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锚”酷刑杀人天津港北监狱遭举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杨蓉真报导)2011年7月29日凌晨,一位名为李希望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改名为滨海监狱)。据李希望的朋友透露,李希望转到港北监狱仅十天即死亡,亲友认为他的死不寻常,应是受虐致死。目前他的友人发出一封举报信,希望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其家人也收集了过去港北监狱大量虐待在押法轮功学员案例(约66人)作为佐证。

遭受“地锚”酷刑长达十多小时

据李希望友人表示,李希望身体健康、神清气足,为人豪爽仗义、心胸豁达。因修炼法轮功遭当局迫害关押在河西区看守所。 2011年7月18日转押至港北监狱,却在7月29日凌晨死亡。转到港北监狱前,李没有生病或其它意外情况;此外,李的友人认为,从看守所送到监狱应该经过严格体检,身体状况各方面都符合关押条件才对,因此到了港北监狱仅十天时间就死亡,应该有不寻常之处,推断事件中的相关责任单位和人员有枉法和渎职行为。

据说,李希望在这十天中遭受了一种“地锚”酷刑——用铁板制成管桶,将人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这种酷刑对人折磨的极限是两小时,而李希望竟被“锚”了十多小时,直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对于李希望被用“地锚”施虐的说法,李的友人认为是故意虐杀。其家属表示,只看到港北监狱提供的抢救李希望时的录影,并且很模糊,因此怀疑该录影经过了人为处理。由于监狱里对在押人员日常生活实施24小时监控,因此,家属要求港北监狱出示李希望在押十天的完整录影资料,以及港北监狱与李希望事件有关的监狱领导和警员值班记录。

李的友人提出疑点及要求:

1、李希望被天津市河西区法院判刑,这是家属在他被移交到监狱,并在他死亡之后才得知的。为什么秘密开庭审判而未通知家属?法院此举是否违反法纪?我们希望追究法院相关人员责任。

2、李希望于2011年7月18日从河西看守所送到港北监狱的,期间应该通过严格的体检,已确证是否患有致命疾病和伤情,有关部门应出具当时的体检结果。

3、李希望于2011年7月18日到港北监狱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短短的十天里死亡?

4、李希望死的当天,是哪个警员值班?哪个监狱领导值班?对李希望的死至少负有工作失职的责任,但我们至今没有看到港北监狱的任何处理决定。

5、监狱给家属看的死亡证明是监狱医院开据的,死亡原因为“心力衰竭”。从我们到各大医院的咨询结果看,心力衰竭是因为原有心脏疾病或过劳造成的。李希望没有患过心脏病,那么什么情况可能造成他在短短十天内过劳而死?是否与遭到“地锚”的酷刑有关?

6、如果李希望真的遭受了“地锚”酷刑,到底是港北监狱哪个领导同意的?哪个部门批准的?又是哪个警员具体实施的?其目的是什么?这不只是渎职枉法,虐待被监管人的问题,是涉嫌故意杀人罪!

7、李希望已于2011年8月4日被火化。在此之前,港北监狱方面至少应该向家属澄清以上问题,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为什么草草火化了事?这里是否存在:监狱方面为掩盖非法致死李希望死亡的证据,并庇护滥用刑罚的相关领导和具体责任人?

家属收集66名法轮功学员受虐名单

除了上述原因外,家属称因为过去港北监狱即有大量虐待在押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因此他们有充分理由相信李希望是被虐杀的。家属将提供所搜集到的相关事例,以及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做为佐证。

由搜集到的相关事例得知天津市港北监狱虐待在押法轮功学员的案例约有66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过罚站、坐小凳、殴打、高压电棍电击、独居地锚、浇凉水、野蛮灌食、体罚、关禁闭、强制劳动、不让接见等虐待。尤其“地锚”是港北监狱最令人发指的酷刑,据说还被推广到天津其它各个监狱。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周向阳、卫广华等人多次遭受“地锚”的酷刑折磨。

具体名单为:周向阳、王军力、勾新东、冯庆瑜、王亚杰、时宗飞、郭丑华、林光浩、李金明、王春来、刘铁军、尚永万、王俊晓、徐国勇、宋支山、杨鸿泽、刘文良、陈同庆、陈鸿生、马健、曹晓军、张军、马立臣、陆希磊、王世渊、马永悦、樊建明、李希良(由天津监狱转来)、张永齐、孙洪杰、刘经宪、陈光、陈杰、王永张、聂宝力、李源勇、田志刚、闫学钧、李会义、闫万红、张永利、张祝三、王学谦、李广文、李广远、任东昇、郭士刚、黄春来、曹志甯、徐胜军、郭建忠、王**(蓟县)、郭德友、赵伯仁、吴建华、王宝东、王福春、李振军、徐振军、陈晓博、(宁河,不知姓名)、孙树桓、朱永康、张瑞山、龚景旺、魏广华(由天津监狱转港北监狱)、李希望(由天津监狱转港北监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