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马屁到这个境界太不容易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2日讯】 朱大可:读了贵州省作协副主席李发模先生的杰作,逼得我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御制赞美诗就不需要质量吗?从余秋雨、王兆山到李发模,对这三代宫廷作家的进化路线加以观察,只能得出一个悲痛的结论:烂麻袋上绣花,一袋不如一袋!

网友留言

余含泪、王羡鬼、李舔肛。

自从文艺成为政治的婢女之后,事实上是模糊了这三种表达的界线,搞得是一塌糊涂,不但毫无艺术性可欣赏,而且容易使人陷于非理性的疯癫状态。

而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人的尊严被践踏,权利被剥夺,生命在毁灭,“诗人”正潇洒地做着这个镇压机器中的重要齿轮。中国的诗人和评论家们,都一窝蜂地去给这个党卫军式的诗人捧场,它只说明:中国已没有诗;尸——行尸走肉倒遍地都是。

淫得一手好湿不难,难的是淫得一被子好湿。但是,我们的作协副主席做得到!!

中国有一个最伟大的作家—李发模
中国有一个最伟大的老爸—李刚
中国有一个最大的骗子—-杨澜
中国有一个伟大的脊梁—-倪萍
中国有一个最可爱的妹妹—郭美美

我就奇怪,那被歌颂的主就这么任由其恶心!~~ 真是什么环境造就什么样的蚂蚱!

信仰是来自宗教的精神支柱,可这类诗歌,给人感觉是有奶就是娘,如果让作者离开体制,估计立刻会反叛!因此语言文字越是招摇高调,越是投机分子!这是人性弱点。

看了这首伟大的诗,我精气神立马充沛,神马是惊天动地?神马是绝世无双?神马是一个普通的人,神马是一颗伟大的心?日!这就是啊!前无古人的诗句啊!我就想不通,这位怎么写出来的?是人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