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中国大陆为什么要把钱存在美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1日讯】2011年年8月18日,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为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举行欢迎仪式,随后两人举行会谈。会谈中,习近平就进一步发展中美合作伙伴关系提出建议。在最受关注的经济方面,习近平指出,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全球经济增长面临严峻挑战,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有责任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共同提振市场信心。美国《华尔街日报》就此发表文章称,尽管中国官方媒体此前对美国债务危机发表评论文章,指责美国“借债成瘾”,但习近平却对美国经济能否“复苏并反弹”的能力表达了自己的信心。文章援引参与会晤的美国官员的话:“我们今天会晤的中国领导人,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都表达了对美国的信心。 ”

对此,人们很疑惑,一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对美国有信心,一边却是官媒背道而驰,指责美国“借债成瘾”!人们还很疑惑,中国大陆有近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现在这个储备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买美国国债和美国债券。在中国已经进入到经济萧条、经济危机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把钱放到外国去买美国国债,借钱给美国人用呢?!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次,在上海曾做了一次演讲,他批评了美国的联邦储备会和银行金融管理机构在过去几年中没有把事情做好,使美国陷入了经济萧条的危机,进而把这个危机扩散到全世界。美国的银行和美国的商业机构在过去一、二十年里,极力的推动美国内部的需求,把美国的贷款利率维持得很低,使得消费者和想买房子的人可以很轻松的获得贷款。要推销这个内需,需要有钱;扩大内需就要把钱放出去。钱从哪里来?钱就从过去的二十年中,远东地区尤其是中国,都走上了一个以赚外汇为主的出口经济而来。赚了外汇以后把钱就存在美国,都买美元、买美国股票,所以使得美国的金融市场有大批的外国资金进来。钱存在了美国的银行,美国的银行要把它的钱去周转、把它用掉。放在那里不用,就要算利息付给那些买美国国债的人,所以银行就采取不断的各种各样的金融手段,要把钱推销出去。降低利息让那些本来没能力买房子的、本来不想消费的人,给他非常优厚的条件让他买房子、汽车,用于各种各样的消费。这样的循环,就变成美国拉动了全球的需求。

美国的经济消费拉动了全球尤其是东亚、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发展。而相反的,那些国家的内需下降,而把钱让美国人去花,用美国人来扩大内需,就形成一个很不平衡的链条。这种状况维持了一、二十年之后,尤其是最近十年,使得美国的经济扩大消费,消费超过其本身所生产的资本和利润。各国把美国当做一个大的银行储蓄,并且这个银行要在美国把它消耗掉,甚至在全球消耗掉。所以,这种全球性的生产、金融和储蓄体系的不正常造成美国的金融风暴,影响了全球。所以,诺贝尔奖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次批评中国,说你们应该检讨你们的储备系统,你们这样的把外汇储存得那么高,并且是借到外国去用,合理吗?为什么你不提高你自己本国的内需?把所赚的钱用到本国呢!

此外,美国的前联准会主席葛林斯潘写过一篇文章,他批评中国大陆当局,说你们把钱赚那么多,一直存到美国来,这是造成美国的金融泡沫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你不能讲美国的“房地美”、“房利美”造成金融危机。不错,这是事实;可是这个钱从哪里来?“房地美”、“房利美”的外国资金资本,中国大陆是最大的。所以葛林斯潘为其当了18年联准会主席的政策这样辩护:你不能完全怪美国,你们这么多国家把钱送到这里来,我当然要把它花掉。我怎么花?我都要降低利息让大家来借嘛,所以这种状况下就造成目前的状况。

那么,中国的专家们怎么样看这个外汇储备?中国有位教授叫秦晖,他在《南方周末》登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奇迹的形成和未来,改革30年来之我见》,将中国经济发展30年,用“奇迹”这两个字来形容。他说,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以出口为导向的,才能造成中国这30年来的发展,中国这30年发展的模式,形成了3个顺差。第一个是顺差是大量的中国货物出口,即以外需市场,以外国的市场作为你生产的依据和动力;第二个顺差是外资直接投资,即外国直接资本输入,有资料讲说中国占全球第一位;第三个顺差就是当外汇的储备低过于中国的外贸顺差和外国的直接投入,外资是热钱又再回流,通通进了中国。所以,这3个顺差造成了中国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但有了外汇储备以后,中国实行的是人民币换美元的外汇控制,美元不能到中国使用,美元只能到外国使用,因此所有的外币到中国来后,到了中国人民银行柜台立即就换成人民币,而这些外币主要是美元。美元能放到哪里?当然70%到80%的成分,放到美国买美国债。

有人说,中国有一个储蓄的习惯,这是借口。实际上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的国策:以外需市场推动中国的经济,赚了钱之后换成美元、外币存在外国。为什么要存在外国?很大原因就是外贸顺差。2007年国家统计局有一个报告,叫做中国国际投资投存表,说2007年底中国大陆当局在手上握有1.5万亿左右的美元外汇储备,同时外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要有1.26万亿美元,这个逆差额是3千多亿美元,所以中国直接外贸的收入也就只占2007年外汇储备总额的 20%,80%的钱不是中国人的,是外国人投资进来的,有的是直接投资,有的是地热钱,但一到中国银行的柜台,马上就把它换成美元,又存到美国去了。

为什么要存到美国去?因为存到美国,可以随时拿进拿出,一旦外国的投资者需要美元的时候,可以立即把钱交给他。人们会问,为什么不把这些钱存在中国银行,而存到美国银行?这有很大的差别:存在中国银行,中国银行就要把这钱拿去周转,不周转你银行要付利息,银行就要赔本。而中国的银行是内外有别的,对国内用人民币,对外用美元;中国大陆金融系统没有开放,就只好放在美国的银行或购买美国国债。而美国的国债是可以随便买卖的,随时可以调进调出,不要了就卖掉,要就多买一点,非常灵活并且市场非常庞大。

这种状况下,由于中国的经济结构是倚靠外来的资本投入,而产品也是靠外国的市场,包括外贸赚的钱以及外国直接投资的钱,只好存在一个可以随便自由进出,稳定可靠的地方。至于钱存到美国之后,安全性可靠吗?根据这200年的历史,美国的国债已经发行200年了,它可靠性非常地高。中国这些官僚们相信只有美国才是最方便进出并且最稳定可靠,过去数十年从来没有此怀疑过。美国的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连中国大陆官僚们也都不得不信任。

中国大陆把钱存在美国后,可以进行自由买卖,有机会还可以赚钱,因为这个因素,中国官僚就把钱存到美国,依靠美国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的稳定,来为自己赚钱。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买美国国债?而不去买美国的股票,或者是存在银行里头,定期存款等等?人们知道,美国的股票波动非常大,存进去之后可能赚大钱也可能赔大钱,很不稳定,所以中官僚不敢买大股票,就买了房地美,房利美这些债券,并且还是由美国政府控制一半以上的债券,结果还是赔了钱。可是,美国国债却不会赔,有美国政府担保。为什么不存在美国银行里?因为市场经济下,没有一个银行能保险不会倒,美国这几年也倒了不少银行,所以存在银行里也都不可靠。

中国的外汇储备有3个原则:可靠、流动、增值。第一要可靠,不要赔钱;第二可以流动;第三赚钱。在这个原则下,中国大陆当局选来选去,只能选到美国国债。有人讲为什么不去买黄金,买石油,买矿产?黄金的全球产量根本不够供给中国存有3万亿美元的储备之需,世界全球的黄金供应量太小,如果你大量去买黄金的话,黄金就节节上涨,当你要把黄金推出去的时候,黄金价格下跌,所以这个买卖非常难做。同样石油也是这个道理,石油还受到世界的政治、社会以及国际形势的影响,价格波动非常大,动辄差价就跌百多块,国家的外汇承担不起;矿石也受到世界整个经济的波动、运费等等的影响;这些都不是一个很好的可以储存货币的场所,所以选来选去就选到了美元或国债。

但美国国债会不会波动?美元会不会波动?当然波动。但是至今为止,全世界两大全球通用的货币:一个美元;一个欧元,除此之外,没有了。日圆是小范围,人民币不出国门,不流通,全球所记账的、所结算的、所流通的,美元占了80%,美元是由美国政府担保,买美国国债更是由美国政府担保,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储水库,“有钱放进去、要钱拿出去”,非常方便。

此前,两位外国专家和官员批评中国这种储备、生产模式有问题并且是造成这次金融风暴危机的根源之一,而中国专家秦晖教授认为,中国30年来造成这个结果,又因为是3个顺差:贸易顺差,外国直接投资进来顺差,再加上遗失和遗漏的顺差,造成中国30年的奇迹。可过了一年之后,人们再评估中国的经济模式,所造成的结果是引起全球经融风暴的根源之一。根源在哪里?是中国自己不内需,把钱借给美国,让美国去扩大内需,造成了金融危机。但这种说法,中国大陆至今不承认,甚至于说我借钱给你,你还要骂我不好!但问题也在这里,为什么借给美国?为什么自己不用,为什么不扩大自己的内需?花自己的钱用在自己的本土?!

根源在于中国大陆政权的架构造成的,不但造成了中国内需缺乏,也造成了美国的内需无限的膨胀,引起了全球金融储备非常的不平衡,造成金融危机。秦晖教授说的中国奇迹,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而美国也在检讨借外国人的钱无限制的花也不行。

中国官媒指责美国“借债成瘾”其实是指鹿为马胡说八道,其实中国当权者自己希望借钱给美国,然后请美国再买中国货,造成了这么一个非常奇特的依赖的关系。现在,因为美国也在检讨自己,这个依赖关系终于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在这种状况下,中国官媒就无耻地耍赖栽赃,欺骗人民,挑拨是非,企图在人民中挑起激烈反美情绪。

现在,中国还有那么多储备,有人说干脆不要再做凯子了,为什么不拿回来用?为什么非要走这么样的不安全、还怕美元贬值,又怕美国国债贬值,却一边自己非要要借钱给美国?!此意虽好,但却不知道的是,一旦没有了这些美元储备,人民币就立即垮台,中国金融政策、外汇政策的根本就在这里。所以,即便是美元有波动性的升降、涨跌,有时候会贬值,还不得不买,金融危机以来一直到现在,无论美元和美国国债涨跌与否,中国还要去买,不得不买。不买,就无法达到一个安全性、流通性、增值性的需求。在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储存中国外汇这么庞大储备的地方,找不到了。

敢去买日圆吗?敢去买欧元吗?去买大量的黄金、矿石和石油吗?不敢。只有美国的国债可以符合安全性、流通性、增值性的要求,所以即便中国需要资金投入国内建设,眼看美元贬值,也要购买美国的国债。中国大陆当局在打赌,赌美元最终还是全世界最强的货币,并且美国经济最终会起来;把钱借给美国人,美国人最终会买中国货品。中国的出口市场,还要靠美国的经济带动。现在看来,当局打这个赌,已经赢了。

当局坚持打这个赌,但也担心美国国债是不是会跌。所以当局就提出要求美国保证,中国的在美国的储备,它的稳定性、它的安全性。奥巴马回答说: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性,但是我不能保证你的增值性,你赚钱、赔钱我不管,但是我一定保证,你的钱在我这里可以安全还给你的。这就是目前中国外汇的状况。鉴于此,中国中央银行行长曾提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亦即终结美元、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建议引起许多人的关注,中国财经界人士更是议论纷纷。央行行长提出建议之后,中国财政部长也呼吁,加快推进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的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调捍卫国家利益的时候,政治的阴影消失了许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中国央行行长的文章发表第二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就立即回应,称没有必要创造一种新的全球货币。即便那个支持中国在IMF获得更大投票权的澳洲总理,也认为美元的地位是无可争议的。对中国来说,唯一够点“朋友”的,只有巴西。巴西总统卢拉强调,贸易不一定非要与美元相联系。他并举例说,巴西与阿根廷的双边贸易就是用本地货币结算的。但有些牵强,中国与巴西的贸易当然可以用巴币结算,巴西人会同意;但用人民币结算,巴西人可能就不同意。实际上,除了中国周边那些小国家,恐怕没有主要贸易国会同意与中国进行贸易结算时用人民币。其原因很简单,第一,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第二,中国政府操控汇率,不操作的国家政府。货币自由兑换和放弃操控汇率,对中国大陆来说,是两颗所谓的“毒药丸”,绝不会吃。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提利兹指出,单一国家储备系统固然有其危害,两三个国家的储备系统也一样不稳定。问题是,哪个国家的货币更稳定?如果世界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危机、社会动乱、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战,最安全的地方是哪里?对世上绝大部分人来说,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从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发行没有障碍,虽然美联储有自由印刷世界钞票的权力,但美元并没有泛滥,也没有大幅贬值,而是一直保持坚挺。这说明至少在过去30年间,美联储在世界上起到了维护世界货币的独特作用。

的确,在人类历史上,在英镑和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之前,作为全球硬通货的是黄金和白银,它们作为全球储备货币都是超出主权之上的。英镑成为国际货币,是因为英国超强的经济、技术实力、和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以及英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二战后美元取代英镑,也是由于美国的生产力、科技水平、经济总量和其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决定的。当中国只是低水平的世界加工厂、只能利用廉价劳动力和摧毁自己的环境的代价、用低价倾销的方式在国际市场上挣美元硬通货时,奢谈取代世界货币,确实不够成熟和稳健。许多中国学者也认识到,所谓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只是一个“虚幻的、不可靠的空中楼阁”,外表华丽但毫无根基。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大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是为了IMF的特别提款权。“特别提款权”只是国际支付的一种特殊手段,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部,各国依其投入的份额决定提款权的大小,供成员国平衡国际收支。它只是一种记账单位,不是真正的货币。而且中国并不真正需要更多的特别提款权,因为中国自己有大量的外汇储备,用来对付几年的国际收支逆差,绰绰有余。特别提款权中国不难要到,但即使中国得到多一些,除了对内糊弄国内百姓,实际上在平衡中国的国际贸易方面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人民币向美元发起“攻势”的真正动机,在于美联储回购美国国债,长期国债收益率大跌;此举在中国引起轰动,反应激烈,网上有人建议不惜代价买入黄金。许多学者也意识到了中国此时提出这个问题的诡疑之处,中国的外汇资产不能动,动则伤到自己,提出“超主权货币”确实是自相矛盾。所以,研究者认为,中国是在扔“烟幕弹”,另有所图:极权对外用兵时,往往是其内在冲突白热化、内部矛盾不可调和、需要转移视线、开阀门减压的时候;中国当权者今天聪明多了,知道枪炮之外,还有不见硝烟的战争形式,比如货币战。

但这种战争徒劳无益。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架构和发展经济的模式,一切是靠外头,靠外头的市场,靠外头的资金,一旦这两个因素不存在或者削弱了,就造成目前的中国经济危机发生,而外汇的储备是一个结果。虽然奥巴马保证美国国债的安全性,然而这仅仅是美国民主制度的自信;市场经济是有其法则的,既然奥巴马只能保证美国国债的安全性,不能保证增值性,赚钱、赔钱不管,那么就有可能大幅度地赔钱,中国老百姓的血汗被打了水漂。

因此,必须改变中国外汇储备这种不合理的现状。即改变外汇制度、外汇的储备现状,把中国外汇分到老百姓手上,工商企业手上,而不是由中国大陆官僚集团完全 100%的掌控,并且把钱借给外国人用。一旦中国老百姓有权掌控自己赚来的钱,并且有权去处理外国人来投资,由外国民间和商家他们去处理,老百姓也就有了支配自己财富自由。但要改变中国外汇储备这种不合理的现状,就只有改变中国的政治现况,改变中国的经济生产模式。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