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李向阳怒骂沂水县法院院长林涛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讯】沂水县法院院长林涛是一个枉法、流氓、魔鬼的结合体。为什么我会愤怒骂人了呢? 8月23日,我连续接到四个我原来为其代理维权案的当事人的电话,叫我赶快远走躲一躲。他们说法院给他们打了电话调查我,看来来者不善。

为什么这样制造舆论让朋友们为我担心以至败坏我的社会声誉?原因是该法院一个工作了16年的合同制法警被辞退后既不给劳保待遇也不给一次性补偿,这个被辞退法警在找遍了沂水县所有律师事务所,为其代理这一维权案都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的情况下,找到了我。我为其提起劳动仲裁,仲裁结果当然枉法裁判,我便为其到沂水法院提起诉讼(仲裁裁定书上明确说明不服裁定到沂水县人民法院起诉)。
下面是骂人短讯——
一流氓法院院长林涛:电话无凭短讯为证,便于你搜集把我逮捕以至整死的证据。在你办死我之前,我会尽可能公开征集你枉法办案的证据及案例。如你为具体个案强令法官枉法裁判等众所周知的事实尽快向人民自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李向阳不死且把你送不进监狱的情况下,我会为人民定点清除你这个反党反人民的败类。

二经人肉搜索,以沂水法院稽查室的名义四处打电话败坏我的电话15725950255是执行局孔某某组的,从而可见这是你个人行为不是单位行为,可见你的卑鄙无耻。你千万不要说四处打电话败坏我是案件回访,这都是过去几年的案子且是回访过的。你这执法枉法的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经最终核实,这个电话是恶贯满盈的袁家军所用。袁家军当前是沂水法院稽查室的一条狗,我被法官当庭殴打事件他是法院推出来站在最前面继续迫害我的人)

三依法办事是社会公正和谐的根本,你身为法院院长违反《劳动法》侵害职工权益。面对依法维权你施以流氓手段,所以说你是反党反人民的败类。

四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认识与说法:谁从个人角度仇视李向阳,谁一定是大腐败分子。不说以前被法办的,当前的张传才还是你的走狗苗德国等事例充分验证了这一事实。所以说,你一定是一个被关进监狱的反党反人民的败类。
(张传才在做镇委书记期间,为了让我无精力为农民代理维权把我的房子都拆了,对我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动用黑社会。我与众多百姓组织了其贪腐材料对其告诉,无果。在我们的告诉中,其官至沂水县副县长。前不久,因为勒索铁路施工款,最终被铁道部盯上,现在双规中,已查明的贪污达上千万元,仅从二奶处起出地板下的一宗现款就几百万元,二奶睡的都是红木床。苗得国,沂水法院民庭副庭长,因收受当事人贿赂数额巨大被人拿住铁证,今法办。其人伙同林涛骗取我的当事人近三千万诉讼费分脏;我代理的一起农民工人身伤害赔偿案,苗得国收了建筑商贿赂为了达到枉法裁判的目的,向当事人说只要不让我代理这案子就好判,我退出代理后,该案作出了枉法判决;苗德国还到处宣传:李向阳虽然不收代理费,但是他代理的案子法院不会判出好结果的,当事人赚小便宜吃大亏)

五当前情况判不了你,国际法庭当会作出你反人类罪的判决。 (该条是接续上一条的)

六恶贯满盈的林涛:让法官施小流氓手段打我、骗我的诉讼费、立案刁难我,你这个狗杂种天良丧尽!你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

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会认为上面短讯带有恐吓、侮辱等言辞。在此我说:你错了,我的如上言辞在沂水县都是合法的、甚至是被倡导的。

这正如前几天我去沂水县法院为法警维权案立案时法院的法官所说;你在北京还是临沂能立案,在这里不能立,因为沂水县法院有特别规定。

比如说,十几天前,因为沂水县世纪广场业主维权案,我作为代理人参加了由县房管局的武局长及王科长主持的协调会,就在这个会上,就面对着这两位大领导,面对着众多业主代表,物业公司的宋理理对我大加谩骂,以至恶母地骂到老人,并扬言把我扔到楼下,房管局的领导们露出对宋经理的赞许之容之言。我为此到派出所报案,得到了“不算犯法公安局不管的结论”。

比如说,几年前我为属地在沂源县的联合化工公司(上市公司)的职工代理维权案,刚才立案前的材料证据调查收集阶段,联合化工公司派了四名中层干部把我父母的门上钉上了一把斧头,并贴上:李向阳你再管闲事就等死。当时小区的监控录像记录下了这帮歹徒。我报案后,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我最终得到的结果是:不予处理。

再比如,我被沂水县法院的法官当庭殴打事件,也是没有处理的,并且,法院把我的医疗单据原件收去不退还也不给赔偿,让我医疗保险报销都报不成。这事也最终是:不处理。

再比如,十年前,我正为十几个村(只一个胡家庄就分五个大队近五千口人)近万人提起“违法行政征收诉讼”,被“人民政府”绑架关押进黑监,绑架送押中我被打伤,至今脸上还留不伤痕。这案子也是:无人处理。

从以上事例可见,在沂水县,如我的短讯骂人巩吓人是没罪的。就是打人也无罪,就是绑架也无罪。

我的所做应是有罪的,真心期盼着我把推上审判台,这也许是我盼不来的。这正如我当年被关进黑监狱时我抗广议说,请逮捕我审判我,不能把我这样关押。当时沂水县派去与我谈话的崔广泉(原县委办公室主任兼信访局局长,几年前因索赌被人抓着铁证被双规,但没法办)所说:李向阳,不要异想天开,不会给你那样的说话机会的,要想自由就保证不再干涉农民问题、不再与党作对。今天的领导也许会说:李向阳,不要想得美,不会给你说话的机会的,你只能等著被关进黑监狱、只能等著被暗杀。

比魔鬼还无道的歹徒们,来吧!我李向阳早就这样喊过。我不会如狗一样苟活着,为了民主法制普照众生献出生命是我生命的永恒的。法制、民主、人权是需要用鲜血来浇灌,但愿我的鲜血汇进杨佳、胡文海等仁人志士的鲜血中,汇进为了人权而献出生命的千千万万人中鲜血中,催开中国的法制、民主、人权之花!

此刻不想再多说,心存正义与良知的人都与我一起唱起《草泥马之歌》吧,唱给那些如林涛、袁家军等双手沾满了血腥的官员们!其实这首歌时刻响彻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是什么力量让全民愤骂啊? !

林涛(沂水法院流氓院长):13608900959
刘恩昌(沂水县法院副院长)13854940140
孟祥晖(沂水县法院政治处主任)13969960539
郑祥英(沂水县立案庭泼妇法官,立案庭监控录像为证)13884876119
袁家军(沂水县法院原监查室主任现监查室待退狗官)15725950255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