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长峥:艾未未 说破皇帝新衣的孩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1日讯】不惧软禁之身,艾未未愤怒再发声

据独立媒体2011年08月29日讯,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周日(8月28日)在美国《新闻周刊》网站上发表文章,猛烈抨击当局剥夺其公民享有基本的人权,他说首都北京是一个“暴力的城市”。

这是艾未未今年6月底被释放以来第一次公开批评中共政权。

BBC中文网报导,艾未未在文章中指控某方不允许其公民享有基本的人权。

在这篇措辞强烈的文章中,艾未未说,中国首都北京是一个“暴力的城市”。

他还批评中国政府腐败猖獗、司法以及民工政策等。

路透社报导说,艾未未的文章显示,他已经对他6月份获得释放以后的严格限制越来越失去耐心。

同时,北京也面临挑战,如何对待像艾未未这样的中国最知名的社会批评家。

艾未未在文章中写道,每年有数百万的民工来到北京,修桥、铺路。这些人就像是北京的奴隶。他们住在非法的建筑物中,但却经常遭到当局的拆毁。

但那些煤老板、大企业的头头们则到北京来行贿,享受荣华富贵。

限制自由

据一位知情人介绍,按照当局的规定,获释后的艾未未在一年之内不允许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会见外宾、使用互联网或是与其他维权人士交流。

尽管这样,艾未未经常利用推特(Twitter)代表那些被监禁的异议人士发表看法。

艾未未在《新闻周刊》的文章中说,身穿西服、打着领带的中国官员对外国人说:“我们是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做生意”,“但是,他们不允许我们享有基本的权利”。

路透社曾试图在星期一(29日)联系到艾未未,艾未未证实他的确写了这篇文章。他说,该文章是基于他在北京生活的印象而写。

但他补充说,他不知道文章将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同时,艾未未拒绝进一步解释,他说,当局限制他跟记者讲话。

大胆批评

艾未未在被秘密关押期间经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折磨,他仍然面临被监禁的危胁。

艾未未在文章中提到自己在被拘押的经历时表示,“在北京最糟糕的就是你绝不能相信司法系统”。

他说,“我在监狱里的经历使我明白,在中国有许多秘密地点来关押那些没有身份的人”。

他还说,只有你的家人在为你的失踪呐喊,但是没有人会给你答案,街道办事处、官员、法院、员警、甚至是高层以及国家领导。

艾未未表示,在他被关押期间,他的妻子每天都写请愿信,给警察局打电话,询问我的下落,但是她得不到任何消息,毫无音信。

何去何从

艾未未获得保释后,中国政府说,他们仍然要对他涉嫌经济犯罪进行调查。

但艾未未说,他从没有接到过当局的任何正式通知,要他解释经济犯罪的指控。

艾未未的文章还提到,他的任何艺术都不代表北京。

他说,他上周在公园里碰到有人拍他的肩膀或是向他竖大拇指,用这种秘密的方式表达他们对他的支持。

“没有人愿意出来讲话。人们在等什么?他们总是对我说:‘未未,离开中国吧。’或者是,‘好好活着,看他们去死,’”。

艾未未以前曾表示过,他绝不会移民,但是从最近的这篇文章看则很难说。

因为他在文章中写道“要么离开,要么耐心点,看他们如何灭亡”。

“我真不知道我将要做什么”,他写道。

面对艾未未在官家“牢程营”里所经受的可以想见的炼狱般的非人酷刑,面对他被“监视居住”后的沉默,东野长峥长久以来心里的痛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六十年来头一次有中国的知识精英敢于面对面地同强权死拼,六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人敢于在天朝站着说话,六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人把对弱者的帮助对人民的爱化为实际的行动,六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让汶川地震中被豆腐渣校舍中死去的孩子们又重新夺回了他们的名字,对某些人来说他们是不存在的,正如那些板桥连环大溃坝中死去的数十万冤魂一样。东野长峥一直心里难过,那个勇敢的男人会不会从此沉默,会不会说出“我没有敌人”一类的屁话?而今,艾未未竖起他著名的中指说“绝不”。仅仅因为这个,任何非议艾未未的人,东野长峥都要骂他们八辈祖宗,他们不是人。六十多年来,我们只出了很少的几个象艾未未一样敢于说破皇帝新衣的孩子,赤子之心艾未未,“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热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未未把父亲诗中的意境,变成了惨痛的现实。赤子之心艾未未,我们爱你。未未,想着你在牢程营里的惨痛经历和现在生不如死的状态,我们多么希望你离开,离开这片残忍的土地,可是我们内心深处是多么不希望你离开,是多么希望你就站在这片悲凉的土地上,领着我们站着说话!未未,我们爱你!

文章来源:《博客网》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