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档案】揭密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2日讯】凡是中国人都知道,上个世纪上半期,中国曾出现过一个短命的“满州国”。凡是中国人都同样知道,这个满州国是在日本的阴谋策划和直接扶持下“创建”的,它不过是日本的一个傀儡国,是在日本已经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之后,收买一心想复辟满清王朝的爱新觉罗溥仪所干的“分裂祖国”的勾当。所以,史家们便在它的国号前面,加了一个“伪”字,以示它的不正统,不合法,以对它出卖国家民族的行为表示愤慨与谴责。

然而,中国的史家们,还有我们这些中华的子孙们,特别是一九四九年以后生活成长在中国大陆的几代中国人,虽然对于伪满州国,向来都是同仇敌忾,但是,由于不解历史,更不敢去了解历史,所以,非但祇知道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出现过一个分裂祖国的“伪满州国”,却全然不知道,更出现过一个分裂祖国的“伪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其中更有可怜者,居然至今仍将它当作了一个“革命的中国”,非但不将它的国号前面也加上一个“伪”字,而且还要在他们奉命所写的中国现代史教科书上,将它吹得天花乱坠,就好像,这个在苏俄的直接命令和指挥下,乘“九一八”日本侵略中国,祖国国难沉重的关键时刻,而在南中国篡立的所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倒是一个顶顶合法的中国了。就不说这个非但忘宗背祖、而且认贼作父的“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其开宗明义的第一条,便是要 “继续武装保卫苏联”,因为苏联是在日本侵略我国之前,就已经发动过对中国的大规模侵略战争了。那个时刻,中国共产党曾按照斯大林的命令,高喊著“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在全中国发动武装造反,在全中国发动种种的动乱和暴乱,以与苏联对我们祖国的侵略“里应外合”。其开宗明义的第二条,即“伪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的第十四条﹕“要号召中国境内的所有民族和地区的人民,都有权利实行民族自决,都能够自己建立独立的国家”,以脱离中国。这实在是要比七十年后台湾的那位李总统所说的“七块论和八块论”,大胆放肆得多了。而它建国之后所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接受苏联的命令,乘祖国国难当头,再一次在全中国发动武装造反,在全中国制造种种的动乱和暴乱,直把一个外患又起的中国,变成了一个内忧外患交相煎迫的中国。

然而,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卖国卖族的“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才会使日本动心,溥仪动念。因为,既然苏俄已经在中国扶植共产党篡立了“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并承认苏联是他的宗主国,使一个中国分裂成了“两个中国”,那么,日本侵略者为何便不能仿效苏俄,满清遗孽为何便不能效法中共,也来分裂中国,使“两个中国”继续分裂为“三个中国”呢?

历史的事实便是,在“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篡立后一年,日本国便挟溥仪在中国东北建立了“第三个中国”伪满州国,进一步地分裂了中国。其时,中国虽然还没有分成“七块、八块”,但已经明明白白地被割裂成“三块”了。所以,苏俄才是日本的老师,中共才是溥仪的榜样。祇不过,溥仪仍然要“认满为祖”,所以他还要将国号定为“满州国”;中共则干脆“认俄为宗”,披着中华的外衣,而将国号定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完成斯大林要他们在中国建立 “俄属苏维埃政权”的任务。所以它才是一个十足的伪中国。因为,倘使今天也有一批要“认美为宗”的所谓“革命者”,也要在中国建立一个什么“中华美利坚共和国”的话,就不说中共一定要来他个七八次围剿,并且非将它剿得干干净净为止,而且,即便是一些憎恶中共的中国人,大约也都不好反对。就不说那些因不要祖国才拚命要爱国、因而便要“爱共”的海外华人了。

但是,悲剧在于,伪满州国祇存在了短短的十三年,便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失败,而败亡了。但是,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却随着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的开始,却因绝不抗战和割据发展,竟继续成为隐性的第二个中国,更因为中共打赢了战后的那一场内战,而公然地亮出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牌子了,祇不过是“改头换面而不换心”地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罢了。大概,也正因为如此,中共的历史学家们,才非但要继续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写进正史,断然不敢加上一个“伪”字,而且在中共今日天天都在咒骂别人分裂中国、制造两个中国的时候,竟仍然要在中共的历史教科书里面,歌颂中共当年分裂祖国和制造两个中国的“历史功劳”,其愚昧无知,实在是无以复加。

不过,最感到委屈和痛苦的,恐怕还是那个满清的末代皇帝溥仪了。因为,他这位仅仅是在日本的要挟之下,祗制造了十三年“第三个中国”的满州国皇帝,却要在比他早一年就服从苏俄的命令、制造了“第二个中国”的中共那里,做战犯,当劳改犯,天天检讨自己分裂祖国和出卖祖国的罪行,又怎能不深感冤枉呢?

原标题:伪满洲国与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