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911十周年 美国价值进入中东

【新唐人2011年9月12日讯】911恐怖袭击事件,转眼就是十年了!十年,是个不短的时间段,但任何经历那场大灾难的人,恐怕都会记忆犹新,因为它太令人震惊,太令人悲痛,更令人愤怒!

在我一生中,至今有过两次这种情绪,一次是1989年天安门屠杀是时候,那时我已在美国,从电视上看到端著刺刀的中共军队和把人压成肉饼的坦克,真是愤怒得肺都要气炸了。再就是十年前的911那天,看到恐怖分子居然用劫持的民航飞机把世贸大厦轰塌的情形,那种震怒,是没有语言可以表达的。

那是一辈子都没法忘记的经历,也我一生中最长地、连续几十个小时地坐在电视机旁,观看人类史无前例的邪恶。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当人决定从上百层的高楼上跳下去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悲惨。从跳的一刹那,到落地,起码有一分钟吧,什么样的死刑惩罚有这么残酷?

当完全从事商务活动,代表着人类的创造精神、自由贸易精神和繁荣富裕生活的世贸大厦被用劫持的民航飞机撞毁,当平静地工作的人们被这样杀死,西方左派还不承认这是在挑战我们的生活方式的话,那他们就在事实上成为了恐怖主义的帮凶!

911事件后,我写了许多篇评论,坚定地支持美国铲除恐怖分子的反恐战争。留心我文章的读者或许注意到,我可能是华人中就反恐问题写过最多评论、最支持布希政府军事铲除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权的作者。

911十年了,今天回过头来看,美国打的这两场战争,铲除萨达姆,结束阿富汗的塔列班,都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不管今天有多少左派,多少头脑不清的人反对那两场战争,但只要举出一个事实,就可以证明这两场战争的正确性,那就是过去十年,美国没有再遭到恐怖袭击。不是恐怖分子不来袭击美国,而是通过这两场战争,无论从心理上,还是实际能力上,都重创了全球的恐怖分子。因为这两场战争铲除了恐怖分子的基地,包括支援恐怖分子的萨达姆政权。所以美国的安全,是这两场战争的直接结果之一。

反恐,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争。因为这跟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完全不同。比如二战面对清晰的德国和日本,冷战面对苏联,那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虽然苏联有核子武器,但如果它敢用,就会遭到美国的反击,苏联就可能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当然美国也会遭到重创。所以美国采取遏阻政策,威慑阻止苏联,不让它有幻想轻举妄动,而且产生了效果。

但今天的恐怖分子就不同了,它不是国家,它没有政府,它是分散的,不再是公开的单一目标。另外,你采取威慑作用也不灵了,因为它采取自杀同归于尽的方式,它不怕死,它来找死。对不怕死的,你还怎么威慑恐吓呢?

恐怖主义的第二个和常规战不同的是,它比野兽还残忍,不是不惜屠杀平民,而是专门用杀害平民的方式来进行袭击。最近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出了本新书,他在接受福克斯电视采访的时候说,如果那19个劫持飞机撞毁世贸大厦的恐怖分子拿到了核子武器,他们会不用使用?切尼说,他们一定会使用。我完全认同这种看法,恐怖分子拿到任何武器,他们都会用,不论是原子弹还是毒气。这是一批人类罕见的亡命徒,更是罕见的邪恶。所以反恐战争,是人类一场新型战争,是一场最艰难的战争。

但是,仅仅铲除恐怖分子是不够的,关键是要铲除产生它的温床。那么什么是它的温床?西方的左派强调说,原因是贫穷,只要美国等西方国家向中东和穆斯林国家提供更多的钱,更多的经济援助,降低那里的贫穷,才能解决问题。但这是完全不着边际的说法。因为事实是,恐怖主义的头子本拉登,绝不是穷人,更不是因为贫穷,才起来搞恐怖主义的,本拉登是亿万富翁,他们是因为意识形态,是因为他们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而美国被视为是阻止极端伊斯兰主义征服世界的最大障碍,正如意大利名记者和作家法拉奇说的,这些拉登和伊斯兰们,要摧毁的是美国的文明,而美国倒了,欧洲就倒了,世界就倒了。所以法拉奇勇敢地说出真实:跟极端伊斯兰的这场战争,是保卫西方文明、捍卫我们的生活方式的战争,是我们自由人的生死存亡的选择!

所以,恐怖主义的兴起,根本不是贫穷这两个字可以简单概括的,更不是西方多掏钱就可以解决的。意识形态是它的主要原因,那就要从意识形态上入手解决。

首先的当务之急,就是铲除那些支持恐怖分子的独裁政权,只有独裁政权垮台,民主和自由的思想才可能传播进去。所以,推翻独裁政权,是战胜恐怖分子的最根本的手段,也是唯一的道路。而不是靠什么撒钱、国际援助的梦想能解决的。撒钱的结果是什么?我们看刚结束的利比亚独裁政权就很清楚,就是给独裁著们做镀金的沙发、头像,让独裁者们享尽奢华,在镇压本国人民的同时,祸害全世界。

为什么说民主是解决极端伊斯兰主义的根本手段和方向呢,我们看土耳其,它是穆斯林国家,信仰伊斯兰的在人口中占多数,但是土耳其一直不是恐怖分子的老窝,反而是西方的盟友,早在五十年代就加入了北约,并参加了韩战,跟美军并肩作战,成为西方军事集团中的一员。为什么会是这样?就是因为土耳其是一个民主国家。所以民主制度,是对付极端伊斯兰主义的最有力武器。

我们再来看印度,有一亿两千万穆斯林,但是印度更没有支持恐怖分子,因为印度按人口是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

我们再来看印尼,它的穆斯林人口全球最多,超过两亿人。但是印尼也没有成为恐怖分子的基地,也是因为印尼走向了民主,近年印尼的选举更加成熟,国家稳定,而且也成为西方的盟友。所以,关键是要使穆斯林国家进入民主的行列。

而布希和切尼当年领导的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场战争所以说在正确的方向,因为第一,铲除了那里的独裁政权,切断一条对恐怖分子在精神和物质上直接支持的动脉。第二,这两个国家实行了民主选举,这对整个中东地区,包括北非国家,都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巨大心理影响!

伊拉克人民可以选举了,阿富汗那些戴面罩的女性可以投票了,他们能,为什么我们不能?这个信号,像闪电,像霹雳,强烈地震撼和影响整个穆斯林世界!

今天突尼斯的革命,埃及赶走独裁者,利比亚人民获得胜利,叙利亚人民的浴血奋战,都跟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选举,有重要的、直接的精神联系。甚至可以说是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选举制度直接在中东和北非导致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这个效应,还在扩大,在利比亚人民获得自由之后,这股旋风很快就会把叙利亚的独裁者刮下台,而叙利亚倒台,就直接影响到伊朗,那就是整个中东要地震,把独裁政权整个翻个个。

而中东的变化,北非的变化,毫无疑问,正直接影响着全球最大、最后一个顽固的共产政权,那就是中国!从胡锦涛当局对北非中东革命这么担忧,这么慌张地在国内更采取高压政策,就更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恐惧。

所以,911事件发生后这十年,是人类重要的十年。美国付出了三千多平民和四千多士兵的生命代价。这个事件也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导火索,它改变了中东和北非,并将最终改变中国。

而这个变化,这个全球走向民主的大趋势,是对那些911亡灵的最好祭奠。他们的无辜遇难,引导了一场结束恐怖主义的战争、一股推翻独裁政权的滔天巨浪,它也把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的力量往获得全球胜利的方向推进一大步。所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911!永不忘记!

2011年9月10日

文章来源:曹长青网站(caochangqing.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