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卡扎菲利比亚 西方如何因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3日讯】(中央社台北22日电)利比亚反抗军攻入的黎波里,强人卡扎菲(Moammar Gadhafi)时日所剩无几,格达费之后的利比亚将何去何从?

位于华盛顿的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Relations, CFR)预防行动中心(Center for Preventive Action)特别访问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学者瑟渥尔(Daniel Serwer),探究后卡扎菲的利比亚会对美国及盟邦构成何种挑战。

卡扎菲之后,首个挑战是维安。无法维持公共秩序是美国在伊拉克碰上的大麻烦。反抗军总司令7月底遭谋杀一事,显示由超过45个民团组成的反抗军,确实可能枪口向内兵戎相见。

家族或部落成员因卡扎菲政权而牺牲的,可能会想算总账。效忠卡扎菲政权的人可能会自卫,或“私有化”公有资产。罪犯会视此为走私军火、毒品、甚至贩卖人口的大好机会。

过渡期也呈现巨大人道挑战。战争已经使至少50万利比亚人流离失所。或许其中一半仍在利国境内,当卡扎菲垮台,很多逃到国外的也会急着返乡。老弱病残的食物、饮水、避难所和医疗服务必须确保。保持的黎波里和其他都市居民的自来水和电力供应,也对维持公共秩序非常重要。

从卡扎菲政权相对平顺地过渡到一个统一、稳定、更开放民主的利比亚,将会被中东与更广大世界视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介入的功劳。

平顺过渡也能使利比亚恢复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展现国际社会能管理这样的过渡,激励阿拉伯之春其它抗争(也门和叙利亚)产生正面结果。

稳定利比亚的努力失败,则可能导致混乱、分裂、独裁复辟,而为其他地区立下糟糕前例。

欧洲国家和阿拉伯联盟(Arab League)应该在后格达费利比亚的稳定上负起领导地位,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明确授权下,承认后卡扎菲利比亚的合法当局,并设定过渡时期战略目标。

过渡时期战略目标应该包括,在国界内建立统一而独立的利比亚,能够经由包容性民主机构来维持、统治与捍卫自身,公开且负责地利用利比亚的资源来造福全体国民。

迅速部署一支数千人的维持和平警察部队,负责维持的黎波里和其它都市的秩序,将能帮助达成上述目标。

欧洲联盟及其会员国能派出数百名维安部队,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能补足其余部队。国际维持和平行动能支援过渡期利比亚当局维持稳定、提供人道协助、并展开重建程序。

如果这样无法奏效,北约得准备接手。国际社会应该将未经利比亚合法当局请求,即采取的武装介入视为最后手段。这可能意味着美国派出地面部队,但是应该仅仅作为多国行动的短暂部分。

后卡扎菲利比亚的领导权应该尽快交到利比亚人手上。他们已经建立地方委员会和国家过渡委员会(Transitional National Council),在利国解放区帮助组织与提供服务。这些本土的机构值得协助与支持,包括将卡扎菲时代的资产解禁以供其运用,让解放区的委员会能开始满足民众的需求。在解放区,后卡扎菲时代已展开。

资源丰富的利比亚,人民教育水准相对较佳,已经在战火下展现勇气。利国缺乏机构和政治经验,但却不缺人才和决心。一旦卡扎菲下台,国际社会应该准备支持利比亚人掌握自己国家命运的努力。(译者:中央社郭中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