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辉:申纪兰今年又闹笑话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9日讯】晚上打开网易,赫然登著这样一条消息《申纪兰:我不跟选民交流》。就有点纳闷,心想,这网易是怎么了,难道申纪兰这面国宝级的大旗已倒,开始批判起她来?要不怎么用这样一个题目,不跟选民交流呢?在打开文章一看,就觉得更加有趣。原来申奶奶自己说:我们是民主选举,所以我不跟选民交流。而且老奶奶还进一步说,人大代表嘛,就要代表人民利益。人民代表就要给人民办事,才能当人民代表。然后记者问她:您平常和选民有交流吗?申奶奶答:没有,我们是靠民主选举的,你交流就不合适。不选你,你就不要去“各”(麻烦)人。”说句吹点小牛的话,一般人,怕是看不出这一问一答里头的玄机,所以说,我算得上是个小高人,呵呵。那么,这一问一答里头,到底有什么玄机呢?首先,我得说,这个记者,或者说,写这篇文章的人,有点坏。估计他对申纪兰这个“国宝”(因为是国内唯一一个参加了共和国成立以来所有人代会的人,故有此称,千万不要理解成大熊猫),从前也没什么好感。所以他的问话里头,本身就有下套,让老奶奶上套、上道的意思。可能有些人还没听明白,所以接下来我要分析分析,说说我分析的道理。

首先,老奶奶上来就指出,人大代表嘛,就要代表人民利益。人民代表就要给人民办事,才能当人民代表。这话我想有两层分析。第一层呢,这话和老人家从前的那套喀,可是判若两人呢!老人以前怎么说?地球人都知道,老人家以前说的是,她当了55年代表,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对党和国家一直拥护。老人家这话,让想起了阿娇那一句很傻很天真。虽然阿娇那么说有很多人不认可,但老人家这一句,却实在是有点傻,有点天真。因为,她虽然当了55年代表,目前在中国是唯一所以堪称国宝,但大概还始终没有搞清,她三天两头往北京跑,她究竟是干啥去了。你去北京,本来理论上讲,你是人民代表,反映人民的意见,是让你参政议政去了。只有把底层,老百姓的意见、心声,充分地反映出来,你才不辱使命,不负人民的重托。然而呢,55年来,你却成了地道的花瓶,一个只知道举手的机器。一个以从没有投过反对票而自的标榜的人。想想,这55年来,我们走过多少弯路,摔过多少个大跟头,犯了多少错误?本来呢,从制度设计上讲,你们这些所谓的代表,当领导人的决策至了的时候,你们可以起到润滑油,甚至动力油的作用。而决策要是错了的话呢,你们则应该起到刹车、车闸的作用。然而呢,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去了你就是举手,上边对了是对了,错了也是对了,那么,要你们酒囊饭袋,到底何用呢?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卖红暑。你们当代表,却只为官做主而不管老百姓死活,是说你们尸位素餐呢,还是说你们占着茅坑,却不能拉屎呢?问题是,那许多有屎的人,却可能因为你们占着茅坑,不能就位,而活活给憋死呢!

也许老奶奶,因为上一回的大实话,而遭遇举国网民的一致抨击甚至嘲笑,老人家肯定也是听说了,甚至上老火了,回去闹了好长时间眼睛。最后痛定思痛,私下里偷偷地看了不少书,背了不少书,甚至,说不定还找几个老师办过培训班。所以这一次来,可有了不小的进步。她先是对她从前的那番雷人的话,进行了一番全新的诠释,这一点,还真比倪大姐强些,因为倪大姐是发誓要当哑巴。她的诠释是,她从前所说的,从不投反对票,不是说她对国家的所有政策,都赞成。而是,她赞成的就投票,不赞成的,就弃权。你还别说,这一定是请教过高人,甚至策划师,要不,断想不出这么高明的解释。因为,这话不但把以前所说的那番话的负面因素抵销了不少,而且,还简直就严兹合缝、滴水不漏。

然而呢,离开了这个显然是经过一番准备的范畴,老人家所说的话,又重新暴露其本来面目,甚至可以说,比从前那番话,就更加愚蠢了。首先,你说,人民代表是代表人民的,这话肯定是一点也没有错,我们也不妨把你这话,理解为是你事先准备过的套话,官话,但是紧接着往下说,就有点雷死人不偿命了。你说什么,我们是民主选举的,所以和选民从不交流,而且一交流就不合适。这是什么话啊,这是什么逻辑呢?首先,你不和选民交流,民众知道你会有什么想法,又怎么知道你能代表他?第二,你不和民众交流,你就没有办法知道老百姓的真实想法。那么,你又怎么能够代表你的人民,给你的人民办事呢?看架势,你是很热爱毛主席的。那你应该知道,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跟选民从不交流,那么,你将怎么进行调查?其实,真正合格的代表,不但在选举前后,要和选民进行极为充分的交流,甚至,还有专门地进行调查研究,倾听选民的心声,征求选民的意见。所以这种交流,不但要充分,而且也是极为必要的,必须的。我们可以想想,那些成熟的民主制度的国家地区,比如,台湾,马英九为了得到选民的拥护,他是如何和选民进行充分的交流的。然而,申奶奶却居然宣称,她从不和选民进行交流。甚至在她这种人的心目中,和选民进行交流,是犯忌的,不光明的,是麻烦人家选民,这究竟是什么水平,这对民主的认识,简直就是白痴嘛。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白痴,却居然,当了我们这样一个大国,55年的人大代表,面对这种现实,我真不知道,我是应该哭来还是应该笑!

当然,申奶奶这番话,无意就又透露出一个可悲的现实,就是,我们国家的所谓人民代表,和选民,和人民,是如何地分离。其实,在我们的身边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如我等,是没有资格选举更高级别的人大代表的。我自己选过几次人大代表,但我只有资格选举我所属的区,甚至只是我这个居委会级别的人大代表。然而我选了多少次,这所谓的要代表我的人大代表,没有一次,要选的是,是我认识的,甚至我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你想想,连区,甚至居委会一级的人大代表,我连认识都不认识,那么,那些国家级的人大代表,我要想认识,想和人家交流,不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嘛!所以,申奶奶说的话,虽然有点冒傻气虎气,但毕竟是大实话,这一点,毕竟还是可贵的。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