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特首选举 唐英年陷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18日讯】(中央社记者张谦香港特稿)3月25日,香港就要选出第4届行政长官(特首),而经过近2个月的竞选“肉搏”,原先被看好的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似乎身陷困境,除了民望低外,还可能触犯政治底线。

香港回归至今,泛民主派一直形容特首选举为“小圈子”选举,理由是特首并非由一人一票选出,而是由选举委员会选举。

毫无疑问,选委会是北京方面掌控特首选举及香港民主发展的工具。回归前,香港举行了首届特首选举,当时选委会尚未成立,由前身推选委员会选出特首,而当时推委会只有400人,成员来自社会各界代表。

到了第2届,选委会成立了,人数增加到800人,委员包括60名有民意基础的立法会议员。此外,进入选委会的各行业代表,也经由业内选民投票产生。

尽管选委会增添了民意基础,但泛民仍然视之为“小圈子”选举。

泛民批评特首选举为假民主的另一个主因,是每次选举时,外界都清楚看到,候选人中只有1名是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钦点”人选─第1、2届是董建华,第3届是曾荫权。

踏入第4届,虽然泛民反对特首选举的立场未变,但客观而言,本届选举确实出现了令人意外的变化,一方面,本届选委人数增至1200人,具民意基础的人数稍有扩大;另一方面,北京方面“属意”的“钦点”人选由1人增加到2人。

这次选举共有3名候选人,他们分别是香港特区政府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前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已暂停香港民主党主席职务的何俊仁,其中前2人被外界认为来自亲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建制派。

至于何俊仁,由于1200名选委中,泛民约只有200人,以过半数当选计算,他当选的机会等同零。

在特首选举中出现2名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候选人,这是香港主权转移以来首次。

一般认为,北京方面所以如此安排,当中原因是加强特首的民意支持度,以及为落实特首普选铺路。

在过去3届选举中,由于特首早被“钦点”,民众既无权直接投票选出,也无从挑选,以致对选举感到冷漠。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就不是一人一票选出的特首,民意基础十分薄弱。

本届有2名可供选择的候选人,客观上带来了竞争,对拉动群众的参与情绪有立竿见影之效,为选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氛围。

举例说,自从唐英年和梁振英宣布参选后,社会和媒体关注选举的热情马上提升,他们每天评论谁的能力较强,谁会当选等。

在自由竞争下,唐英年和梁振英的竞选工作就像西方的民主选举,建立自己的宣传团队,又公布治港政纲,且几乎每天探访基层市民或出席团体举办的政策说明会。

但有了竞争,随之而来的也包括对候选人的“抹黑”和负面传闻。

梁振英和唐英年公布参选后,媒体不断报导他们过去不公开或不为人知的言行,发挥最大的监督作用,这包括唐英年的住宅有违建,及有婚外情和私生子女等。

至于梁振英,也被指在一项位于九龙西部的公共发展项目上涉“利益输送”,目前已被立法会立案调查。

在近2个月的竞选中,唐英年因各种问题被攻击得焦头烂额,而梁振英的处境则相对较好。

本月16日,3名候选人在11家媒体的安排下,首次公开辩论,期间各人除阐述自己的政纲外,唐英年为攻击唯一对手梁振英,还声称梁振英曾在行政会议上讲过一些敏感议题,包括以“防暴队对付示威者”,及“缩短本地广播电台商台的牌照年限,打压言论自由”。

这些言论涉及自由社会的核心价值,即集会和言论自由,如是事实,将大大损害梁振英的声誉。不过,梁振英已即时予以否认,直指对方捏造事实,无中生有。

除了梁振英本人强烈否认外,唐英年的谈话也引来外界强烈谴责。过去曾参与行政会议的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说,任何政府都要保护机密,而维持行政会议保密,是百多年来都有效的机制,不应该破坏。

她说,政府应该谴责唐英年“泄密”,否则行政会议就不能有效运作。

曾是行政会议成员的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也说,不论所泄漏的内容是否属实,政府都应就泄漏内容的行为表态,例如表示不认同,以维护行政会议的保密制度。

行政会议是香港的最高决策机构,由特首主持,成员包括各主要官员和几位非官方代表,从英国管治香港到香港回归以来,就一直以保密形式进行。因此,唐英年的上述举措,显然触犯了行政会议的保密底线。

更严重的是,唐英年本人根本没有证据支持自己的说法。相反,叶刘淑仪和前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却挺身而出,证明没有听过梁振英发表类似谈话。

在唐英年“泄密”后2天,北京在港喉舌文汇报发表署名评论文章,以不点名方式批评唐英年的做法。

它说:“多位前高官都指出,有关候选人的指控涉及行政会议的保密制原则,涉嫌泄漏政府的机密,违反了做官员的基本守则,做法不恰当和没有分寸。笔者认为,这些批评确有道理。”

文章表示:“特首选举还有最后一个星期,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再发生。”

去年底至今,香港亲北京报章一直持平报导唐英年和梁振英的竞选消息,未如其他报章,各有偏袒;这次文汇报以不点名方式对唐英年发出以上近似“警告”的言论,尚属首次。

舆论普遍认为,唐英年所以如此冒险,是希望借打击梁振英的形象,来拉近他与对方的民意差距,因为自从两人于去年底宣布参选后,梁振英的民意支持度一直在40%至50%之间,而唐英年只有20%。

民意差距度如此大,当选的机会率大大降低,因为北京方面早已表态,本届特首当选的条件之一,是“有比较高的认受(认同接受)度”。从民意看,梁振英获群众的“认受度”显然高于唐英年。

根据当晚辩论后进行的民意调查,42%受访民众表示投票支持梁振英当选,唐英年的支持度只有19%,何俊仁为14.4%。换言之,唐英年没有因为透露“机密”而得益。

非但如此,唐英年更因此引来没有政治道德操守的骂名,而文汇报此时以不点名方式提醒他注意政治操守,未知是否昭示:这位原先被视为北京“钦点”人选之一的特首候选人,最终沦为伴梁振英的陪跑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