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无忧:我看王立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19日讯】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二月初夤夜潜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一天后被北京来员带走,从此远离公众视野,但关于他的情况始终是热门话题。“两会”的政协发言人赵启正答记者问时透露,王立军因接受有关部门调查,故请假不出席本次人大会议,并称调查“已取得了进展”。这个名噪一时的“打黑英雄”身败名裂,虽未盖棺,已可论定了。

能吏

王立军,一九五九年生,一九八四年从警,从交警大队内勤做起,不断上升,一九九四年担任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二○○○年担任铁岭市公安局长,后来又担任锦州市公安局长、副市长等职务。二○○八年被薄熙来“点将”到重庆担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常务),不久扶正,后又擢升副市长仍兼公安局长。他在辽宁任职时便以“能吏”见闻,而家喻户晓的则是在重庆配合薄熙来大张旗鼓“打黑除恶”。尤其是将另外一个“打黑英雄”、时任重庆市司法局长的原公安局副局长文强作为黑社会头目打掉,更是极具戏剧性。王立军长期追随薄熙来,渊源深厚,被视为薄熙来的得意干将、左膀右臂。如果薄熙来“十八大”顺利晋级常委,王立军作为从龙之臣可望水涨船高,但如今已成梦幻泡影。

王立军从警近三十年,收获了众多荣誉,曾获得公安部“公安战线英雄模范”、国务院“全国先进劳动者”“先进劳动模范”等称号,多次评为年度“中国十大法制人物”、“十大正义人物”等。尽管他没有骄人的学历,却在不少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担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等,并且发表了许多学术研究成果。二○一一年十二月四日还受聘北京邮电大学名誉教授,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此类活动。在这次聘任仪式上,北邮校长方滨兴称他为“铁血警魂”。但仅仅过了两个月,该校网站上已悄然去掉了相关图文。

薄熙来、王立军的重庆“打黑”得到官方肯定,吴邦国、李长春、习近平、周永康、贺国强、李源潮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给予高度评价。民间也不乏叫好的人,认为有功于维护社会治安。即使王立军垮台了,还有网友认为他颇有干才,而代表“极左”声音的乌有之乡网站更是大声鸣不平,为薄熙来、重庆“打黑”积极辩护。

酷吏

如果王立军是警界楷模,为什么在位时就有那么多质疑甚至控诉?又如何理解他垮台时,民间沸腾的叫好声?王立军或许算得上“能吏”,但更是一个反法治的酷吏,被网友称之为当代的来俊臣。他的“能”是不择手段、蔑视法治以服务特定主子的特定目的。王立军至少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名为“打黑”实际是“黑打”;一是他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的作为。至于他违背法治精神的言行举措,就不胜枚举了。

王立军被塑造成“打黑英雄”,对他歌功颂德连篇累牍,大都虚矫不实。“打黑唱红”是薄熙来谋取大位的政治策略,王立军扮演的角色实际是政治打手。众所周知,重庆“打黑”存在普遍性的违法,党政官员强力介入具体案件,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奉命行事,完全不讲程序正义,刑讯逼供充斥,任意株连无辜,罚不当罪甚至罗织构陷盛行,这无异于草菅人命、谋财害命。数以千计的民营企业家被作为“黑社会分子”打掉,没收资产高达数百亿人民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被剥夺,辩护律师受到来自警方的打击报复,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李庄案。在“打黑”的幌子下,冤假错案盛行,无数家庭遭受苦难。王立军及其主子是用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

关于迫害法轮功,王立军一直遭到受害者指控,并被人权机构列为重案调查对象。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视法轮功为心腹大患,彻底妖魔化,加以残酷镇压,并将执行成绩作为考核干部的重要指标。辽宁是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重灾区,王立军长期在重要城市担任警政要职,一帆风顺,必定积极参与迫害,此毋庸言。值得一提的是,王立军学术成果中有一项“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曾获得科研创新奖,由于它和其本职工作相去甚远,引起一些人的质疑。王立军到重庆后,当地对法轮功的打击力度增大,有律师因为替法轮功学员提供辩护而遭到警方非法扣留和残暴殴打。

下场

这样一个酷吏的当权、落马均与“法治进步”无关,浮沉起落是政治内斗的结果。一党专政本身就是法治的敌人,产生大量王立军式的人物实属必然。从毛泽东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到邓小平以来假模假式、以紫夺朱的赝品,中共从未真正尊重和遵守法律,践行法治精神。在反法治的体制下,层出不穷的是酷吏如王立军,贪官如黄松有(最高法院前副院长)、法盲如周永康(中央政法委书记)、王胜俊(最高法院院长),庸官就更不胜枚举,而兼具专业才能和凛然风骨的法律官员简直寥若晨星。

专制制度下名为“能吏”、实为酷吏的人相比贪官、庸官,起到的坏作用还要更大。他们有积极作恶的能力,或者说他们把积极作恶作为自己的能力。王立军的下场是中共大小官员下场的预示,和倒行逆施的政权绑在一起,甚至积极作恶,就无法避免自己成为牺牲品。他们在权力斗争中落马,或许亲身体验昔日迫害别人的手段,这不值得老百姓为之掬一把同情泪,虽然他们的合法权益也应保障。如果吃了苦头能促使这类走狗幡然悔悟,弃暗投明,并警醒其他人,这倒是于他自己于国于民都有利。只是这恐怕不是多数为恶者能有的福报。

中国人评选什么“年度人物”,往往只挑选正面形象。比如“十大经济人物”,一定选的是对经济事业作出贡献的人。但这未必适当,因为负面人物也能起到教育作用,甚至更有代表性。王立军完全适合当选今年的中国年度“法治人物”,他是法治现状的形象代言人。民间有人认为司法改革是政治改革的第一步,设想在不触动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前提下,以司法为突破口。这是不切实际的与虎谋皮,看看王立军、王胜俊、周永康们就知道。真正的法治只有摧毁专制制度后才能建立,不能颠倒了因果关系。

文章来源:《动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