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步】中国早期的留学生证明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讯】唐贞元二十一年(804年),日本派遣“入唐请益天台法华宗学生”入唐,其中有一位日本佛教史上的著名人物,名叫最澄。最澄幼年出家,受戒之后,留在临山城高雄寺,讲授天台宗教义。那时,日本佛教尚需依靠中国,无论是教义思想,还是经典文书,皆需从中国传入。在此之前,中国佛教天台宗的教义已传入日本,然而却经典不全,致使思想不太系统,无法展开。

最澄在国内讲援天台教义时,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便不畏艰辛,远渡重洋来到了中国。

那时,中国天台宗,以道邃的修为最高。道邃到底是何许人,现在已无法考证,只知他是天台九祖荆溪湛然的弟子,被天台宗奉为第十祖。尊称“兴道尊者”。最澄来到中国后,立即投到道邃门下,听讲受教,昼夜不息。道邃为使佛教兴盛于异国,也是毫无保留,倾囊相授。

最澄在中国的学习极其刻苦,在一年之内,不仅学全了天台的止观,还从天台山惰然禅师学了牛头禅法,从晓顺等人学了密教。更难得的是,他还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笔录抄尽了天台宗的所有论疏。到了第二年,最澄认为在中国的学业已毕,便想启程回国,传教于日本。

临行之前,他来到郡府,对太守说话,希望太守为他写个只言片语,作为自己学业有成的证明。太守姓陆名淳,为最澄的求道之心所感动,便答应了他的请求,提笔写道:

“最澄阇梨,身虽异域,性实同源。明敏之姿,道俗所敬。观光于上国,复受教于名贤。邃公法师,总万法于一心,了殊途于三观。而最澄亲承秘密,不外筌蹄;犹虑他方学者,未能信受其说。所请印记,安可不从。”

最澄得此文字证明,大喜过望,便乘舟返回日本去了。他一到日本,便将陆太守的文字证明,显示于日本国人,以证明自己在中国的学业。随后,便在日本高雄寺传教,正式创立了日本的天台宗。

唐朝一代,正值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顶峰时期,呈繁荣盛势。日本为振兴国力,便不断派遣唐使留学、出访中国,以期接受和吸收中国的先进文化。在日本派出的遣唐使中,佛教僧侣占了很大的比例,最澄便是其中之一。

从上面的故事中我们看到,最澄学业完毕返回日本之前.要求唐朝的当地政府官员,写文字证明材料,证明他在中国遇上了明师(道邃),学到了正法,得到了真传(不外筌蹄),因而以之取信于本国,足见当时日本佛教依赖中国的程度。

日月迁移,时光流逝,今日的中国,反倒以留学于日本及美国西欧为荣幸。如果把当年陆太守的文字证明,拿到今天来看,那便是一张出国留学人员的毕业学位证书,但却是由中国人签发给外国来华的留学生的。

──转自《正见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