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铬渣弃置不当危及珠江水源?早有癌症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6日讯】近日网络曝光云南曲靖县五千吨剧毒铬渣废料被随意倾倒,造成水库严重污染。由于当地南盘江是珠江源头,从而可能进一步影响人口稠密的广东和港澳地区。这起迟了几个月才通报的重金属污染事件引发各地公众关注。

近日,一则“云南5000吨剧毒铬渣倒入水库,污水威胁珠江源头”的消息成为中国大陆网络热点。经过多家媒体记者和网民的曝光后,上周末当地政府对事件的通报称,有关部门及时在黄泥堡水库入口前方建了一座拦水坝,把近3000立方米受污染水拦蓄了起来,进行了还原、解毒处理,水质达到安全排放标准后排放。称该次污染对饮用水无害,只有牲畜死亡并未造成人类死亡。

而硌渣源头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解释称,与贵州三面燃料有限公司签订协议,要将5000吨铬渣运往当地铁厂做综合利用。运输司机为省运费就近弃置,目前两名卡车司机面临刑事指控。

三宝镇张家营村后山路边就有其中一个倾倒点,因雨形成70方的积水潭,今年六月有牲畜在此饮水而死,因而揭发了此次污染事件,该村村支书陆国良周一告诉本台记者:“拉到我们公路边一个沟,倒在里面,我们发现他倒垃圾,就赶他就去了别处。6月10号,下了场雨,羊和牛马喝了这个水死了,我们及时打电话给领导;另外黄泥堡那里有个坝塘上面也倒了,渗了一部分进去,环保局每天检测,快两个月了,几乎没有什么污染了。今天也给了牲畜死亡的两家的赔偿。”

对于六月牲畜死亡上报环保局,到八月官方正式通报这一延迟,本台致电该市环保局询问,工作人员回应是,受污染的只是一个小水塘问题很快就解决,从来未在南盘江水系验到六价铬超标:“从来没有影响过水源,我们一直检测南盘江水源从来没有超标,没有危害,而且珠江下游这么多城市环保部门一直检测,一直没有超标嘛!所以,网上有的媒体一些说法很不负责任。”

尽管地方坚称没有问题,舆论压力还是引起中央重视。中新网周一报导,14日,由国家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组成的专家组对曲靖的三宝镇张家营村、越州镇黄泥堡村,还有麒麟区铬渣非法堆放点进行了取样调查,要在评估后才能判定是否对南盘江水系造成水体污染。

越州镇黄泥堡村魏先生说,多月前该村已发现部分庄稼死亡,从近日舆论的关注才意识到金属污染潜在危害,他希望同类事件政府下次能够及时通报:“这些肯定应该知道,可以做好预防工作嘛!那个污水流到水库,水库的水已经排掉了,两个月前已经知道这个事情,周边一些农作物出现死亡,上面人下来调查,没有公告什么。现在新闻好像炒得很热,我看说那个化学东西好像对咱影响很大。”

和平化工有限公司号称亚洲最大的铬盐化工生产企业之一,厂房位于曲靖市陆良县西桥工业区,对比这起所谓中途弃置的意外,更严重的污染似乎在该厂所在地。 《南方都市报》记者刘伟、《云南信息报》记者冯蔚、云南网民边民、怒目低眉等一行六人的铬污染调查采访,查看和平化工厂发现:该厂污水直接排放进南盘江、珠江,污水流过之处土壤呈诡异斑斓色彩,有臭味。化工厂还雇农民故意种植一些水稻以示掩盖污染,长得畸形怪状,稀稀落落。最触目惊心的是多年来铬渣堆场就在江边,离江水最近处不过20米。据称,周日该化工厂调用多台大型机械和许多人力转移几十万吨巨型铬渣堆山。

这支民间调查组还称,和平化工厂所在地兴隆村有村民反映,2006年以来癌症死亡37人,目前还有一批癌症患者等死中。为此村民多年上访,屡遭暴打、抓、关等截访。

早在去年三月,《南方都市报》就曾曝光兴隆村成为癌症村,在过去几年里,村里的水源不能用了,耕地也不能种了。因患癌症去世的村民占死亡人数的30%。

以上那位市环保局工作人员称,西桥工业区是建国时期老工业区,环境污染是历史发展问题:“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他那个堆渣堆了那么多年,我们现在发现了,有条件治理了,这不是我们的错嘛!我们环保部门只能说,多还旧账不借新帐,尽量现在新上项目我们卡住,不要产生新的污染源。”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