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且谈老外成为“中国通”之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9月5日讯】一些老美的中文真不错,懂不少成语,能够跟上中国人的时尚读书品味,去年以前读韩寒,并时不时地译上一篇或者介绍上一段。今年则紧跟李承鹏小品文走红的步伐。当然,他们有时也会发个EMAIL来问我,某个词或者某句话应如何理解。于是我也得跟着读他们的作品,为老美说文解字。容易一点的几句话就解释过去了,烦难点的有时便要写上几段文字解释,或者花上一番口舌。但最近李承鹏那篇“低俗小说:人人都是老鼠会”,却真让我花费了一番工夫。因为里面的“国情掌故”太多。

先是那博文名字“人人都是老鼠会”不好懂。“老鼠会”是什么?我好不容易给他讲解清楚,“老鼠会”是传统的中国民间小额金融互助机制,以自愿为前提,特点是发起者能够拿“头会”,解决自己急需用钱的困难。后来又被演变发展为传销组织。……但这与作者文中表述的内容有何关连?我怎样都无法让他立刻按照中国人明白的意思理解。于是我想先从文章内容开始,待明白了内容之后,再理解“老鼠会”,也许能够接近中国人的理解水平。

不过,我马上就遇到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一碗炸酱面颠覆国家政权”与“红会万元工作餐未能颠覆国家政权”这两则近几月出炉的国情掌故。于是我从中国人痛恨三公消费,一年公款吃喝花费多少亿开始讲解,并给了他一个关于红十字会万元工作餐的报道,马修不愧是“中国通”,立刻明白了拜登一碗炸酱面在中国掀起的风波是何意义了。

但作者到加油站加油又如何产生了“揩油的是你们中石化”这个问题?马修每个汉字都认识,但却弄不明白其中那曲里拐弯的中国特色背景。于是我只好先讲背景,中国的石化行业是由国企寡头垄断并随时在政府默许下加价,垄断地位决定了消费者无法选择更好的更便宜的服务,只得忍受价高质次的服务质量,所以李承鹏将加油比作“抽血”。政府为什么袒护石化行业?因为这些寡头企业是政府税收的重要来源……

接下来一段当中一句“玛莎拉蒂对我直吼:餐巾纸都要贪,卫生巾要不要。贪?有你干爹贪?”我告诉作者,“玛莎拉蒂”这车型已经成为中国的“富”“贵”阶层的符号,典故出自前一向搅动中国的炫富女郭美美。好在郭美美事件他知道,但我也听出来他并不是太了解中国人为什么要将对权贵阶层的不满倾泄到一个看起来有点不太聪明的年轻女子身上,于是我找了一篇集中介绍郭美美事件的文章让他以后慢慢消化。好在他懂那句“玛勒戈壁”,这是在前两年学习“草泥马”这句国骂时,打兔子带搂草顺便学会的。

至于作者那句调侃“为什么我这么恨米国,还想移民米国,这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这是马修早几年就发现的问题,他也一直在问、在思考,我也认真长篇大论解释过。他对此有自己的观察与解释。所以他只嘀咕了一句便不再纠缠于此。方便我接下去解释“差点撞上一横穿的老太婆。确定没撞上,我驾屁遁飞奔了。这时千万不能下车去搀扶,一扶,就得扶一辈子。”

这故事说来话长,典出2006年11月20日早晨南京65岁的徐寿兰老太太。那天早上徐老太太在等公交,人来人往中,徐老太被撞倒摔成骨折,构成8级伤残。当时路过的青年彭宇第一个扶起了老人,送她去医院做完检查后,徐老太以彭宇将其撞倒致伤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彭宇赔偿医药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总计13.6万余元。庭审中,双方就事件中老人是否为彭宇所撞倒各执一词,真相扑朔迷离。南京鼓楼区人民法院经4次开庭审理,于9月5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彭宇补偿徐老太 45876元。经此一事,此后在中国,凡有人因病、事故等倒在路上,都会造成路人围观却无人愿扶一把的中国景观。

这个国情掌故,我以前在对他解释中国人为什么见死不救时说过,他有印象。于是只要告诉他李大眼并非真撞上老太婆,而是借此抒发一下对世风国情的不满。为了让他加深印象,我对他讲了中国作家梁晓声最近的愤怒之言:再过十年,中国如果还是今天这模样,他将在两条路中择一,要么移民,要么自杀。那“屁遁”之辞的即兴发挥,我得从《封神演义》里的“土遁”说起……

接下来继续说道作者躺在长椅上休息时,“有个大姐就附耳跟我说:放心,我们上面有人,只要发展几个下线,就可以赚钱。”这里又牵涉到近年中国官场升迁秘籍,即男靠送钱,女靠赔色。又只好花上两三分钟说道一遍,并送上几个链接让他自己慢慢学习消化。

这李大眼好搬弄国情掌故,如官员与情妇微博私聊漏气,孩子读书择校给校长送红包这类中国特色,陈胜吴广起义等历史掌故,全给他一锅烩,揉进一篇博文里掰扯,用来说明他不是十三亿分之一的股东,而是无权者,没有政治权利。所以这国不是米国,米国是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by the people,而是上线骗下线的“老鼠会”。再给他讲前一向国内微博上有人引用fool the people,off the people and buy the people来说明中国政权性质,好在后一句对林肯语录的机智发挥在英文世界广为流传,他一听就明白了。

讲了整一个小时还不止,我问马修我讲的是否能让他明白?他说“大致明白”。但我知道那是客气话,肯定他不明白的地方多了去。但他也知道不能太扫我的兴,否则下次我会嫌困难劝他作罢。我其实也不知道他将这篇小品文译成英文后,英文读者能够明白李承鹏这位中国作家到底想说什么?有时想想也真是难为这些老美了,谁叫他们感兴趣的是此刻的中国?这可是连我们自家人都看得眼花缭乱的国度啊。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