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退党义工“一天多少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1日讯】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退党义工。这些不畏中共谎言加大棒的退党义工们到底私底下每天能挣多少?也许这是有些华人心里的一个问号,也是很多退党义工会面对的质疑。墨尔本三位退党义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做退党义工完全是自愿义务的,不仅这样,还要自己掏腰包付车马费、资料印刷费等,之所以这样做,衹是因为从修炼法轮功中身心都受益良多。

退党义工朱女士说:“这完全是中共的造谣。有的人也给我讲过,是不是有人给你们,让你们每天出来讲真相像上班似的?我就对他说,我们要是来拿钱的,我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到这里来完全都是义务的,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很健康了,收获这么多,你说我们来这里还能要钱吗?不可能的。”

退党义工孙女士说自己碰到过很多这样的人,“说这话的人很多,有人就给你吐口水啊,摔真相资料啊,他们说,你们拿多少钱啊?我说,你不要用这种心态来衡量修炼的人,修炼的人是用心做事情,而不是用钱做事情。没有人给我们钱,我们自己还要从生活费里挤出一点来做这个真相资料,你是完全受到中共的造谣宣传。你们有时误会我们搞政治,其实我们这些修炼的人把这些名利都看得很淡。你把那个政权给我,我都不会要的。”

退党义工彭女士表示:“别听信中共的谣言。我们都是义务的,是自愿的,都是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还要挤出自己的生活费,印资料给大家看。这是为中国人好,做个明白的人,不要被谎言欺骗。”

“天灭中共,替天行道”

孙女士表示,自己在中共驻墨尔本总领事馆前及旅游景点讲真相的过程中,碰到过许许多多明白人,“有的人说,你们都不用讲,中国人凡是有一点良知的人没有一个说中共是好的。这样的话,我经常听到。前两个礼拜,我在唐人街讲真相,有两个从山东胜利油田来的年轻人对我说,温州动车出事,老百姓都在骂它。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没有多少现在还拥戴中共的,我们年轻人都明白,衹是无奈而已。”

她说:“我记得有一次有在旅游景点,我跟一位安徽人讲了很久,他是私营企业搞环保的。他就讲,‘凡是到我这个企业打工的人,我们没有党支部,没有党团活动,你如果想搞这些,那么就请你辞职。’这样的人对中共看得非常清楚,敢于向中共叫板。”

“还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大陆来旅游的年轻人。我问他,你是不是入过党啊?他说,阿姨,您不会看人,那可是我守住节操的一道墙。”

“我在中领馆跟一位在上海做生意的人讲真相,他是党员、无神论者,我们互相交流了不止半个小时。讲到最后,他同意退党。我给他起了一个化名,问他这个名字行不行。他说,太俗了,我自己想一个。他想了一会儿说,我叫王去非吧。”

“有一次在唐人街讲真相,有一位年轻学生,我给他讲完真相后,他很痛快的同意三退。我说,你想起个什么化名呢?他就说,反共。因为他说他的外祖母曾经受到过中共的残酷迫害。”

“还有一对年轻夫妇,听了真相后非常支持法轮功。她们同意三退,上到车上还朝我们竖大拇指头。”

“有一次在中领馆前,一位年轻人,我们给他讲了挺长时间。他也问了很多问题。后来从领馆里出来一位高个子的人,我们大家都认识他,他对大法态度很不好。他走过来指着我们对这位年轻人讲,她们都是坏人,你不要听她们的。那位年轻人没有管他,又跟我们继续聊了一会儿。”

“还有一次在景点讲真相时,有一位北京来的游客,他表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很清楚,因为他在国内有一个朋友就是公安的。他说,我这个朋友都给我讲了,我什么都明白,我这个朋友还说过一句话,他说,法轮一转,公安就乱。”

孙女士表示:“我对这些人说,你从大陆来,你看大陆现在中共从上到下,无官不贪。听到的人都点头同意。我说,中国五千年文明,换了这么多的朝代,没有哪一个朝代,也没有哪一个政府,腐败到像中共这样的程度。天还不灭它吗?我们实际上真的是替天行道。”

她说:“中共的作为,很多人都明白。但不明白的人也有很多,瞪人、吐口水的人也有。有时在唐人街上孩子领着父母逛街,父母要拿真相资料,孩子不让拿的,也有。所以说讲真相的事还是任重道远。”

79岁退党义工6年劝退逾万人

自2005年以来墨尔本退党义工朱女士至今已经劝退1万4千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她表示:“我几乎每天都出去,有时候到中领馆对面炼功、给路人讲法轮功真相,大概两、三个小时,接下来再去唐人街讲真相两、三个小时,有时回到家再给中国大陆打真相电话。现在退党的人数激增,人们对共产党的本质越来越清醒地认识了,也不惧怕它了。”

“有一次在中领馆前讲真相的时候,有一位30、40岁的华人妇女,我以前曾经帮她做了三退,这次她又来了,特地帮她妹妹来办理三退。她跟我说,‘上次你帮我退了,我回去给我妹妹讲,她也要退,衹是没有时间来,所以特地叫我来,你帮她退了吧。’我就帮她妹妹退了团。她非常高兴。”

“还有一次,一位居住在Box Hill的华人妇女,我曾在领馆前帮她做过三退,后来她又来领馆前找我,她说,‘上次你告诉我三退,我退了以后,一切事都特别顺利,我现在做事情顺利的不得了。我特地来告诉你,我真开心。’”

“谢谢阿姨!”

彭女士一周五天出门讲真相,星期四和星期五上班,有时下了班再去唐人街讲真相。这样下来,每天差不多都能劝退十几人到二十几人。

她表示:“有一次在唐人街讲真相,有一位中国留学生,在旁边坐着,刚开始不愿意三退,也不接受真相资料。我就坐下来跟他说,我们都是为你好,我们也不求什么,只希望我们中国人能平安幸福,然后就跟他讲了真相,他最后明白了,拿了真相资料,又三退了。他非常感谢,连连说,谢谢阿姨!谢谢阿姨!”

“还有一次,我坐火车,身边是一位年轻华人女子,我就跟她聊了起来。她也很高兴地跟我打招呼,聊天。她说她在按摩店工作,还说自己身体不是很好。我向她介绍法轮功,并告诉她自己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神奇效果。她很感兴趣,表示也想学,要了真相光盘,还很高兴地退了团和队。我下车后,发现《九评共产党》没有给她,我就赶紧从门口把《九评》送给她。她接过《九评》,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