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长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6日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想起一张破碎的脸

东野长峥最爱唱的一支歌歌,歌的头一句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没想到的是,东野长峥在这个残忍的夏天,果真看到了许多“破碎的脸”,比如咱们那被高铁出轨死而未碎却又被铁道部铁铲碾碎的同胞的脸,还比如最近的咱们某美丽沿海城市那和平和法表达不想被毒死诉求的同胞美丽的笑脸如何在军警的铁棍下变成了“破碎的脸”,在这个残忍的夏末,在这个残忍的八月在这个残忍的国家。

东野长峥看大连反PX项目游行的视频,心里万分感动,看那些阳光下合法游行表达诉求的大连人民的笑脸,看那些表现克制的军警,最后再看那在民众压力下爬上面包车顶向民众表示迁走福佳的大连市委书记。这不就是民众和政府就“不同的声音”表达诉求的互动吗?有什么可怕的?如果大连政府的表现就仅止于此,那么我要说,这个国家终究是在进步,是伟大的进步,它终于懂得了尊重民意,敬畏民心,它终于可以知错即改了。

可是随后消息传来,天一黑,大连政府的脸也就黑了下来,它一如既往地出动了军警,而且跟二十多年前的五月三十四日一样,一如既往地运用了外地军警,一如既往地开始了对和平和法表达诉求的人民大开杀戒,一如既往地迷信血腥的暴力,一如既往地觉得手握军警宪特之暴力工具就可以为所欲为,它再一次向人民证明,它跟五月三十五那一天,没有一点进步。同时,这个国家的所有网站所有媒体,有关大连大游行的报导不见一字,八月十五日,这个国家的抗战胜利日,大连被黑了,它在这个国家失踪了。

这东野长峥就要请问大连市政府,你们没经从公众同意,就把足以毁灭六百多万大连人的福佳大化的PX项目放在了海边放在了大连人民的屋子里,如果不是那场叫做“梅花”的台风,大连人还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只差一点点,那高二三十米每个都占地一个蓝球场那么大地方的二十多个毒气对二甲苯就要给六百多万大连人民造成灭顶之灾。如此巨祸,杀你们六百万个来回都杀之不足。这个毒害苍生的PX项目背后,有多少见不得人的黑幕?那的未批先建,违犯了多少国家法律,这些大连人民都未予追究,大连人民只是站着要求你们迁走它。本来你们已经承诺搬迁福佳大化,国内媒体也都给予报导,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至多群众要求你们给个迁走PX的期限,既然要迁走,给个期限又有何难?给了期限群众散去,官民互动,结果还算完满,不是很符合胡总书记“和谐社会”的指示吗?可你们为什么还是要动用军警暴力呢?是不是人民游行逼得唐军书记爬上了面包车顶说话,你们就一定得用特警的铁棍把人民打趴下才算有面子?你们知不知道面对差点毁灭六百多万大连人的弥天大罪,应该跪下向人民谢罪的恰恰是你们政府自己?

古今中外的极权,因为它的“天下”来自暴力,所以它对暴力的迷醉是深入骨髓的,它总是本能是用暴力去面对人民的诉求,可是它不知道,它每一次的滥施武力的清场镇压,都是把民众从依法和平理性表达诉求的法治之路上推向同样的以暴易暴的对立仇恨之海中推了一大步,它更不知道,它每一次的自以为得计地把民心圧在绝望中,把罪恶捂在黑暗中的暴行,都是在熊熊燃烧的地火中添了把干柴,我们的民众,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被它一步步带着在玉石俱焚的毁灭之路上极速狂奔。东野长峥要再问大连政府,8月14日这一天,当你们面对大海般的人民,你们不觉得孤独无助吗?你们不觉得,当终究有一天,你们和你们的军警宪特们陷于人民愤怒的包围之中,你们又将作何感想?被无限制权力烧昏了头脑的人们醒来吧,别把愤怒绝望的人民逼向走投无路的绝望山顶,当被逼上山崖的人民返身冲下之时,你们悔之晚矣。听见了吗?人民已经承受不住,听见了吗?人民已经发出绝望的怒吼,听见了吗?这个民族已经走投无路,听见了吗?这个政权已经危在旦夕。历史已经证明并必须继续证明,迷信暴力者终将死于暴力,大连两张脸,极权不归路。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