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银行资金以批贷等参与高利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10月20日讯】在中国中小企业倒闭,老板跑路温州正处于民间借贷危机的风暴之中。这场风暴自今年上半年开始。在高利润影响下,温州多家银行资金通过各种管道变相流入民间借贷的池子。

银行资金更多时候以隐蔽、合法的方式流入民间借贷市场。有知情人称,一些银行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套取资金关系,与人合伙开担保公司,以假实业的方式把钱借出来,再翻倍贷出去。

温州最大的眼镜生产商之一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9月赴美,被传欠债20亿元,其中民间借贷12亿。胡福林“跑路”后,温州借贷危机被广泛关注。

10月10日,胡福林返回温州。随后,温州政府部门介入,温州这家招牌眼镜企业重组。

温州商人李强,一天早上从上海赶回温州,平均约10分钟接一个电话。时而怒骂“什么?一百万,你欠我六百万!”时而恳求,“现在真没钱,再给三个月,肯定给你。”“去避了几天风头,担保公司的人要抓我”。

建筑生意起家的李强正常光景,每年能赚几百万元。目前,他身背三四千万的债务。其中两千多万是高利贷的本金,一千多万利息。“利息还在以每个月几十万的速度增长。” 他的债主包括公务员、银行职员、民间担保公司等等。

媒体将温州称为借贷之城,其民间借贷之风由来已久。在温州买一份报纸,分类资讯版满是借贷广告。

“没有地下钱庄这样的民间借贷业务,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今天。”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30多万家民营企业,其启动发展资金很多来自地下钱庄。尤其是在银根紧缩之时,地下钱庄就是中小企业找资金的“救命稻草”。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7月21日发布《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的市场规模是1100亿,民间借贷利率也处于阶段性高位,年综合利率水准为24.4%。

在高利率高回报的驱使下,一些担保公司、典当行、寄售行甚至小额贷款公司等成为“地下钱庄”。

据统计,截至2010年底,温州的融资性中介机构数量达1879家,包括186家担保公司、1088家投资(咨询)公司等。

据《浙商》报导,温州地区所有正规担保公司的资金流量还不足地下钱庄资金流量的1%。

李强还记得第一次去寄售行借钱的经过。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几个工作人员。他比较容易贷了60万。抵押了一辆车,四分利息。

他说那里不像银行那么手续严格,在地下钱庄里,各种手续相对灵活,“甚至凭信誉和关系也能借到钱”。

炒房炒矿到炒钱

大量资本逃离实业,炒房、炒矿甚至炒钱,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

据介绍,地下钱庄的资金多数来自民间。在温州,只要家里有闲钱的,几乎都会向地下钱庄放贷。

一边是数量众多急需资金的借贷者,一边是想通过放贷得到高额利息回报的放贷人,地下钱庄是中介人。

张力今年40多岁,他与朋友筹了几百万准备做生意的钱,朋友拿到地下钱庄放贷去了,借贷者现在还不上。

张力介绍,正常情况下,个人间借贷月息2到3分,公司间业务月息3到5分,一些钱庄的短期利息达到6分到一毛。不过,从2010年开始,民间借贷就有些疯狂了,甚至出现月息一毛多。

放贷人会与地下钱庄议价,提出自己理想的利息要求,一般月息三分左右。

在吸存资金结束后,地下钱庄会和借款人第二轮议价,一般达到5分以上。地下钱庄就在这个环节赚钱。部分地下钱庄为了最大程度吸引资金,向放贷人提出非常高的利息回报。

“民间借贷最火的时候,人们需要托关系才能把自己的钱放到钱庄里去。”一名知情人说,民间借贷的介绍人一般是亲朋,人们不会把钱交给陌生人。

据当地媒体报导,地下钱庄也影响着银行贷款业务。一些借款人虽符合银行的放贷标准,但由于银根紧缩,银行的信贷额度已用完而无法放贷。于是,借款人为该银行吸收一定数额的存款,成为从银行贷款的前提。
÷
借款人筹集存款,会求助地下钱庄,这时,就有“金主”(有放贷需求的个人或企业)将约定款项存入指定银行,然后由银行按正常程式向借款人放贷。

“金主”去银行办理定期存款,并将银行存款单等出示给借款人。按照行情,定期存款一年,“金主”不仅可以拿到相应银行利息,还可以一次性拿到借款人额外支付的近5%的贴息。如按活期存款办理,借款人必须向“金主”支付18%至20%的贴息。

类似李强这样数量众多的温州中小企业主,正在经历着生死考验。李强说,如果当时能够从银行或正规机构贷到款,就不会去借高利贷

中小企业借贷管道太少,出现资金困难时,高利贷会成为救命稻草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