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钊:他们是最可恨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1日讯】在天津河西区小海地珠江里67号有这样一对老夫妻。大爷叫张树向,大娘叫周芳清。

周芳清,曾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四分区的儿童团团长,45年春,亲手击毙日伪军少将旅团长张联魁,48年冬“以团代党”入党,多次参加地下党的工作。

张树向是志愿军老战士。其父张新在抗日战争中倾出家资,帮助晋察冀的萧克、包森、李运昌等将领领导的抗日武装。张树向50年入伍当了一名防化兵,参加了细菌战。

周芳清做为志愿军未婚妻,苦等了十年,才于60年两个人组成了家庭。

然而,他们并没有因为当年的军功、战绩,而享有应得的待遇。由于两个人来自老区,农民朴实的性格,与大城市的官僚作风格格不入。张树向没有了专业干部的资格,单位领导说“你那支部队都应享受干部待遇,但具体到个人,没有名单,不能说明你是干部身份。”周芳清的经历更特殊,入党介绍人、老村支书、前后两任书记、党证上的印花,都能说出来,可是,儿童团打日本鬼子、以团代党、代理区长工作等等都不承认了。

04年周芳清住院长达537天,政府竟然没有给予任何帮助。当时,两个人工资相加才1500元。

可,这两位老人依然相信那个党会为他们解决应有的待遇的,那个日子能到来么,真卖命的不如耍嘴皮子的。

两个人为天津汽车工业公司工作五十多年,住的房子还是张树向转业时部队分的14平米的伙单元宿舍房。

他们现在年近八旬,在他们有限的岁月里,还能有希望感受到那个党妈妈的温暖吗。

他们曾是抗日小八路,曾是最可爱的人,最可爱的人的未婚妻,曾是受法律保护的志愿军未婚妻。现在被党妈妈抛弃了,用不着了。党妈妈宁可养一个贪官、养几个二奶,也不会养这些无用的“炮灰”。可他们却还做梦,党妈妈会有一天突然地关怀他们。周芳清住院时还经常记起,老支书陈书记说的“打鬼子是为了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为了我们的子孙能过上好日子。”好日子永远没有他们的份的。

这才叫“最可爱的人”成了“最可怜的人”,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处就是他们的愚忠、愚“孝”,“孝”于不承认他们的、早就抛弃他们的、那个党妈妈。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可恨的人”。

来源:作者投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