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卡垮台 谁能统合利比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2日讯】(中央社利比亚纳鲁特22日综合外电报导)利比亚强人卡扎菲的政权显然已走到穷途末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反抗阵营接管,是否有一个各方拥戴的人物领导利比亚,目前的答案似乎是大大的否定。

全球情报咨询业者“战略预测公司”(STRATFOR)中东主任包凯利(Kamran Bokhari)表示:“没有一位反抗军领袖是受到人人敬重,那就是问题所在。”

在撵走狂人卡扎菲的最后一波进击中,利比亚反抗军昨天直捣首都的黎波里,夺下市中心象征性的绿色广场(Green Square)等地,并生擒狂人之子塞夫•卡扎菲(Seif al-Islam Kadhafi)。

卡扎菲目前行踪成谜。过去两周曾见过利比亚强人卡扎菲的外交官指出,四面楚歌的卡扎菲可能还待在的黎波里市中心艾吉吉亚军营(Bab Al-Aziziya)宅邸。

卡扎菲以教团方式统治这个北非产油国家,缺乏国家机构可使反抗军的接管过程较容易展开,因为反抗阵营虽然士气高昂,却无适当指挥体系。

此外,反抗军也因派系主义、族裔和部落分裂而难以凝聚力量。

最著名的反抗军领袖是阿布达贾利(Mustafa Abdel Jalil),他是国家过渡委员会(National Transitional Council,NTC)主席,该委员会设在利比亚东部大城班加西(Benghazi)。

这个委员会由前政府部长和长期反对派成员组成,他们代表阿拉伯民族主义、伊斯兰主义、世俗主义和社会主义人士以及商人等广大人群的立场。

曾任司法部长的阿布达贾利,说话温和,在揭密网站维基解密(WikiLeaks)披露的美国外交电文中,被形容为“公正的技术官僚”。

温文儒雅的阿布达贾利年近6旬,是一位共识建立者,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赞扬他在利比亚刑法改革方面的功绩。

利比亚当局今年2月以暴力对付示威抗议群众时,阿布达贾利辞卸司法部长职务。

但如同脱离卡扎菲核心圈的其他成员,部分反抗军始终以怀疑眼光看待他,他们希望由与卡扎菲政权毫无瓜葛的崭新面孔来治理国家。

反抗军影子政府总理吉布瑞(Mahmoud Jebril),曾任卡扎菲政权的最高发展官员,他拥有广泛国外人脉,一直担任反抗军的巡回使节。

但他的出访表现令部分同僚和外国支持者感到气馁,如果他未在新政府扮演一角,他的经验和所建立人脉势必会白白浪费掉。

另一位可能担任未来领导人的著名反抗军人物是塔洛尼(Ali Tarhouni)。这位旅居美国学者及流亡反对人物重返利比亚后,接掌反抗阵营的经济、财政和石油事务。

终生反对卡扎菲者与最近才倒戈投向反对阵营的前卡扎菲支持者,双方间的紧张对立,可能会破坏选择有效领导班子的努力。

如果强硬派得逞,利比亚可能会重蹈分析家所称的伊拉克当年覆辙,即美国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推翻海珊(Saddam Hussein)政权后犯下的错误。

当年海珊的社会复兴党(Baath Party)支持者及军官遭到大规模整肃,造成权力真空,导致其后多年的不稳定。因为从海珊的世俗支持者以至盖达组织(Al Qaeda)都展开暴力活动,对抗获美国支持的伊拉克新统治者。

旅居英国的利比亚反对运动人物夏米斯(Ashour Shamis)说:“你不能制定规则,规定曾替卡扎菲效力的人都不能与我们共事。这根本不切实际。”

这类作法势必会破坏延揽有能力人士从事可能是国家最重要工作的努力,即重振石油产业。

为了重建利比亚能源业而愿意搁置仇恨的那些人,可能会想要请求前高官格南(Shokri Ghanem)相助。

受过西方教育的格南已投向反对阵营,他拥有数十年石油业经验,曾任利比亚总理,在推动利比亚经济自由化和加速利比亚对全球石油投资开放上有功。

延揽格南之类的人物,与反对阵营是否愿意搁置歧见,并对利比亚前途采取更务实观点大大有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