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首破中共禁令 公开抨击北京是“梦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剑彤综合报导)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自今年6月底获假释以来,昨天(28日)首次对中共当局进行了公开批评。他打破中共对他实施假释条件——不能发声的禁令,公开在美国新闻周刊网站发表文章,称北京是“梦魇”,他指责中共当局剥夺中国人基本权利和自由,并表示中国的司法制度无法信赖。

6月底来首次公开抨击中共

艾未未在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Newsweek)发表与他家乡有关的文章,他写道:“北京最糟糕的地方在于,绝对不能相信这里的司法制度。没有信任,就辨识不出任何东西,就像沙尘暴般。”

54岁的艾未未说,他在遭到警方羁押期间所受到磨难,让他体悟到,他只是这个匿名制度中的1个号码而已,“他们否定我们的基本人权”。艾未未的艺术作品已在全球各地展出。

他写道:“只有你的家人会呼喊你失踪了。但你无法从街道社区或官员,或甚至是更高阶层的法院、警察或国家领导人得到答案。”而“北京是个梦魇,挥之不去的梦魇。”他还指北京是“一座暴力城市”,政府对急遽膨胀的腐败现象打击不力。

艾未未同时抨击了现行的中国法律制度和农民工政策。艾未未写道,每年有数百万人进入北京建设公寓桥梁与道路,但他们却无处栖身,那些住宅只属于政府官员,煤城工业大亨以及企业老板。

他并对路透社证实,《新闻周刊》网上版对他的引用是来自于他本人之口。

路透社刚刚发自北京的消息说,这是艾未未今年6月底被释放以来第一次公开批评中共政府。

中共假释条件:不得在网上公开议事

敢于直言批评中共的艾未未,今年4月初开始,消失了近3个月。他被逮捕的消息尤其在西方国家政府中引发震惊和抗议。后来在全球强烈抗议下,中共当局宣布艾未未因为逃税遭到监禁,接着将他释放。

中共当局对他实施假释条件是,他不得接受记者采访,不得会晤外国人,不得在网上公开议事。在当局警告及监控下,艾未未一直避谈81天被关押期间的遭遇。社交网再也见不到他的踪影。

8月9日,中共官方《环球时报》英文版整版刊登对艾未未的独家专访,称这是他6月22日获释后首次接受采访。但是这篇没有中文版的专访被外媒认为是做给西方看的,中国人根本无法看到。

8月7号艾未未突然重返twitter,连续3天在推特上和网友互动。不过8月7号,他只是发了几张有深意的照片和几句简短留言。8号艾未未连续发了3条推文。

8月8号德国《明镜周刊》第一次向德文世界披露了有关艾未未被捕八十一天的很多细节,其中确证了艾未未被囚禁的地方为北京的密云县,甚至讲到了艾未未经历了传统囚犯,例如张志新都不曾有过的囚禁经历。

8月9号下午,艾未未在twitter再次露面,他公开发声:如果你不为王荔蕻说话,不为冉云飞说话,你不仅是一个不会为公平正义站出来的人,你没有自爱。

一直关注艾未未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认为,艾未未的重新出现是预料中的事,因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对于不公正的事情是不会保持沉默的。

无法预知后果

艾未未被北京当局带走的81天期间公、检、法等机构完全没有向艾家提出任何关押的理由及告知关押地点。

此前,一名艾未未信赖的消息人士也曾向BBC透露了更多有关他此前遭到拘禁的细节,艾未未称在被囚期间经常“与死亡擦身而过”。

艾未未曾简单描述过当时的情形,“81天,52次审讯。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审讯通常是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审讯的警察都是两个人,他们用聊天的方式和我说话。”

艾未未78岁的母亲高瑛曾表示,这81天对家人的折磨太大了。

高瑛:“我这一辈子没流过这么多的泪,真的,非常痛苦的过来(这81天),我的健康也得到了伤害。……“因为在那个时候我找不到政府,也没有人来理我,但是,我失去了儿子﹔众多媒体对这个事件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真的感觉我不孤独了﹔有这么多伸张正义的一些媒体,对我儿子这次的打压提出抗议,我感到欣慰。”

艾未未对路透社表示,他已写下了在北京生活的印象,至于这将给他带来何种后果,他无法预知。

相关视频新闻:【禁闻】英文官媒访艾未未-被指堵外国人嘴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