间他们也应该有一个讨论,否则就这样开口轻而易举的答应,本身他的可信度也不是很大的。”

郑义,1947年3月10日生,重庆人,中国当代作家、海外异议人士。六四事件后遭通缉,在大江南北四处逃亡,1992年至香港,翌年前往美国。 2001~2002年参与创办“中国独立笔会”(国际笔会中国分会),任笔会第一届副主席。著作:《老井》;《红色纪念碑》;《神树》;《中国之崩溃》。一直关注中国环境污染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