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香港关注温州铁路灾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8日讯】由于香港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中国每发生什么大事件,香港市民都有“患难与共”的心情,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类似的事件也可能在香港发生。于是这个“井水”就会知觉或不知觉的去犯“河水”,利用香港尚存的自由,表达自己的心声,实际上也帮助还缺乏自由的中国同胞发表心声。

港媒声讨中宣部 声援中国抗命同行

723温州铁路灾难,真相为何惹人关注,大批香港记者赶去采访,当局救灾过程中种种荒唐、脱序的行为,又怎能逃出香港记者的法眼?那些报导当然导致香港市民的挞伐。中宣部所出的禁令,当然也被香港媒体(除了党报)所声讨。期间更是大事报导中国媒体的抗命行为,图文并茂,除了是声援同行,为中国的新闻自由打开血路,也是在捍卫香港日益萎缩的新闻自由。在中国同行中,广东南方报系“子报”的表现,更是香港媒体所最关注的,因为地理、文化因素使彼此更加接近。不过这次抗命的京沪报章,香港也一样大幅报导。

悼念中国受难同胞 引发港民反对高铁

除了媒体的表现,“体制外”的香港市民,自会开展适当的活动来声援受难的同胞。在著名的香港中国事务评论员、商业电台节目主持潘小涛的号召下,七月三十日晚,有上百市民分别在旺角和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集会,为死难者默哀。是晚,也有逾千游客在维港两岸欣赏幻彩咏香江。因此悼念活动可说是给醉生梦死的游客浇上一盆冷水,也教育香港人,不要“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七月三十一日晚,民主派中的社民连与人民力量两个团体再组织包围旺角火车站的纪念活动。

尖沙咀海旁是民主派活动的传统地点,但是这次中心放在旺角火车站,就在突出这次铁路灾难的性质。香港人除了表达普遍的人道关怀之外,还有“感同身受”之处,乃是因为香港也有来自北京的兴建高铁的指令。这个开始于2009年底的社会运动,除了因为香港特区政府需要耗费667亿元纳税人的巨款来建造对香港并无必要(对中国却很有必要,可以让武警与共军迅速开进香港),而且因为建高铁而需要一系列的拆建,其中拆掉菜园村引发更大争议。

这次反高铁运动引发上万香港市民在2010年1月上街,力图阻止立法会通过拨款,然而因为“功能组别”的关系,保皇派得以保持多数通过拨款,虽然场外激烈的冲突导致流血。通过这次事件,也让香港市民提高民主意识,那就是没有立法会的普选,就不能真正代表香港市民的利益。这场社会运动,也激发80后的年轻人,关心自己安身立命的香港未来的命运,尤其是网路串联更成为开展社会运动的重要形式。很快,除了80后,90后也在香港“崛起”。因此这次温州铁路灾难,再次挑起香港市民的神经,相信未来的社会运动,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尤其是年轻人。

香港民主运动影响中国 三千人烛光晚会显温州

在这次悼念温州铁路灾难的活动中,也有深圳市民参与。在近来香港举办的各种对抗专制政权活动中,中国内地人士的参与已经形成一个惯例,显示香港民主运动与社会运动对中国的影响,参与的中国民众向车难的死难者献上茉莉花,也显示中国民众对茉莉花革命的热切期望,虽然外界已经冷却。

香港民主运动对中国的影响,在这次事件中也明显展示出来。那就是7月25日晚上由网上微博发起,“纪念723特大追尾事故”追悼遇难者的烛光晚会在温州出现。现场人山人海,估计有近3000人参与。由于是网路号召,所以当中许多是年轻人。人们摆起心型蜡烛,有的人点燃孔明灯,各自用不同方式来追念这场事故当中遇难者的亡灵。

这种纪念方式显然是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对中国内地的渗透,有这个先例,未来中国出现各种事故导致出现死难者后,都可以用烛光晚会的形式举行悼念,虽然也是统治者眼中的“非法集会”,但是如果连哀悼死难者都要进行流血镇压,只能让中国民众进一步认识共产党的没有人性,从而激发更大规模的反抗。由于“群体性”的反抗运动越来越多,各类天灾人祸也有增无减,死难者更多,一旦各种形式的烛光晚会在中国遍地开花,也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时候了。

“爱国人士”爱党?还是爱民?

除了“体制外”外的活动,就像赵连海事件、艾未未事件等等,温州铁路灾难对香港的“爱国人士”也产生新的冲击。对中国当局这些毫无人性的做法,考验这些“爱国人士”是爱党,还是爱人,有没有人性。一向比较有“异议”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在8月2日就表示会在当天去信中央, 要求彻查温州火车相撞的原因,并要求在铁道部实施廉洁的措施,因为他认为这次事故隐藏了惊天动地的腐败,亦质疑铁道部的解释是避重就轻,因而有必要彻查事件。

但是根据刘梦熊以往的表现,这次反应是慢了一点,因为已经有人在逼爱国人士表态,压力最大的是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不但香港人向她施加压力,连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也点名要求范太动议成立调查委员会,因为目前的调查委员会不但是国务院自己查自己,而且级别太低,因为组长是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以准部级来调查正部级的“铁老大”,见笑了,所以才有人大常委会出来的呼声。

这对范太是非常尴尬的事情,因为她有心问鼎明年的香港特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得罪北京当局呢?所以出来一大套官腔,以什么“架床叠屋”的理由来回绝,惹毛社民连要发起一人一信运动,要求范徐丽泰在人大常委会提出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此人本来身段较低,在香港有较高的民望,但是这次这么一闹,露出了本质,但也可能因此获得北京欢心。至于总理温家宝,以前还被某些媒体吹捧为“平民总理”,也有一些评论员一直为他辩解为“身不由己”,但是这次的当众说谎,就让他的“中国影帝”形象深入人心了。

总之,这次事件进一步教育了香港人,更加认识共产党的本质与几乎无可救药,这有利于香港民主运动的进一步开展。

还值得一提的是,10名在香港升学的中国内地学生在网上发起联署,就温州灾难提出13项诉求,联署信呼吁更多的港人支持他们,指出:“与那片土地血脉相连的香港,真的就可以幸免于集权的恶果吗?”他们甚至同情与声援香港市民抗议在中国(共)强迫下兴建高铁的社会运动,因为“花费600亿的工程,最后却带来惊恐和死亡,你,不气愤吗?”这种民间相互支持的互动,把中港关系推进到新的阶段,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文章来源:《看》杂志 第94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