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阶级敌人是如何炮制出来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0日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长时期内,“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成为家喻户晓的政治口号。所谓“阶级斗争”就是发动群众搞“窝里斗”整人运动,随意地性将一些国民划定为“阶级敌人”进行斗争,剥夺政治权利,受到非人摧残,子孙后代,亲戚朋友都遭受株连,无不处在歧视和屈辱中受尽磨难而苟且偷生。

那么这些“阶级敌人”又是如何炮制出来的?

建国初期,制定家庭出身成分论,根据家庭财产和经济状况将国民分别划定为:地主、富农、资本家、上中农、下中农、贫农、雇农成分。家庭生活条件比较富裕被划定为地主、富农、资本家成分,就成为“阶级敌人”,财产被没收,其成员身心上的摧残和折磨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前所未有,难以描述。

曾经在旧政权从政从军人员,有海外关系家庭成员也都成为“阶级敌人”。对社会现状不满,倡导民主、自由、人权的人则成为反党或反革命分子。这类“阶级敌人”处境最为险恶,在接二连三的严打运动中随时都有可能被镇压枪杀。

1957年,毛泽东巧用“引蛇出洞”诡计,假意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以“除三害”党内整风运动为诱饵,热诚号召人民给党“提意见”,并信誓旦旦宣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而后,突然间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全国各地有55万人被划定为“右派分子”,致使100多万文化人沦为社会贱民,即便是小学生也难逃厄运。比如四川达县小学生张克锦,自小表现出绘画天赋,曾经获得少儿绘画大奖;邻居冉某请他帮忙画了一幅讽刺其工作单位领导“一手遮天”含意的漫画而闯下大祸,冉某因此被划定为“右派分子”,不久跳大桥自杀身亡;小学5年级学生、年仅12岁的张克锦因此被抓进监狱,被戴上“右童分子”帽子关押7年,21年后才得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人生最美好的青少年时代只因帮助别人画了一幅画,就这样在屈辱歧视中度过。

在反“右”运动腥风血雨笼罩下,许多人难以忍受折磨含冤自杀,其它人无不在歧视、凌辱中苟且偷生近30年。毛泽东对此洋洋得意夸耀:“牛鬼蛇神祇有让他们出笼,才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能锄掉。”这次反“右”运动,将中华民族一代精英几乎一网打尽,将中华民族正直、正义的脊梁几乎完全打断。从此以后几乎没人再敢说真话,只能听到歌功颂德声音。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将阶级斗争运动演绎到登峰造极地步;残酷的“窝里斗”整人运动祸及全社会,社会经济惨遭摧残,国民心理惨遭毒害;造成人性泯灭,道德沦丧,是非颠倒,天下大乱。

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抛出了《评吴晗新编历史剧》文章,发出了“文革”信号。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布通知,点燃文化大革命; 5月25日,北京大学七名大学生“第一张大字报”出笼,毛泽东积极支持煽风点火;新闻广播、报刊杂志广泛宣传,全面拉开文化大革命运动序幕。1966年8 月5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进行期间,毛泽东用铅笔在一张报纸的边角上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将矛头对准国家主席刘少奇和邓小平、彭真、罗瑞卿“资产阶级司令部”,将文化大革命运动引向高潮,全国各地纷纷组建“红卫兵”学生组织进行全国大串联,从全国各地涌向首都北京,乘坐车船都不买票。

自1966年8月18日起,在70天的时间里,毛主席8次分10批接见1200万红卫兵。国家损失消耗的财力、物力不计其数。同时,在“破四旧,立四新”口号煽动下,全国各地掀起毁坏历史文物,烧毁书刊字画高潮,文化遗产惨遭破坏,拆毁庙宇古迹无数,毁坏程度空前绝后;全国上下约有一千万户人家被抄,散存在民间珍贵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有多少在火堆中消失,给中华文化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造成的创伤无法弥补。

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口号下,许多人即刻成为走资派、叛徒、内奸、工贼、特务、反党分子、里通外国、现行反革命、牛鬼蛇神等“阶级敌人”,连同“地、富、反、坏、右”分子一起进行无休止的挂牌子戴高帽游街被批斗。

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口号下,大字报铺天盖地。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响应号召,自发形成两派观点进行大辩论,各地相继成立种类繁多的文革“组织”,工厂、学校、各行各业、甚至于家庭成员都自发性分成两派。两派成员在一起“大辩论”,相互指责对方错误,自身正确;以致同事反目,朋友翻脸,夫妻不和,父子不睦。最终矛盾激化水火不容,由文斗到真枪实弹武装冲突;在武斗中,有的地方甚至动用炮舰坦克等重武器。

在这种形势下,全国实行政权军管,军队支持谁,谁就是革命派,与革命派相对立的派别则自然沦为反动派。此后,“反动派组织”头头分别被镇压、判刑、流放,其它人都老老实实接受教育。运动造成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但停课不停学,停工还要上班,都要搞运动,即便是小学生也不能袖手旁观。

狂热运动扭曲人的正常思维,导致许多令人啼笑皆非、震惊中外的事情;有人经过观看研究惊愕发现,在“辽宁日报”字迹中暗藏“蒋介石万岁”字样。受此事影响,小学生都翻开教科书仔细查看书中图景,希望能在图景中找出反动标语。“辽宁日报”字迹由毛泽东亲笔书写,后经核对属毛的原文,此事件才得以平息。

文革中,因一句话或一件小事而即刻沦为阶级敌人,被批斗、被打死的事例数不胜数,许多人难以忍受屈辱折磨含冤自杀。据报道,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一共整了1亿多人,造成了约3千万件冤假错案,因迫害打死、武斗伤亡、含冤自杀、血腥镇压死亡人数达2000万。

北京青年遇罗克,尽管学习成绩优异,因家庭出身不好被拒之大学门外;后来因书写《出生论》文章质疑“血统论”,就被加以“思想反动透顶”、“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等莫须有罪名判处死刑,年仅27岁,如此草菅人命如同游戏;林昭,张志新、李九莲等,都是阶级斗争运动受害者。此类事例举不胜举。

所有这些都是在毛泽东执政时期一意孤行,亲手策划导演,文革仅仅是毛泽东发动“窝里斗”整人运动一部分;另外还有“肃反”、“肃奸肃特”、“镇反”、“三反”、“五反”、“四清”、“胡风案”、“彭德怀案”、“《刘志丹》小说案”、“反右倾运动”“批林批孔运动”等数不清的腥风血雨运动。毛泽东曾经对此得意洋洋夸耀:“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万6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可想而知,如果毛泽东能万岁的话,当今中国社会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现状!毋须质疑,这种“窝里斗”阶级斗争运动将永无休止,不仅是中国人的灾难,还是整个人类社会灾难。

毛泽东,从一个民主主义者最后蜕变为一个独裁者,为谋取权力不择手段,挖空心思制造恐怖与劫难,国民如同牲畜一样被随意宰杀。而至今,大陆还有很多人为独裁者歌功颂德,将独裁者吹捧成“红太阳”、“大救星”,既是中国封建愚民政策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莫大悲哀!

几千年来,中国人始终没有摆脱野兽撒尿圈地、占山为王,充斥暴力与谎言的野蛮封建统治,与人类社会现代文明背道而驰。除了统治者,中国人从来没有体验过当家作主的感受,一直是封建制度下被愚弄、被驱使、被利用的奴隶。

在所谓改革开放,网路信息现代化的今天,世界大多数国家早已步入现代文明社会,中国却还能涌现出为数众多,缺少独立思考,被愚弄、被驱使、被利用的人,尤其是青年人,不能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以身作则争取民主,努力步入公民社会,是我们的共同奋斗目标。如果当代的中国人不愿意回到“阶级斗争”的年代,而都争取要在有生之年体验到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宪政现代文明社会,那么,中国的封建史才可以指望结束。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