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被教养的该是李双江他爹

【新唐人2011年9月18日讯】李双江的宝贝儿子李天一开宝马打人在“比爹运动”中胜出了,一度脍炙人口的“我爸是李刚”让位于“我爸是李双江”,然后小李要被收容教养了。按理这事最多只能说被教养的应该是李双江,因为小李是老李教养出来的,养不教,父之过嘛。怎么扯上了李双江他爹(小李他爷)?

小李肇事并不在“严打”时代,此事之所以能“从速从严”,首先在于民众不依不饶,事情一度有越炒越热、越描越黑的势头。老百姓反弹一大,李双江害怕乌纱帽不保是小事,那帮有着各类犬子中共领导在18大搏位的关键时刻心跳的就快了。

也就是说,不煞李天一这类“官二代”的牛气,老百姓心头不平;但要追着李天一揪上去,哪怕是瞅上去,中共高层不让了。当然小李的行为实在太恶劣,那张口就骂、动手就打的张狂态度,以及那几句目中无人的狠话,确实触犯了民众忍耐的底线。但更主要是因为小李典型地代表了“官二代”仗势欺人的现象,老百姓厌恶中共纨绔子弟高人一等、欺市霸道的作为已久,但由于中共的专政和宣传工具一贯保护和遮掩最高层犬子们的丑行,正义得不到声张,逮住像李天一这样张扬的恶少当然追踪不放。这一不放不要紧,枪口抬一寸,所有中共高层都怕了。

恶霸不在年少,这是中共纨绔子弟的共性。只不过李天一不知天多高地多厚,还没学会夹着尾巴做人的中共游戏规则,玩出格了。李双江在邻居眼里也是欠揍的主,他在院里最常用语就是:“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是李双江。”李天一小小年纪(报称15岁,但网民有质疑)拥驾宝马长期在京城“双无”驾驶(无驾证、无牌照/未挂),畅行无阻,违规32次却不受任何处罚,如出入自家领地。尤其令人震惊的是,他超速驾驶,下车伊始破口大骂并疯狂行凶打人,尤其口出狂言:“看谁敢打110”、“谁报警就跟谁没完”、“抓了也不能怎么样”,句句比“我爸是李刚”、“我爸是局长”牛气。小李虽无牌无证,但挡风玻璃下放着一张“人民大会堂”停车证,暗示老爹权势高不可测。以小李的蛮劲,如果车后厢里那把冲锋枪是真的话,小李可能一怒之下也会端出来对着挡住他出逃的民众晾晾。

问题就在这里:老百姓也许暂时拿中南海的腐败高官无可奈何,但对撞到面前来的官府恶少却可以用网路微博收拾他。这并不是说,江泽民之子、曾庆​​红之子、薄熙来之子等一类中共高干犬子的作为不比李天一更牛更恶,也不是老百姓不想收拾他们,而是说他们做的更隐晦,而且整个国家机器庇护着他们,老百姓够不着他们,这样,老百姓要治李天一,隐身太子党和他们的爹要到此为止,李天一就成了中共高干犬子群体的替罪羊和出气孔。

其实,中共高层太子党即使不够年龄也不愁搞不到驾照和中南海牌照,他们根本不需要那张高不成低不就的“人民大会堂”停车证。他们可以从事大笔军火交易或动用司法迫害民众,却不会傻到在后厢里放一支模拟枪。在高层太子党恶行面前,李天一半桶水而已。

民众不依不饶的第二个原因是李双江没调教好儿子不说,还真把中共戏子将军的身份当回事,老百姓倒要看老李的笑话。李天一能牛到这份上,背后是李双江撑著。老李对小李百般宠爱,捧为“中国的希望”,单从起名“天一”(意即“天下第一”或“天下独一”)就可见一斑。李双江是中共处心积虑培养和树立起来的红歌头牌,是党文化歌曲的偶像,突然间这么个高大全人物的宝贝儿子行凶打人了,李双江居然还“屈尊”行礼道歉了,还有许多拔出萝卜带出泥的破烂事(如李双江夫妇与央视联手霸占他人一对古董椅子;李双江夫人梦鸽被指虚构大学名誉院长头衔;李双江从60年代起风流韵事不断等),这么一出有趣的西洋镜,要民众不穷追不舍也难。

李双江与李刚相比,其权势是双料的,不但有党的专政工具的来源(解放军少将),而且有还有党文化权威的来源(红歌代表)。偏偏这个唱歌唱出来的假将军还不本分,反而耀武扬威地带着一帮军人假道歉和慰问名义到到医院向伤者摆谱和示威,随后又指使医院把伤者换病房,派军人将伤者软禁起来,阻止记者采访。李双江狂妄地说:“按我的级别配几个警卫和内勤是很正常的,我派他们到医院是保护伤者免受媒体打搅,更好地疗养。”这一下,老百姓笑了,太子党也笑了。老百姓正好调侃一下老李是如何将培养红色接班人与培养打人罪犯统一起来的。而老李的权位已经能影响到党和军队的形象了。因此老李的领导不得不建议小李补上未被老李教养好的这一课。

老李当然不服,因为老李是按党的要求把小李培养起来的。小李老李同台唱的“闪闪红星”等系列红歌是党叫唱的,小李的申奥大使是为党当的。小李背后是老李撑起来的,而老李背后是党撑起来的。党就是养育李双江的爹。如果党的培训方法错了,党应该被教养。也就是,被教养的该是李双江他爹。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