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奇怪的抄家暴露了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讯】明慧网八月六日有一篇文章《山东冠县韩金芳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今犯罪记录》,文章开头即记述了一次相当奇怪的抄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一大早(约六点前后),聊城市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长管某,带八个县市公安局长率领十几车恶警来冠县迫害法轮功:抄了四个公安人员的家、四个牙科诊所、两个六一零人员的家(韩怀疑这两个人泄密),几名县府工作人员和家属的家……”

这次抄家相当奇怪,抄家者来自冠县以外,而被抄家者竟然涉及到冠县政府、公安,甚至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内的人员。级别也相当高,由市国保大队长及八个县市的公安局长带队。看来这次抄家,既没有使用冠县本县的警察,甚至相当级别的政府官员也都被蒙在鼓里。抄家之诡异,真是匪夷所思。

那麽,中共地方当局为何要下这样的毒手抄家呢?原来在二零一零年的二月二十六日,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发表了一篇《山东冠县恶党政法委书记韩金芳犯罪部分记录》的文章。这篇文章相当翔实,洋洋洒洒万余字,将韩金芳担任冠县政法委书记两年多来的罪恶行径来了个大起底。文章大致按时间顺序罗列,很多都准确到哪一天,甚至精确到哪一时,将他所犯罪行完整地记载下来。包括他所参加的一些省级会议,如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山东省召开的三天安全稳定会议,韩金芳在会上的态度与表现也都被记录了下来。

像韩金芳这个级别的中共官员,主管全县对法轮功的迫害,一般都是躲在幕后操控的,罪恶很难被发现,可是明慧网的这篇文章却将他的罪恶条分缕析地展示了出来。

其实,地方当局策划的这次抄家,就是在极度恐惧下做出来的。恶人们恐惧什么?当然就是自己的罪恶被揭露。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仍然盘算着能像做其他事一样,一边作恶,一边还装模作样地作出正人君子的模样。可是自己干的所有勾当都被揭露了出来,自己还怎么在人前立足?另一方面,这样的记载本身就是历史,而且是对好人迫害的历史,那要被永久地刻在耻辱柱上的。不但以后自己要面对法律的追究,自己的后人又怎么在人前立足?何况这样的罪恶经明慧一报导,自己就是“恶人榜”上的罪人了,那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韩金芳们能不害怕吗?

让恶人们恐惧的还不只是这些,而是韩金芳们对于自己生存环境的担忧。怎么自己的每次恶行都有记载?看着明慧网上罗列出自己真实的罪恶记录,韩金芳还会相信谁?除了那些和他一样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中共党徒外,恐怕他很难相信其他人。就是这些和自己一起作恶的人,能保证他永远和自己一心?能保证他不出卖自己?恶人在作恶时可不都是比凶斗狠,可是一旦被问责时,看谁推的干净!

看看这次抄家的物件也就明白了恶人的恐惧和疑虑。公安,许多也是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责任人,怎么去抄他们的家?更叫人震惊的是对“610”人员的抄家。“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所挑选出来的人,可都是经过层层把关的。这要抄出点什么还好说点儿,趁势把人家给收拾了,可是要抄不出来呢?还怎么指望人家去给自己卖命?那些参与抄家的公安及“610”人员,看着自己的同伴都受到这样的对待,他们不会感到寒心?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对法轮功理解和支援的人士分布在社会各阶层,而且越来越多。当然还说明了对韩金芳罪恶的揭露,可不是一个两个人所能做的到的。那必须有相当一部分人,经过长期的留心观察才能将他的罪恶汇总起来。这其实也说明韩金芳作恶时,总有许多双眼睛在默默地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韩金芳这次抄家动的干戈很大,也非法抓捕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也使得一些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可是他想借此断绝正义之士对他罪恶的监督仍然没有得逞,也不可能得逞。这次发表的《山东冠县韩金芳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今犯罪记录》,就是接着去年《山东冠县恶党政法委书记韩金芳犯罪部分记录(图)》写的。写作方式一样,仍然是相当详尽地罗列了他一年多来的罪恶言行。虽说仅仅一年多,可是这篇揭露他罪恶的文章仍然有一万多字。

其实,何止是韩金芳,从明慧网揭露出来的中共恶徒作恶的罪行来看,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的罪恶资料,也已经或正在被收集当中。当罪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时,所有邪恶的因素都将被解体清除。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