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艾滋副县长被证确有性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3日讯】位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东北部的三穗县,近日因前副县长杨昌明传出“患上艾滋病”的消息,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城,受到各界关注。三穗县据知情人士介绍,杨昌明遭刑拘后查出患有艾滋病,供述与其有染的女性竟有30多人。

艾滋病的有关的传言

大陆媒体报导,2011年3月被检察院带走的杨昌明,近日在看守所内传出其“患上艾滋病”的消息。据知情人士介绍,杨昌明遭刑拘后查出患有艾滋病,疾控部门要求其供述与其有染的女性,结果名单上竟有30多人。

有媒体记者去当地核实该传言发现自己乘坐的出租车司机谈论起杨副县长,眉飞色舞的对杨患艾滋病的细节描述同时称“当地女干部现在都往医院跑”。

三穗县疾控中心防艾科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自杨昌明“落马”后,的确有多名女教师和女性公务员前来检查是否患有艾滋病。

黔东南州检察院公诉处的检察官称,杨昌明被抓获后,因患有性病,被送往医院治疗,经医生确诊患病,后在看守所内继续治疗。该检察官证实,反贪局办案人员在交接案件时,的确向他们提及了杨昌明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

据悉,被发现染病后,杨昌明在看守所内接受治疗,药品直接送到看守所,由医生注射治疗。

杨昌明染上多种性病,以及那份与三十多人的有染女子名单,令当地满城风雨。有评论甚至称,三穗“全城恐艾”。

“恐艾”流言中被证实是:杨副县长受贿了;杨副县长有性病;杨副县长和多名女子有染。

传言称,“三穗县当地一位女教师在体检中发现艾滋病,便以强奸的名义向警方报案,随后杨昌明进入了公检部门的视野,最后落马。”

其后黔东南州检察院公诉处工作人员的介绍中,杨昌明的“落马”,导火索并非是女教师报案,而是一名商人的实名举报。该商人业务上与杨昌明分管的部门有联系,举报杨“贪污和索贿”。“据举报人称,杨昌明极其贪婪,凡是经其审批的项目均要求回报,甚至事后会提醒对方有所表示(送礼)。”

杨昌明3年前调任三穗县副县长,分管的工作大多和经济发展有关,包括经贸、环保、招商引资、安全生产、供销、物价、工商、技术监督、电力、石油、盐务、非公有制经济和信息产业等领域。“据检方审查,杨昌明所涉犯罪均是在三穗县副县长职务上完成,被认定的受贿金额为40余万元。”

情色官员现形记

众所周知,近年来中共腐败官员一经查出,似乎总和情色相关,桃色情节增加了落马官员贪污背后枯燥数字的看点。而网络的普及,挖掘出了更多官员贪污受贿,糜烂低俗的事实。

最新的官员“艳照门”:一个是昆明市发改委官员,另一个发生在河南汝阳官员。二者均有不堪入目的照片被放到了网上。

根据这两年“落马”官员“出事”的情况看,几乎都是私生活不检点带出的贪腐现行记。

如,江苏溧阳卫生局局长谢志强误将微博当QQ,发微博约会开房,“自曝”隐私,引发微博“围观”曝光。

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国土局副局长朱小红因妻子微博举报其嫖娼养情人,而被免职。

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

原重庆市广播电视局局长张小川,仅在广电系统内的情人就有30余位,在重庆广电系统内有‘采花大盗’之称。而且情妇们都被提拔的在系统内“身居要位”。

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邓宝驹,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挪用、侵吞公款2.3亿元,包养多位情妇,在二奶身上花费300多万,从认识“五奶”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天,总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

河南省镇平县政协原副主席,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吴天喜,据称经“有道之人”指点后开始到处寻找处女,每次以非处女5、6百元,处女每次2000元不等的嫖资招募处女,目标是嫖100个处女。

从传闻中写了95本情色日记的前海南省纺织局长李庆善,到自称被情妇逼着受贿的广东省盐务局原局长沈志强,再到用MBA管理“情妇团队” 的前安徽省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以及正陷入各种“门”的落马官员,他们几乎都经历了相似的历程:手里有了权力,自然就来了财力;权力和财力到手之后,就有了追求美色的资历,于是乎,权钱色三位一体,构成了贪腐官员生态链。

大陆媒体记者透露,在三穗县当地采访过程中,多名受访者表示,杨昌明落马所牵出的作风问题折射出当地官场腐败和堕落,甚至有官员为求发迹向领导干部“贡妻”。

有媒体曾引用相关纪委人士透露,中共官员5成以上都有腐败行径,甚至中纪委官员都在腐败。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在一次讲话中表示,中共官员恐怕90%以上有收入支出不相符的问题,越是权力部门的官员越有此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