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中共末世心态地抢劫着最后一桶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0日讯】共党这个团伙走到了今天,就如同一个输的连裤子都当掉了的赌徒,什么都没有了,借钱也要赌,倾家荡产还要赌,债台高筑没得可以赌了,仍恋恋不舍离不开那张赌桌。原因很简单,只要是还能坐在赌桌旁边,不知情的人就以为它是个家财万贯、挥金如土的富豪,却不知道只要它离开了那张赌桌,它就是一个无家可归流浪街头的乞丐,但却做不成乐天安命、心安理得的乞丐,因为欠债太多,时时会受到债主们的追讨,所以经常是鼻青脸肿,瘸胳膊断腿的。

马克思主义就是经济决定论,利用经济决定论去鼓动人们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并且美其名曰是政治斗争,目的是共产主义,于是共党才成了气候,老百姓们倒是也不管那么多,你说共产主义好,谁又不想往好处走呢?被正经人看不起的地痞、流氓、恶棍们成为了走向共产主义的领导人,老百姓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很快就不得不把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了,原来建设共产主义还要分阶级,流氓无产者们才是建设共产主义的合格人选,至于绝大多数有点恒产的人就都成了资产阶级,不但被抢劫了家产,还要被扣上帽子,成了敌人监督劳动,这就是后来学者们说的,共党一开始是自以为真理在握,掌握了全部的话语权,所以搞得是政治治国,主义治国和阶级斗争治国。

那么所谓的起决定作用的经济又如何了呢?老百姓们就开始过上了史无前例的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日子,原来这叫做计划经济,却饿死了几千万人。共产主义泡汤了,四个现代化也没有搞成,共党一贯的政治政训和主义真理输光了,阶级斗争也不搞了,但共党却欠下了巨额的人命债和财产债,万般无奈之下提出的经济改革,是共党自己颠覆了共党当政的合法性,至此共党是输光了全部的家当。

现实的共党唯一的救命稻草和话语权仍然是经济决定论,但是早已堕落到了谎报经济、伪造经济、虚假经济和吹牛成就,以及泡沫经济的地步上了。哲学的观点是任何的决定论都是站不住脚的,原因就是人有自由精神和自由意志。而人类的发展在很大的程度上依赖的是知识的增长,可是知识的增长是有着不可预见性的,所以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当中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客观规律,这就是说经济发展了,中产阶级出现了并不意味着政治改革或者是走向民主政体的必然条件。

同样共党极权国家实现了民主政治也不是必须要以市场经济和中产阶级为必要条件的,许多体制外的学者对中国大陆的政治走向和经济状况作出了基本相同的两个结论:第一那就是在政治上八九六四以后,共党强化了一党专政,仍然把一党专制看作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非他莫属,而且多次公开宣称反对西方民主。

共党拚命宣传经济增长,有学者根据共党报出的数字计算,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了九十多倍,暴富阶层和中产阶层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共党统治的手段却是越来越多的依靠屠杀镇压和暴力,政治改革依然是个禁忌的话题。

第二,在经济上由于六四的大屠杀压下了全民反贪污反官倒的呼声使得共党们更加有恃无恐加大了贪污和官倒的力度,同时公开抢劫民财进入了一个全面腐败的高发生期。

中国始终是一个以小农经济为主的国家,共党当政六十二年,从来没有给经济一个稳定的发展的机会,所以至今中国大陆经济整体上仍然是严重的落后,仍然是一穷二白的状况,根本就要经受不住共党们杀鸡取蛋似的疯狂抢劫和贪腐,所以与其说经济增长不如说经济危机,或者说经济崩溃了,这倒反而可以成为改变政治体制的巨大的民间动力。

现实的胡锦涛们再也不敢说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话了,因为上层建筑实行了公权力私有化,以权谋私,以权赚钱的权钱政治,所以才催生出了国破民穷的经济现状。但是经济决定论在胡温们的头脑中依然是根深蒂固,他们并不具有任何政治经济学的常识,只知道GDP必须大幅增长,那是政治的需要,因为这是共党当政的唯一的不是理由的理由了。除此以外共党又凭什么继续霸占着公权力呢?

所谓的政治需要那就是共党团伙们要保住身家性命的需要,问题就提高到了这个高度上,当然那就不惜谎报、造假、掺水和无中生有了,于是数字是靓丽的,而实际情况却是千疮百孔的。尽管反差如此之大,这也煽动起了一些虚荣浮躁,行不知所指、据不知所谓的愤青愤老们的狂热和莫名其妙的骄傲。

最令人可怜的是他们不但真的相信了共党强大辉煌的宣传,而且还认认真真的凭空捏造出连共党都想像不到、或者是不敢说的话来去自欺或欺人,接下来的话那当然就是共党仍然强大推翻不了,或者是共党搞经济还有一套等等。

记得大约是五、六年前,中国的国债已是二、三十万个亿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同胞满不在乎的说,不怕,我们有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今天中国的国债高达了十四万多亿美元,仍有同胞底气十足的说,我们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这一次本人没有客气,问他说,你欠了人家十四块钱,只还了人家三块钱,那剩下的十一块钱怎么办呢?而这位同胞是一点也不含糊的说,再过三、四年我们的黄金储备就达到两万吨了,到时候拿黄金还。

共党还能够摇摇欲坠的坐在统治者的位置上,与这样的一批的愤青愤老们说不无关系的。记得金融风暴爆发以后就有人兴奋的说,美国人都要饭了;当全球的经济陷入大萧条的时候,又有人骄傲的说,中国大陆正在挽救全世界的经济;当日本发生了大海啸以后,又出现了几百万个帖子是热烈欢呼日本大海啸;当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被判处绞刑以后,就有人愤愤不平的说,萨达姆受到了不公正的判决;而一位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在日本的商店里偷东西,被抓以后,竟然理直气壮的对法官说,你们曾经侵略过中国,所以今天我拿你们些东西是应该的。

虽然说人生百态,但是愚昧无知是最丑陋不过的。五柳先生读书不求甚解但仍不失为一个正直之士。在两千多年前孔夫子留下来明明德的训诲;中时期的亚里士多德留下的名言是知识就是美德,反观共党们搜肠刮肚能说出什么呢?不过就是猫抓耗子,抱着石头过河,三代表,八耻八荣,保鲜之类的货色。据说这就是指导经济改革的理论基础。去年又自我吹捧为什么特色理论体系。但是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始终以一贯之的理论政策和运作的原则究竟是什么?不要说知识界,也不要说专家学者们,就连共党自己也说不出来。

共党所能说的也只能是含含糊糊的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那么什么是改革呢?改革这个词的正确意思无非就是改除错误革除弊病,说的再清楚一点那就是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是错误的,种种的弊病太多了,同时导致了国家经济几乎崩溃,国人民众是半饥半饱的活了三十年,所以才要改错归正,革除一切计划经济所带来的弊病。

改革就是改错,这不是理论,计划经济是理论,但是被人们认为是错误的理论。而自由市场经济是理论,目前在前世界是实行着,证明至少这是一个最不坏的理论。那么三十多年经济改革的定义应该是改计划经济这个错误,革除三十年实行计划经济所带来和遗留的一切弊病,至于改和革以后,又在哪一种经济理论指导之下去发展经济,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这是共党至今也说不出来的,只是从上到下一片的喊叫着,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顾名思义那就是共党改错改了三十多年,在改正错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改错就是共党说的拨乱反正,改错不能够促进经济发展,反正那就是返回正确之路。

那么发展经济的正确之路是什么呢?当然是自由市场经济,那么首先那就要允许国民们有私有财产,同时还要立法,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共党绝对办不到的。高喊耕者有其田的是共党,不允许农民有田地、只准农民当农奴的也是共党,这就证明了尽管共党认为改错的成就巨大,其实是仍在坚持错误。至于大型的企业,垄断性的企业依然是国营和地方政府在经营着。

前三十年的经验是官方经营必然是人浮于事,效率低下,连年亏损,还要政府连年补贴。这三十年仍然是宁可政府补贴,也不允许私营,宁可产品质量低下毫无竞争力,只能库存积压也要由国家经营。

共党把绝不照搬西方的那一套是时时的挂在嘴上,这就是说,政治上的民主,国际民生上的自由市场经济,共党都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这就是告诉人们,共党们已经发明出了一套比民主政体更民主,比自由市场经济更能稳定快速发展的理论或办法,这应该是好事。

因为人类社会毕竟是在一天一天的进步之中,但是事实却是我们至今也没有看到这些好事,我们所能看到的,那就是共党仍在拚命的维持着极权主义的政权,而贪腐的欲望是一泻千里,成为了一股黑恶的势力正在祸国殃民。

经济上所谓奇迹般的发展,其实是与虚报、谎报、造假,几十倍的提高物价,肆无忌惮的大举国债,随心所欲毫无节制地印刷新钞票,假冒伪劣毒产品泛滥,豆腐渣工程遍地,扒房圈地炒作股市,炒作黄金,炒作房地产,炒作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沫,然后这些泡沫就一个接一个的破裂,这是什么经济理论呢?共党也说不出来,于是就恬不知耻的说,这是中国模式。中国的模式不需要理论基础,只要共党们发财那就是硬道理。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共党们个个是巨贪,连贪带抢都成了千万亿万的富翁,为什么会使愤青愤老们激动不已,一会自豪、一会骄傲的丑态百出呢?中国人是世界上人年均收入最低的群体,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乌干达,国民们还享有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国家福利。而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的国家福利是什么呢?又有几个人能够享受得到呢?作为中国公民的福利和保障又在哪里呢?

有人说中国大陆这六十多年是匪类当道混账世界,这是一语道破了实质。最近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微博上写下了一段话,更是佐证了匪类当道混账世界这个说法。王勇平写道,我想对一些愚昧人士说句真心话,不要试图跟政府斗跟国家斗,跟共产党斗,最后的结果无非只会引火烧身,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懂吗?这是多么直白的自供状啊!

共党政权说什么就是什么,国人百姓只能听着、不能反驳,否则就会引火烧身,那么这把火是谁放的呢?王勇平卖个关子没有说。其实愚昧人士们都知道这把火当然是共党放的,稍微懂点反思的人都不难回想起这六十多年共党放的火还少吗?每放一把火那就是百万千万的国人在丧命,在此提醒共党一句话,玩火者必自焚。

著名的民运人士张建先生的一句话说的更好,中国人不是孬种,在此我为张建先生的这句话再添上一句,中华民族仅仅是容忍了共党,最后在全球铲除共产主义的必将是中华民族,因为中华民族已经处在了最危险的时刻了,本人这样说有两个因素:

一是世界大粮荒,那是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世界大粮荒问题就被提出来,至今已经三年半多了,而至今这个威胁丝毫没有减轻的任何迹象。联合国两次提出,世界的粮荒对一些国家来说就是大饥荒,且无论有些同胞们说多么的狂热,五十年前的那场大饥荒,饿死了五、六千万人是抹杀不掉的事实,当时当政的就是现在这个共党。

第二,八月初传出来意大利和西班牙两个国家的债务危机,已经不必要再等到今年十月底去判断全球经济是复苏,还是进入第二次大倒退了,现在就已经进入了第二次大倒退时期了。同样的问题,这次大倒退对绝大多数国家来说是经济的大萧条,大幅的缩减开支,减少国民福利,失业率攀升,人们普遍要勒紧裤腰带过上几年。

但是对于少数的几个国家来说则是经济崩溃,国家破产,政权更替,民不聊生,中国大陆地区就属于这少数的几个国家之一。本人作出这样的推断是根据一下的三个方面。

第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中国大陆发生了金融风暴,比全球金融风暴早了一年,至今沪深指数仍处在最低点上浮动着,证明三年半多的时间,中国的金融不但没有能稍微的恢复,而且始终处在危机之中;

第二,中国大陆现实的人均国债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人年均收入却是全世界最低的,而近二十年来货币贬值的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而且是幅度也是最大的;

第三,共党统治下的中国人民购买力是从来极低,这三十年是依靠着外需和外资在勉强支撑着整个经济。全球金融风暴后的二零零九年中国大陆对外贸易历时就减少了百分之五十。

而此次全球进入了第二次的大倒退,外需必将大幅直线的再次减少,同时也不会再有外资进入中国大陆了。共党们已经看到了这个后果所以才以末世的心态在疯狂的抢劫着这最后的一桶金准备外逃。所以我也想对同胞们说几句真心话,共党说什么千万不要信,共党从来不说的事情,其实的真实情况比你能想像的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倍。自保和自我解救是每位同胞的当务之急,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