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16节(小说连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0日讯】医林志异——第16节

静海和尚点了一下头,然后对我说道:“你有特殊的医相,日后必为一明医。你我相遇,也算有缘,待为此人医过之后,我且为你正一遍骨罢。”

“正一遍骨?”我闻之一怔。
静海和尚说道:“一种古老的正骨术!以手法将人全身的骨骼,筋肉,重要的是关节处捏拿开,以利于经脉的畅通。内里妙处,你自会感知的。”

我听了,大为感激,忙谢过了。

时至傍晚,病床上的李才已是睡过去了。

静海和尚这时说道:“现在这户人家只有我们三人了,为防意外,你且注意一下不令人进来扰了我施术便是。”

静海和尚说完,起身将正在沉睡中的李才上衣去了。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刀子。也就是一片普通刀片的样子,不足两釐米宽,长约五六釐米,唯多了一玉质的手柄。

静海和尚持了刀子近于嘴前吹了几口气,而后闭目凝神。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持了刀朝李才的肝脏部位直刺下去。

我在旁边先是看得一愣,这么大的刀具直刺人体,又未曾消过毒和麻醉,病人如何受得住。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刀,轻若无物的直刺而入,没至柄端,奇怪的是刀口处竟无一丝的血流出,而那李才,仍旧是沉睡,浑然无觉。

与此同时,我惊讶地感觉,应该是发现,屋子里的气氛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主要是静海和尚和李才之间,以及那把刀,两人一刀,似乎融在了一起,而不分彼此。这种感觉,不现场亲临,是任何人也感受不到的异样。

静海和尚的手仍旧握著刀柄,此时一动不动。

“全神聚气!”我想起了《难经》中记载刀疗术的一句话。这把刀,已是聚集了静海和尚全身心的精力……

静海和尚似乎在以那把刀来化去李才身体中的病灶……

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静海和尚肩膀一动,将那刀瞬间拔了出来。刀口处仅现一条淡红色的痕迹而已,那质朴的刀身并不是很薄的。

这个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静海和尚忽然间变得苍老了许多,面色憔悴,显是这一阵的刀疗,耗去了他几乎是全部的精力。

“病人体内的病变已经化去了,你且将这刀子放在清水中浸一浸罢。”静海和尚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暗里吃惊不已,难道说李才的肝脏的癌变已被那刀化消无形了?

我见静海和尚已累了,忙扶了他于旁边的床上坐了。

“我要恢复一**力,你也歇了罢。”静海和尚说完,便自静坐不语。

我望了望静海和尚,又望了瞭望那边的李才。简直是难以令人置信,一个晚期的肝癌,就这样看似轻描淡写间就被那把普通的刀子化去了。

我想起了刚才静海和尚施完刀疗术时的疲惫神色,忽然间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些刀疗僧们寿命短,原是这刀疗术虽是神奇,但是尤耗散人的精力,以至于令那些施术的刀疗僧们命不长久。所以这刀疗术仅在少数的僧人们之间传承。

我立时对静海和尚生起了一种万般崇敬之情。他在以自己的苦难来化解别人的苦难。这个病人李才,不过是位普通人而已,但他却能以危及自家性命的刀疗术来医治对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伟大精神啊!这是以一种“自杀”的方式来拯救别人。更似乎是一种宗教般的“赎罪”式的医治。

我第一次为一位真正的医者流下了眼泪。

深夜时分,静海和尚的精神恢复了一些,开始和我说话。也许看出了我对刀疗术的向往,有学习的意思,于是对我说,不是他不想教我,是因为此术非常人所能习得。要有一种救赎的自我牺牲的思想才可。自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人生是苦的,他们这种刀疗僧不仅在苦海中救度别人,也在救赎自己。刀疗术,是一种救赎之术。并且静海和尚还告诉我了一个令我感到十分吃惊的事实,他的外貌看似有七八十岁的高龄,而实际的年龄只有46岁。常施以刀疗术救治于人,而令自己的身体耗损于此。静海和尚是在19岁时遇到了一位游方的僧人(刀疗僧),而得承此术延以刀疗僧一脉。虽是在救人,但是他们知道此术有折寿的反作用,却仍然勇敢的继承下来,实是令人无法来理解,或是除了救赎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这就不是我们常人所能理解的了

静海和尚和我聊了一会,接着要为我施“正骨术”,我不忍再耗他的体力,他却说没关系,盛情难却,我只好应了。

静海和尚令我平躺床上,开始从头部为我若按摩一般的施起了正骨术。他的两只手先是从头部的两侧按揉起,一股绵柔之力渗透至脑中,缓缓似水灌入体内,从上至下,涤荡周身……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不可言状的美妙……

静海和尚的两只手好像充满了磁性的南北两极,互相运转着一股巨大的磁场。力透筋骨,舒理著四肢百骸……。若将关节卸开,再重新组合。感觉最强烈的就是静海和尚在捏拿我的脊椎骨时,我竟然可以听到一节节的脊椎骨被拿捏开时发出的“喀嚓”的声响。

这双施以刀疗神技的手,发出的这股神奇的力量,当是与那刀疗术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奇妙的力量,当是来自他的内心深处。

一时间我但觉,骨肉酥麻,百孔吸张;气机鼓涨,凌空欲飞。

这种正骨术,莫不如说是一种修正人体之术,竟将滞涩了多年的骨脉经筋全部舒缓开来,复归婴儿之状,一种充满了无限生机的活脱脱的状态。

我神思恍惚,在享受着这种美妙无比的感觉。隐听静海和尚说,至此以后,要经七七四十九日,我的身体才能自我调理完毕。

我竟在这种状态中睡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在两天之后了,似乎做了一场梦。静海和尚在施刀疗术的第二天早上便走了。那个病人李才在清晨醒来后,意外发现自己已是大病若失,身体舒畅之极。后来再行去医院检查,所谓的肝癌,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盆浸刀的水还在地上,只不过显得混浊了。

从这一天起,我的身体每一天都在起著异样的变化。被梳理过的头脑异常的清醒。在第三天的时候,我排出了一种五色之便,正骨术竟也有清理肠胃之能。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